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.夏侯府,明日公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忍着脖颈上的疼,歪着脖子站起身子,“你骂谁泼妇?”

明日只能摇着头道,“夏虫不可语冰!”

听得这话,夏侯舞整个人都跳脚,“你别以为拽文就能骂我,欺负我听不懂你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是不是?”

轻叹一声,这夏侯舞回了府门便会原形毕露,原先在外头尚且还算收敛,如今见着他,算是彻底的暴露了本性。-www.ZiYouGe.com-这样的性子,在这样的年代背景,要嫁出去果然是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。何况还要嫁得好,诚然是月老也犯愁。莫怪老狐狸会躲出去,打量着养出个这样的女儿,谁也吃不消啊!

明日抚了抚微红的脖颈,这丫头下手一次比一次重,委实是无药可救。

良久,他才道,“那我给你个方子,明日午时你穿好自己的嫁衣抬着轿子去东街牌坊下头等着,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“明日,你又唬我?”夏侯舞愠色不减,说着便要冲上来。

明日将手中的戒尺往身前一横,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莫要胡来。”

“我是女子,又不是君子,少拿你的君子论来打发我。”夏侯舞道,“快些帮我想办法,若是洛英纳了妾,我便与你不甘不休。横竖这门亲事是你撺掇的,你就得负责到底。负责……”

“师傅待会便会回来,我这厢正要去门口迎她,你便随我去见他,说不定他能给你支个招。”明日无奈,走了两步又道,“那个……还是先说清楚,否则会怎样?”

夏侯舞斜睨他一眼,冷冷的笑着,“否则我还是个完璧之身,打量着还能再嫁你一回。如果你敢让洛英纳妾,我就敢让他休书一封,这二嫁世子妃,想必滋味不错,小师兄你要不要尝尝?”

明日的唇抖了抖,身子也跟着抖了抖,忙道,“无福消受!无福消受!”

说着,便急忙跨出门去。

见状,夏侯舞也跟着出门,在外头翘首了许久,也不见夏侯渊回来。心里想着,莫不是这明日在诈自己?这小子秉承了老狐狸所有的本事,连心性都是一模一样。没脸没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,所以他的话……

还不待夏侯舞回过神,却听得府门砰的一声合上。

那明日不知何时竟然躲回了府邸,又将夏侯舞关在了门外。

这一下,夏侯舞不但傻了眼,几乎也是红了眼,疯似的踹着门面,“明日你个混蛋,给我滚出来!”

内里却传来明日清冷的声音,“我这厢英俊风流,岂能滚出来,成何体统。你不是自诩小狐狸吗,如今赶紧回去,照着我的吩咐去做,保不齐还能落得一生一世一璧人的下场。那洛英与你委实有些姻缘在内,你还是敛了自己的性子,好好过日子吧!以后这夏侯府,就别来了,下一回过来可是要出人命的。”

“明日你又骗我!上上一次你骗我,结果我没能嫁给你,上一次你骗我,我就做了世子妃。这一次你还骗我,是不是让我做弃妇啊!”夏侯舞哭喊着,死活不肯走。

明日隔着门干咳了几声,“言重了言重了!这一次确实没骗你,你赶紧找你那套嫁衣换上,保不齐还能再轰轰烈烈一次。还有啊,这夏侯府的匾额可要好生珍重,将来还能有大用处呢!”

外头还是夏侯舞喋喋不休的咒骂,以及鬼哭狼嚎的声音,“爹啊,看看你收的徒弟,都要弄死你女儿了,你赶紧回来吧!你再不回来,夏侯家就断子绝孙了……”

家仆趴在门缝上看了良久,这才冲着明日道,“公子,这小姐哭成这样,怕是真的着急。若是老爷知道,不定会出什么事呢!”

明日嫌恶的摆了摆手,“回去回去,哪那么多废话?师傅就是躲着她才云游,如今好歹将她嫁出去,岂有召回来的道理。再者说,我哪里骗她,是她自己不信罢了!”

“可外头闹得纷纷扬扬,说是世子爷要求取叶尚宫,如今尚宫配了司乐监的掌事,这世子爷怕是不会善罢甘休。”家仆慌忙道,担心着外头继续狼嚎的夏侯舞。到底是自家的小姐,到底也是一直看着她长大的。

刁蛮是刁蛮了些,但……也算是心疼的。

“凭他也配娶她?哼,这场戏可算是主角配角都齐全了,飞鸽传书告诉师傅一声,想来师傅也该乐开花了!”说着,明日转身便走,忘了眼上覆着白绫,转身便撞上了廊柱,额头顿时红肿起来。

家仆急忙上前,“公子?”

“没事没事,自找的自找的!”明日摇了摇手,抚着额头转身便走,顺手扯下那条白绫,“启动府内的防御设施,我不想看见任何探头探脑的东西,没有我的吩咐,任何不得轻举妄动。”

身后,家仆重重颔首,“是。”

偌大的夏侯府回廊里,只见他墨发白裳的背影,衣袂蹁跹,年纪轻轻便得了这一身的仙风道骨。

夏侯舞自然晓得明日的心性,打量着闹也无用,还是悻悻的离了夏侯府。诚然他说得也不错,夏侯府的匾额都给了她,那这夏侯府自然也不是昔日的夏侯府,她回来也无用。只是因为那一顿鞭子,洛英越发的恨毒了她,死活都不肯碰她。

想了想,夏侯舞觉得委实是自己的性子太刁蛮了,也怪老狐狸,惯得她都没谱了。如今可好,想改也未必来得及。

罢了罢了,既然明日这样说,她便照做就是。若然不成,她再行找明日算账。若他还敢耍滑头,下一次她定然撕巴了他。

皇城内外鞭炮声声,漫天可见的红绸彩带,四处飞扬着。

慕府门前喜气洋洋,那三年不曾回来的慕风华,此刻总算是故地重游。只是面上,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颜色。他定定的看着慕府门前的匾额上,挂着红色的喜结,风吹过丝带,摇晃着门楣两侧的红灯笼熠熠生辉。

曾几何时,这样的画面出现在梦中,如今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这样的颜色,像极了鲜血的颜色,有种炽烈而恶毒的诅咒,诅咒他们这种双手染血的人,此生都得不到安宁与幸福。

唇角微扬,握紧了手上的白玉笛子,慕风华深吸一口气,风中洋溢着微凉的桂花清香。他想起了初次遇见叶贞时的样子,那个下雨的竹园,那个雨中含着叶片低低吹着小曲的女子。眉睫微扬,飞扬的眼线微微上抬,终于晕开了眼底一丝流光,带来几分不易察觉的喜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