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.嫁衣如火,大婚之日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府内的摆设一如往昔,寸寸痛人心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仆人皆是生面孔,一张张没有半分表情的容颜,宛若人间地狱般的清冷。

影子上前一步,“少主人,您回来了。”

慕风华一怔,“为何是你?”

闻言,影子行了礼,“千岁爷担心少主人操劳过度,所以使唤了属下前来看着,怕这些奴才懈怠惫懒,累了您的好事。”

嘴角微扬,慕风华冷蔑寒笑,“义父果然是思虑周到。”

却是心知肚明,左不过是派人盯着自己罢了!怎么,慕青打量着自己会逃婚?还是故地重游时会再次发疯?人都去了,还能怎样?握着一管骨笛,还能怎样?

“千岁爷也是为了少主人好。”影子恭敬开口。

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那便替我好好看着,若然有什么差池,唯你是问!”

影子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轻轻推开一扇房门,内头的东西全部都消失无踪,空荡荡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,唯有窗幔结着厚厚的尘埃。慕风华走进去,素白的手轻轻抚上窗幔,忽然将窗幔扯下来,顿时扬起漫天灰尘。外头明媚的光让他眯起了眸子,宛若看见当年那个眸色清澈的女子,正站在外头冲着他嫣然轻笑。

他笑了笑,冰冷而华丽的护甲轻轻拂过窗户,重重的推开。

秋意阑珊,又是一年枫叶如血。

“按照少主人的吩咐,这个房间不曾有人进来过。”影子道。

慕风华扭头看他,唇边邪意清浅,眸色如刃,“很好!”他尾音拖长,青衣逶迤在地,发出细碎的声响,“以后也空着吧。”

影子顿了顿,“少主人还是忘不掉?”

闻言,慕风华斜睨他一眼,慵懒的眸光却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肃杀,“影子,你问得太多了!”

“属下知罪。”影子随即跪身。

扫一眼空荡荡的房间,慕风华抬步走出去,“叶贞委实与她有些相似,尤其那双眼睛和背影。左不过,叶贞再也做不得她这样干净的眼神。入了宫染了心,还想一如初衷,确实痴心妄想。”

握着手中的白玉笛子,他站在那一树火红的枫树底下,看着顶上纷纷扬扬落下的枫叶,陡然指尖微弹,夹住一枚红枫叶,“这可都是义父用她的血染红的,颜色委实迷人。只是以后,不知会不会用我的血去浸染。”

“少主人?”影子微怔。

却听得慕风华抬头看了看天空,“时辰不早了,宫里头可都备下?”

影子颔首,“等着吉时一到,少主人便可亲自去迎了叶尚宫回府。千岁爷那头,也早已备下娇娆的女子,准备同时送入皇上的后宫。”

“盈国公府有何动静?”慕风华冷了眉。

“世子爷尚无动静。”影子道。

慕风华却是冷笑两声,“没有动静?那洛英岂会就此罢休,只怕这以静制动,未必是好事。好生留意着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

影子点了点头,欲言又止。

“说吧!”慕风华折枝在手,缓步走到荷池前头,望着底下残败的荷叶,不由的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千岁爷答应少主人成亲,属下隐隐觉得不安,总觉得有些不妥,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。”影子犹豫了良久才道。

慕风华嗤冷寒笑,“你担心其中有诈?”顿了顿又道,“那又如何,横竖我都是要娶叶贞的,不管她是与她真心相似,还是我这心里委实动了情愫,这婚嫁之事我断然不会退缩。义父既然答应了,你又何必操那份心思?”

影子抿着唇,“属下明白!”

“时辰不早了。”慕风华长袖轻拂,“回宫吧!”

过了今日,叶贞会是他的妻子,不管他爱或不爱,不管她愿或不愿,这条绳索,他们再也无法斩断。有个人与自己同坐一条船,死生一处,想着将来会有人与自己大被同眠,慕风华忽然觉得与自己寂寂多年的生涯而言,也是件不错的事情。

他鲜少穿得这样的颜色,红色如血,艳丽如火。眼角眉梢不改颜色的恣意,飞扬的眼线晕开眼底的一丝清浅流光。走在深宫里,慕风华人如其名,风华绝代。这样的男子,一身红色的喜服,衬着他的颜色,只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。

身后仪仗浩浩,他嘴角微扬,终于踏入尚宫局的大门。

仰头,看着正殿前方站着的女子。

斜阳晚照,她嫁衣如火,眉目间却是一种清淡如菊的淡雅与幽静。她站在那里,红色的嫁衣迎风飞舞,如同振翅欲飞的火凤,更像极了扑火的飞蛾,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。

终于,她扭头看着台阶下头的仪仗队伍,不是皇帝娶亲,不得吹打也不许鸣炮。

“大人?”雀儿上前,手中托着那块绣着龙凤呈祥的红色盖头。

嘴角微扬,叶贞敛了眉色,看着慕风华一身大红喜服,独自拾阶而上。他将玉笛凑到唇边,轻轻吹奏着温婉柔和的乐声。举世无双的容颜,绝世无双的白玉骨笛,幽然轻扬的笛声,声声扣动心弦。

长而卷曲的羽睫微微扬起,低眉看着拾阶而上的慕风华,叶贞的脸上没有半分颜色。红色的嫁衣,映着残阳如血的颜色,将她眸中的清冷表露无余。她便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却足以惊心。

这样安静的女子,连呼吸都是安静无比,好似外界稍稍动摇,便会将她的宁静打破得一丝不剩。如此容色,教人不忍,也教人……刻骨。

深吸一口气,慕风华终于走到她的面前,缓缓放下他的白玉骨笛,嘴角微扬。她看见他飞扬的眼线,像极了传说中的双目蛱蝶,有着诡谲至绝的颜色。

慕风华执起她的手,却没能看见她藏于袖中的腕上红线。

他说,“以后这条命便是我的。”

叶贞眉目轻扬,眸中清冷无温,“鹿死谁手尚未可知。”

慕风华点了点头,“那就试试看。”

他牵着她的手,一步一顿的走在台阶上。叶贞红色的嫁衣拖在地上,发出清晰的摩挲声,她定定的看着他的侧脸,眸色寸寸冰凉。他却不曾回眸,嘴角噙着邪肆的冷笑。

底下的人看着,却是一对璧人,红色的嫁衣宛若她的心头血,剜着心,疼得整个人都会颤抖。到底她想要的人不是他,而他心头的那个人,也未必是她。

尚宫局正门前,风阴亲眼看着慕风华为叶贞覆上红盖头,送她入了华丽无比的鸾轿。风过撩起盖头的一角,却是她绝世的容颜冰凉无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