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.新婚之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整个慕府冷冷清清,除了府中之人来回的走动,基本没什么宾客,虽说文武百官皆奉上了贺礼,却没有一人到场。|www.ziyouge.com|只因不久之前慕青的一道命令,不许百官朝贺,不许百官吃席。虽说不清慕青到底是什么意思,分明答应了慕风华迎娶叶贞,却又要出尔反尔,做出这样的行径。

但因为他是慕青,到底也没有人敢说什么,便是心里有恙,也只能是心里说说。

如此这番反倒更好,慕风华本就不惯那些阳奉阴违的嘴脸,如今叶贞昏迷,他连带着三跪九叩都免去。横竖都是两个人的婚礼,有没有人观席,又有什么关系。

如此一折腾,早已入了夜,外头星月璀璨,内里红烛闪烁。

坐在床沿,慕风华一身喜服甚是耀眼,指尖轻轻拂过床榻上绝世的女子。容颜如玉,眉目如画。他的手顺着她精致的脸颊缓缓而下,最终停留在她的唇瓣上,鼓乐之声不绝于耳,还在吹奏着属于他们的一生纠葛。

“还记得早前就说过,你这张皮面甚好,将来是要做的掌中灯的。”他低低的说着,长袖轻拂,门外的随侍悉数退下。红烛熠熠的新房瞬间宁静无比,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。他嘴角微扬,飞扬的眼线如同天际的虹彩,带着迷人的光泽。

羽睫微微扬起,叶贞坐起身子,而后木讷的盯着他的脸,眸色微恙。

他亦看着突然醒转的女子,清浅道,“醒了?”

语罢,起身缓步朝着桌案走去。

身后脚步轻盈,是叶贞起了床下地的声音。她一身火红的嫁衣,上头绢绣着清晰而精致的龙凤呈祥。身量纤纤,她低眉看着桌案上摆满的瓜果吉品,大红喜字贴上头,如此刺目惊心。嘴角微扬,她忽然扭头怪异的盯着慕风华的一举一动。

杯盏清浅,他一手托一杯合卺酒,“这是你的。”

叶贞摇着头,退后两步,却是冷冷的笑着,“这不是我的。”

闻言,他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空杯盏重重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破裂之音。慕风华眼线飞扬,眸色锐利,“事到如今,你还想退缩吗?”

“不是想不想的问题,而是愿不愿意。我爱的不是你,所以此生都不会为你所有。慕风华,你不是已经有了白玉骨笛吗?那个风华无限的女子,难道你便忘了干净?我道你是个实诚的痴心人,却不料你也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人。”叶贞低低的吞吐着冰冷的话语,却开始解开自己的红色嫁衣。

他盯着她的眉目,看着她褪去红装后的一身素白,眉目将陡然生凉,陌生至绝。

握紧手中的白玉骨笛,慕风华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叶贞深吸一口气,上前一步,终于接过他手中的那杯酒,“慕风华,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?有没有恨过你一个人?你该知道,望而不得是什么滋味。生离好过死别,有些人注定不是你该沾染的。像你我这种人,命属天煞,注定孤独终老。不该付心,不该负心,只该冷了心肠,做一回没血没肉的人。”

语罢,她竟将杯中酒悉数洒落在地,“戏结束了,你我也不必再装下去。”

“你过来。”他拦了手,一如往昔般眉目冰凉。

叶贞看着他,眸色寸寸变冷。

一步一顿走上前,她站在他的一步之遥,“过不去了。”

慕风华微微一怔,而后阴狠冷厉的盯着她精致无比的面颊,“过不去也得过。”

眸色邪冷,叶贞斜睨他一眼,却是傲然伫立,“只怕由不得你!别逼我,现下我……”

还不待说完,腰间颓然一紧。叶贞陡然瞪大眸子,却看见他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。吻,重重落下,刻在冰凉而柔软的唇瓣上。男子的气息,灼热的温度,还有他那发狠的力道,让她顷刻间失了神。

他拼命汲取属于她的甜蜜,带着鲜少可见的阴狠,腰间的力道不断加重,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融入身体里。

下一刻,她忽然回过神,眸色骤然变得冰冷肃杀。

眼线飞扬,他早已察觉她眼中的杀意,身子稍稍一怔,便听见利刃刺破皮肉的声音。寂冷的新房内,红烛似血,有滚烫的液体一点一滴的坠落。

他一手抱着她,低眉间晕开眸中万千缱绻,好似看见三年前那个消失无踪的女子,“我以为可以一直装下去,原来我愿意,旁人却未必。总归,死了就是死了,何必假装,何必还要心存念想。你是你,她是她,到底也不是一个人。纵然有几分相似又如何,白骨已然握在手里,哪里容我狡辩。”

叶贞眸色冰冷,却在羽睫轻扬间,有一丝的不忍掠过。

甚少见到一贯嗜杀的司乐监掌事,说起这样的话语。虽然冰凉,却靡丽绵柔,教人心头生疼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眼底的柔情,在百丈鲜血洗礼之后,出现了灵魂深处最真实的情愫。

不管是谁,总归是吃五谷杂粮的,只要有一颗心,总要有一份情。

奈何有人痴心不改,有人真心错付。

所以这世上,注定有人为此耽搁一生华年,有人因此轻负如花容颜。

“你明白得太晚。”她抽身退开两步,低眉看着自己的匕首被他死死握在手心。掌中血不断地滚落,让他袖口的衣衫更加色调更甚了几层。

她抬头,看着慕风华眼中的颜色寸寸染血,最后成了触目的嫣红。他的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,握着刀刃的手不断淌着血。

突然,他冷啸一声,刀刃应声断裂。

长袖轻拂,断刃笔直没入墙中。手作鹰爪直逼她的喉间,速度之快,快如闪电。

叶贞眸色一沉,却是将肩头一撇,轻易的躲开了他的鹰爪。谁知却被他扯下了脸上的皮面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素手微弹,顿时一道蓝光灭了红烛之火。

房内霎时一片漆黑,她却借着外头的光,清晰的看见属于他的冷戾肃杀。皮面被他死死握在手里,她听见慕风华凄厉的怒吼,“叶贞在哪?”

深吸一口气,房内没有半点回声。

他低狠的咬出她的名字,“离歌!”

脚尖轻点,离歌飞身窜出窗户,慕风华疯似的追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