197.慕风华送嫁衣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说是千岁爷原也不答应,不知慕大人与千岁爷说了什么,后来千岁爷还是答应了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彼时奴婢在殿外迎着大人您,眼看着您被抬出正殿的。”雀儿在身后喋喋不休,“是慕大人替您处理了伤,还传了御医给您诊治。”

叶贞扭头看她,“他们不过是怕我死了,坏了全盘大局。”

雀儿不说话,垂下眉眼。

见状,叶贞敛了眉心,“皇上那边……可有动静?”

“千岁爷送了民女入宫,听闻生得极好,皇上已经答应后日册为贵人。想必有了千岁爷的支持,不日就能顶替妃位空缺。”雀儿低低的开口。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冷笑着,“果然是礼尚往来,到底不亏。”

“大人可要准备?”雀儿问,“方才司制房的人已经来过,见大人还昏迷着,没能为大人量身裁衣。如今大人醒了,是不是……”

“不必了,我的旧衣裳挺好!”叶贞冷然,眉目生凉。

雀儿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叶贞日间沉冷的面孔。唯有她自己知道,留下来不过是为了离歌一命,不过是因为不甘心,不甘心就这样做了人家的垫脚石,不甘心就这样被人宰割,不甘心就这样在宫闱里沉浮一世。

其实离歌,我想跟你和月儿一起走,可惜我们只能活出一个。我的宿命已经定格,如今唯有你,还能实现月儿的自由梦想。

只是不知道来日你在坊间行走,是否还能得到我的消息。

哪日死在宫闱,也不知能不能得你收尸?

她苦笑两声,坐在床沿看着床头的人皮灯笼。娘,你当日嫁给叶惠征,可也是这样的心思?是心甘情愿?还是心有不甘?

慕风华走了进来,面色微白,身后的太监端着托盘,上置红色嫁衣。颜色鲜亮,样式极好,便是上头的九尾金凤也是栩栩如生。金丝绣成,明珠成眸,这嫁衣如火也不知染了谁的心头之血。

“大人耳聪目明,卑职这厢刚刚苏醒,大人便闻讯而至。”叶贞回眸看他,面无表情的模样带着几分戒备。

“这是嫁衣,乃司制房按照你先前的衣裳裁定。原你晕着无法量身,如今试试看,若是可行便罢,不行再修改。”慕风华说话的时候,低低咳嗽了几声。

叶贞挑眉,察觉慕风华身体有恙,但依旧不动声色,“这些事情大人做主便罢,叶贞遵命就是,不必费心。”

慕风华挥袖,身旁的宫婢奴才悉数退下。偌大的寝殿,唯独剩下两人面面相觑。

“你这丫头未免不识好歹,义父亲赐的嫁衣,你莫要辜负才是。”说着,他便抚了抚桌案上的嫁衣。华丽而冰冷的护甲拂过上头的振翅九尾金凤,嘴角微扬,“你可知这不是寻常的嫁衣,这龙凤惯来都只有皇家才配享有,可见义父是认真的。”

“千岁爷这是要跟皇上赌气吗?”叶贞冷笑,“莫不是想让卑职冒大不敬之罪?”

上前一步,他眉头微挑,近在咫尺的瞬间,她清楚的看见他飞扬的眼线,以及眸中尚存的一线流光。她深吸一口气,站在原地不动,他的指尖却拂过她的脸颊,最终落在她的脖颈处。却用一种极为阴凉的嗓音,不急不慢的说着,“若是义父想让你死,何妨直接杀了你,要借皇帝的手杀你,岂非麻烦?”

“不过,若然皇帝真当对你有意,那倒有趣得紧。借着皇帝的手杀了你,说不定还能让皇帝伤心好一阵子。帝君心痛,该是何等殊荣,你说……是不是?”音落,慕风华斜睨她一眼,嘴角溢开经久不见的邪肆冷笑。

叶贞顿了顿,依稀想起初次见他时的模样。

未变的一身青衣,未变的倾国之色。

“怕只怕要让大人失望了。”叶贞莞尔,“左不过叶贞自小命硬,刑克在身,大人现下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慕风华干笑两声,“刑克?很不巧,我这条命也是硬得狠,不知道你我之间到底是谁先死?”

语罢,叶贞低眉瞅着他素来不离身的白玉骨笛,“那便试试吧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的心会疼。

她要嫁给慕风华,而皇帝也在同日纳娶贵人,这本是大喜之事,奈何洛英却不肯就此罢休。乾元殿那头已经闹开,皇帝避而不见。一起胡闹的不单单洛英,还有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夏侯舞,如今连栖凤宫里昂贵的瓷瓶都给掼碎了不少。

怕是成亲那日,更要好生热闹。

只是纳妾,洛云中是不好干涉的,到底是小事,他不过静观其变,看皇帝的态度罢了。这种事情还是要洛英自己处置,到底妾是偏房,比不得世子妃。何况还有个夏侯舞在家里闹腾,洛云中与洛丹青更是不好出面,任由他们折腾。等着折腾完了,再出兵!

轩辕墨将叶贞许给慕风华,夏侯舞自然不会来乾元殿闹,只是苦了洛丹青。自家的兄弟胡闹,如今连累了自己,夏侯舞可不是善茬,闹得整个栖凤宫鸡飞狗跳,连康海都挨了打。

说也奇怪,那夏侯舞闹归闹,却始终没能与洛英对仗,两人好似有点……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在内。而对于洛英,为何忽然之间变得这般冷漠倔强,叶贞也是心生抑或的。只是盈国公府嘴巴甚严,不露一丝口风,故而也无人知晓内中个情。

站在御书房的窗口,轩辕墨依旧负手而立,眉目清冷的望着外头。风阴缓步走进来,清浅的行礼,“皇上?”

“都已准备妥当?”轩辕墨没有转身,不叫人看清他眸中神色。

风阴颔首,“是。只不过……这华清宫原是尹妃故居,尹妃虽然打入冷宫,但到底也有些……忌讳在内。若是千岁爷觉得不妥,不知要惹出什么事情。”

“传旨下去,华清宫改名承欢宫。”轩辕墨冷了声音,终于回头看着风阴,“不容有误!”

“微臣明白!”风阴深吸一口气,“微臣定竭尽全力,不负皇恩。”

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朕只要结果,你该明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