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.泼妇不可教也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场婚事,有人欢喜有人忧,有人静观其变,有人蠢蠢欲动,充斥着多少不安定的因素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暗潮涌动,明面上却只见红绸漫天,喜悦的氛围已经熏染了整个皇城内外。

栖凤宫内,洛丹青眉目生冷,这一场闹剧般的赐婚,让整个盈国公府的颜面受损。须知她纵容不喜欢叶贞,但是洛英求取叶贞之事人尽皆知,皇帝不但不允,反而赐给慕风华为妻,岂非让国公府颜面扫地。

再加上夏侯舞的闹腾,洛丹青彼时还晕厥了好一阵。

里子面子失得一塌糊涂,眼下更是心中惶恐。想着洛英的性子,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事。横竖明儿个就是成亲的日子,只得吩咐了下去,时刻盯着洛英,免得再闹出动静来,可是要贻笑大方。

“家里现下如何?”洛丹青低低的咳嗽了几声,因为连日来的作气,面色微白,神色很不好。

康海轻叹一声,“世子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,也不知这些时日要做什么。”

洛丹青连连摇头,“只恨父亲的鞭子轻了,若是残了废了也好过这般羞辱。”

“娘娘莫要胡说,世子爷何等身份,若然真有损伤,那可是了不得的。终归国公府,也只有这么个传承,娘娘您莫要气坏了身子,都是一家人,不值当。”康海急忙关慰道。

抬头看着四角空空荡荡的桌案,上头的御赐花瓶都被夏侯舞掼碎,如今……洛丹青陡然愠怒,“怎的都干什么吃的?连个玉瓷瓶都还不备办妥当,打量着都不要吃饭的家伙了?”

康海急忙跪身行礼,“娘娘息怒,奴才马上去催司库房。”

洛丹青砰然将手中的杯盏打碎在地,“世子妃现下何在?”

“娘娘息怒,听得探子来报,世子妃如今回了夏侯府,左不过说也奇怪。那夏侯府大门紧闭,连带着世子妃也无法进去。听说在门口叫骂了好一阵子,也没能回得了家门。”康海刚说完,洛丹青便凝了眉。

自家的门,何以不能进去?

这是什么缘故?

不由的心下生疑,洛丹青眸色微转,“可说是什么缘故不许世子妃回门?”

康海摇着头,“素闻夏侯渊生性怪癖,不知是什么缘故。”

“好生盯着,随时来报。只待明日,莫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对。”洛丹青无暇顾及其他,如今自己都被气病了,还是顾着自己为上。旁人死生再重要,也没有自己来得金贵。

事实是,夏侯舞真的站在夏侯府门口,看着那紧闭的大门,高耸的围墙,愣是没能进去。

愤怒已极的拿着石头丢进院子里去,夏侯舞使唤了身后的奴婢把守夏侯府的各个门口,并让人拦住了旁人,不许靠近夏侯府半步,自己则是双手叉腰站在门楣下破口大骂,“明日你个王八蛋,你给我出来,你若是再躲着我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打量着我被你打发了出去,你便可以逍遥法外吗?我告诉你,我夏侯舞不是好惹的,你给我出来,听到没有!明日,你别给我装神弄鬼,你要是有胆量就给我滚出来,听见没有听见没有?要是等老狐狸回来,我要你好看!”

门内还是寂静一片,没有半分动静。

夏侯舞咬牙切齿,攥了一块石头就往门上砸,边砸边怒骂,“如今这夏侯府的门匾都没了,你还嘚瑟什么?你个白眼狼,吃里扒外的东西,我爹教你那么多,亏他把你当儿子,你竟然坑我!你竟然坑死我了!”

那红漆木门被砸得坑坑洼洼的,甚是难看。

眼见着里头还是一个屁声响都没有,夏侯舞忽然坐在府门口,竟然放声大哭。那声音哭得如同狼嚎般尖锐,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。连带着不远处奴才们的身子都跟着抖了抖,毛孔直立。

“行了行了,瞎嚷嚷什么?又不是死了爹死了娘,嚎什么鬼东西?”门内传出冷蔑的声音,带着几分没奈何,几分不痛快。

门,吱呀一声打开,从里头走出个年轻的男子。

白绫覆着双目,却是一身白衣蹁跹,墨发轻垂,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只见他的眼睛上绑缚着一条白绫,遮去了半张容脸,依稀可见他俊逸清秀的五官轮廓。嘴角微扬,他负手而立,站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
夏侯舞愣了愣,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,“你搞什么鬼?这是瞎了?”她挑眉,却不信他瞎了。她自问见过狡猾的老狐狸,但比狐狸更狡黠的是他!明日,你就是个狐狸的祖宗。

被称为明日的男子,点了点头,“是瞎了。山人有眼无珠,做了一回睁眼瞎,唉……毁了你的一生,所以无颜见你,你莫怪我不开门,委实是内心愧疚啊!”

这一说,夏侯舞整个人都火大,站在那里抖着唇,抖了半天才道,“你这脸皮修炼得比我爹还厚实,便是用匕首都捅不破,还敢在这里装什么内疚?明日,收起你的勾当,赶紧给我想办法。”

“想什么办法?”那明日晃了晃覆着白绫的脸。

“你少给我装傻充愣,我男人要纳妾,无论如何你都必须阻止。亵衣和男人不能与人共用,这样的道理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夏侯舞一抹脸上是眼泪,随即上前一步。

谁知她这一上前,明日却跳进了府门内,如同惊吓一般站在门内道,“知道知道。左不过这世子爷纳妾乃是人之常情,寻常人家尚且有个三妻四妾,你这厢未免太过小气。”

话音刚落,夏侯舞忽然整个人都扑上去,一下子将他按倒在地上,脊背处传来清晰的骨裂声响,让底下的明日整张脸都变了颜色。

干咳了良久,明日才喘着气道,“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?你这母老虎何时能收了性子,世子爷就会转性。换做是谁,都吃不了你的野蛮霸道。”

“所以你也是因为这个才不愿娶我?”夏侯舞竟然坐在他身上,双手掐着他的脖子,一直掐着他的面色都泛青,“是不是是不是?”

明日万般无奈,却是从袖中抽出了一条戒尺,一下子扇在了夏侯舞的脖颈处,直接将她打翻在地。这才松了口气,总算脱离了夏侯舞的魔掌。顺势理了理面上的白绫,轻咳几声,继续保持着双手负后的姿态,却是斩钉截铁道,“泼妇不可教也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