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.婚礼生变,鸾轿被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监上前行礼,“皇上,叶尚宫与慕大人业已离宫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”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只低浅道,“她会回来的。”

这寂寂宫闱,也该热闹一下了。

冷了太久,连自己都分不清春夏秋冬,冷了太深,连自己都怀疑这颗心是否还活着。一张张谄媚讨好的面孔,有几分真实?有几人愿意以命相付?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世界里,是否还有人无怨无悔的爱着你,用自己的命,用自己的骨血,用自己的百岁韶华甘愿成为你脚下的森森白骨?

鸾轿抬出宫门的瞬间,叶贞的心空得无可救药。原来她多么渴望离宫,原本她多渴望外头自由自在的空气,如今却明白,一颗心早已给了这个杀伐无尽的宫闱,早已无法离开他的世界。

人总是在最后,才会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。

人生最大的憾事,莫过于缘尽情未了。

叶贞低眉,指尖隔着红纱抚上自己的唇,那里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气息和温度。只是以后都会消失无踪,都会成为过往。她知道他懂她,可是他是君,不管他爱或不爱,他此生所有的事情都只能用隐忍解决。他的心,沉冷如冰,眸如深渊,遥不可及。

外头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从宫门外一直越过街市,一直蔓延至慕府。

鸾轿不断的晃悠,让她觉得作呕。

脑子里晕晕的,好似极度困倦,又似乏到了无可复加的程度。叶贞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稍稍撩起盖头的一角,竟觉得天旋地转,整个世界都开始天崩地裂。眼前陡然一片漆黑,瞬时失去知觉。

皇宫里出来的鸾轿,慕府大婚,自然要惹来平头百姓们的翘首张望,一个个都想知晓到底是哪家的小姐,能嫁给东辑事首座的义子。这个惯来杀人不眨眼的慕风华,能娶到怎样的女子才算是好的。

慕风华扭头看着帘子紧闭的鸾轿,眉目低垂,无怒无喜。策马而归,以后便不再是孤身一人。他回想着自己这么多年,到底历经了什么。好似除了杀戮还是杀戮,除了鲜血还是鲜血。

握紧手中的白玉骨笛,一声轻叹却不知惊了谁的魂魄不宁。

及至街市口,慕风华陡然眉目凝起,眸色霎时变得锐利无比。耳边传来瑟瑟冷风之音,伴随着锐利的暗器如雨而至。抬轿的轿夫顷刻间全部殒命,飞索铁爪忽然勾住轿子,整个鸾轿霎时飞升半空,笔直朝着拐角处的屋顶飞去。

“找死!”慕风华冷然,一蹬马蹬急追而去。

半空落下一名黑衣素裹的男子,冷剑横立,锐利的剑锋宛若游龙,将慕风华顿时逼退在屋顶一处。长袖轻拂,慕风华朝着底下的御林军冷喝,“追!”

俄顷,整个街市都乱了套。百姓们互相踩踏,御林军被冲散,也有误伤不少百姓。更有甚者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许多的黑衣人,开始跟御林军交手。大抵都是冲着鸾轿里的叶贞来的,一个个都是不知死活。

慕风华面如霜冷,死死盯着碍眼的黑衣人,那人横挡在自己跟前,却是一言不发,目光森冷而冰凉。

“今日谁敢阻我,谁就得死!”慕风华骨笛嗡嗡作响,直抵黑衣人眉心。

冷剑如风,划过他的眉心,彼此的功夫不相上下。

等着慕风华定睛,早已没了鸾轿的踪迹。

愤怒已极的慕风华一声嘶吼,飞扬的眼线竟凸显出几分惊悚的感觉。骨笛在手中飞速旋转,突然脱手直抵那人要害。黑衣人显然不愿恋战,看着鸾轿已经得手,忽然撒手飞出白色的粉末,顿时翻下屋顶,消失在人潮之中。

慕风华紧追不舍,大批的御林军开始掺杂其中。

司乐监的掌事大人丢了新婚夫人,岂非要命?

消息传回皇宫,更多的御林军出动,连京畿府都开始派人找寻。慕青倒是坐的住,但慕风华却该了原先的邪冷镇定,此刻几乎抓了狂。下令杀无赦!

本该喜庆的日子,却弥漫着腾然杀气,隐隐夹杂着血腥与屠戮的滋味。百姓们惶惶不敢出门,整个皇城戒严,大肆搜捕叶贞与黑衣人的行踪。

宫外厮杀,宫内笙箫。

慕风华丢了夫人,慕青奉上的女子却已经堂而皇之的入住了承欢宫,成了后宫的一员。

终于,鸾轿在东街牌坊下被找到,一群黑衣人撩开帘子,见着里头晕厥的新嫁娘,快速的将人塞进一口大木箱子,急忙抬走。

御林军瞬时将众人包围,混乱中,黑衣人拼死将箱子抬出包围圈,消失在街市上。

那头,鸾轿稳稳的落在慕府门前,御林军们面面相觑,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只是一味的包围着,也不敢上前半步。

慕风华追了黑衣人几条街,终究还是失去了对方的踪迹。听得御林军来报,说是新夫人就在府门前,不觉心下一怔,想着定是个圈套。

然,不管是不是圈套,无论是面子里子还是其他情愫,他都必须回去,尽快解决这些事情。否则,他岂能噎得下这口气。不管是谁,敢动他的人,他诚然不会轻纵,必要将人剥皮拆骨。

慕府门前,鸾轿还是那顶鸾轿,华丽而奢靡,与来时并无不同。

一路上轻功飞行,慕风华终于落在鸾轿之前,不由的握紧手中的白玉骨笛。方才与黑衣人交战,不慎将骨笛削去了少许,此刻他眸色如血,死死盯着轿子里头。若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,他会不惜一切毁了这一切。

若不得,便毁去,旁人休想。

手伸出去,终于撩开了垂落的帘子,映入眼帘的是叶贞熟悉的嫁衣,龙凤呈祥,华贵而精致。深吸一口气,慕风华走进轿子,指尖轻轻挑开她的盖头,总算松了口气,确认是叶贞无虞。只不过她如同中了迷药,一直昏睡着,隐隐有种不安的错觉。

慕风华冷了眉,何以黑衣人劫了鸾轿,却又要送回来?

分明得手,却要原物奉还,世间没有这样的道理。难道其中有诈,还是这群人另有所图?听得御林军来报,说是东街牌坊下头,也有鸾轿,也有一个新嫁娘被黑衣人装箱带走。他想着估计是洛英的人。

只是这样子……

难道是洛英派人劫轿,却因为某些人阻挠,反而被李代桃僵?只是……那个被装入木箱里的新嫁娘,又是谁?

外头喜娘催促,吉时已到,该行礼了。

慕风华凝眸,直接抱了昏迷的叶贞走出鸾轿,快步走进慕府大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