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.藏在夏侯府里的神秘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宫闱表面上喜气洋洋,背地里却是暗流涌动,有着不可言明的厮杀。|www.ziyouge.com|

叶贞心知肚明,一场婚事,不过是另一场厮杀的开端。她莫名其妙的被洛英送上了风口浪尖,而轩辕墨添了一把火,如今已经将她燃烧得一点都不剩。

坐在亭子里,叶贞拢了拢衣襟,不远处走来经久不见的夏侯舞。却被自己的随侍拦着不许上前,眼看着便要动气。

如今夏侯舞成日在宫里厮混,闹着栖凤宫不得安宁,现下逢着也不知算不算冤家路窄?

松了手,底下人便纵了夏侯舞过来。

夏侯舞本就是个不拘之人,二话不说便坐了下来,冲着身旁的奴才道,“都下去。”见那些人悉数不动,这才扭头盯着叶贞。

叶贞点了头,雀儿这才领着身边的人退下,临走还是极不放心的看了夏侯舞一眼,咬了咬唇才算走开。

“说吧。”叶贞道,眉目低垂,“现下独你我二人,你大可敞开了肚皮说。”

“世子爷求取你为妾,为何你不动心?怎的天家富贵竟比不上司乐监那个阴阳怪气的慕风华?”夏侯舞劈头盖脸的问。

叶贞莞尔,“你道天家富贵是好的,却并非人人都喜欢。若是可以选择,我宁愿嫁与匹夫草草一生,好歹也算自由自在,何须如今命不由己。”

夏侯舞一怔,“为何要命不由己,为何不能自己自在?终不过是你作茧自缚。”

闻言,叶贞低眉嫣然,“无论怎么说都好,已然到了今日的地步,还能怎样?就像世子妃,你与世子也算是缘分,何以今日闹得如此局面?”

“自打成亲以来他从未碰我,而我也不肯放他自由。我喜欢他,势必要占他在手。奈何他处处避着我,死活都不肯沾我,连带着我给他暖床的机会都肯给。如今,他竟想出这样的幺蛾子,要纳你为妾,到底是贼心不改,还惦着以往的事情不肯罢休。”夏侯舞嘟着嘴,心里却跟明镜似得。

叶贞羽睫微挑,“你说什么?”

夏侯舞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洛英心心念念的是你,是而他死活不肯碰我。我下药耍诈威胁恐吓,什么都用遍了,他还是拒我千里。”

也是夏侯舞这样的性子,连这样的私房事都宣之于口,全然忘了自己的世子妃身份。不觉让叶贞愣了愣,想不到洛英竟然如此对待娇妻。这夏侯舞虽说不上绝世,但委实也是个可人儿,又生得精灵,十分惹人怜惜。

轻叹一声,叶贞道,“世子妃可知,流沙逝于掌心,并非因为握得不够紧,反之是因为握得太紧,流失得越快。世子妃着急了一些,故而世子心生排斥,若是能缓缓而至,必能功效甚好。不管世子心中有谁,如今都是你的丈夫,旁人是得不去的。”

夏侯舞颔首,“临出嫁前,教爹爹那不成器的徒儿算了一卦,说是不吉。爹爹便将匾额送与我镇着,谁知竟也没能镇着,委实无奈。”

“算卦之事怕是……”

还不待叶贞说完,夏侯舞却连连摇头,“你莫小看那东西,爹爹那一身的本事可都教给了小徒弟,你可知我爹素来不收徒弟,若不是他天赋异禀,爹爹才不会废那功夫。自打教会了徒弟,该死的老家伙便走的无影无踪。”

“你是说你爹根本不在京中?”叶贞陡然瞪大眸子,这个消息只怕……只怕是……若然夏侯渊不在府中,那匾额是谁送的?那这场世子妃选秀又是如何?这一切的一切,安排夏侯舞入宫,让夏侯舞嫁给洛英,岂非都是……

镇定了心神,叶贞敛了眉色,“世子妃所言可是当真?”

“也是你,我才尚且信几分,说这些个话。大抵你这眼睛与小师兄很像,我瞧着挺喜欢。”夏侯舞道,“小师兄说过,宫中有贵人,教我大大方方的进来,大大方方的出去。横竖都有夏侯府撑着,只管摆足了架势就对了。”

“那你这小师兄委实有几分本事,不知姓甚名谁,将来若是逢着,许是能讨教一二。”叶贞轻笑着,却试着想掏出些实话来。

奈何这夏侯舞看着实诚,内心也是个小狐狸,只眨巴了眼睛道,“你若是想知道,只管自己去夏侯府。左不过切莫轻易进去,内里头可是机关重重。只是就算奉了拜帖,也要看小师兄见不见你。如今那小师兄可是傲娇得很,连带着我都要送拜帖,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来日等父亲回来,我定要他好看!早年不肯娶我,如今还给我撺掇了这么一门亲事,嫁了这个榆木脑袋一根筋的洛英!”

叶贞隐隐听明白,打量着这夏侯舞也是被人下了套。只不过这一眼钟情,倒是真的。她瞧上了风度翩翩的洛英,也不足为奇,到底那洛英算是个美男子,但凡未出阁的女儿家都会心生爱慕之情。

只不过这个小师兄……听得夏侯舞这番说辞,大抵是得了夏侯渊的真传,而且……这背后说不准还有什么图谋。只是夏侯渊如何舍得让自己的掌上明珠踏入宫闱?盈国公府虽说富丽堂皇,到底也算龙潭虎穴。是个父亲,都不愿送女儿入火坑。

这……

叶贞凝了眉,“世子妃何以如此说世子呢?世子仪态翩翩,与你正好是男才女貌,委实天作之合。只不过前些时候见了世子,好似不太高兴。”

“洛英……”夏侯舞的面色沉了沉,“洛英向皇上求取与你,但被你拒绝。如今皇上将你许给慕风华,那你这心思……”

“我这心思有什么打紧的,只消他们自己痛快便是。”叶贞漫不经心的喝着茶,“谁知道将来会怎样,生也好死也罢,都离不开这里。浮萍任水,黄粱一梦,不外如是。”

夏侯舞撇撇嘴,“换做是我诚然不会屈服,若要我嫁不喜欢的男子,我宁可去死。”

叶贞莞尔,“那倘若你嫁的男子不爱你,你又当如何?”

闻言,夏侯舞哑然失语,愣在原地。

“不过世子妃可以放心,不管我嫁不嫁慕风华,此生都不会介入你们中间。”叶贞清浅道,幽幽起身行了礼,忽然又笑了笑,“不知这样的局面,世子妃的小师兄可曾料到?”

听得这话,夏侯舞定定的看着叶贞良久,“你笑起来的样子,委实与小师兄相差无几。左不过小师兄甚少笑,我这一生也只见过一回。爹爹说,生得这般样貌的人,此生必定大富大贵,想来你也是个有福之人。”

叶贞不语,只是点了点头,转身便走。

转身瞬间,眸色霎时暗沉下来。看样子这个夏侯府的小师兄,才是个能工巧匠,将一切都编织得滴水不漏。只是……到底有多少人,知道他的存在呢?这中间或许还有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