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.春宵一夜值几何 为树上的7个葡萄酒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红鸾帐下,轩辕墨独坐床沿,低眉望着床榻上昏昏入睡的女子。-www.ZiYouGe.com-指尖微凉,轻轻触过大红盖头下的眼角眉梢,他低眉笑了笑,鲜少有这样平静的感觉。此生挣扎泥泞,却是步步为营,却是处处斗心,甚少有这番的祥和从容。

仿佛有些少许意识,红盖头下的女子睁开眸子,竟徐徐坐了起来。透过面前的红纱盖头,她有些失神,更多的是错愕,惊魂以为梦中。

她一动不动,身子僵直,却是定定的透过纱幔看着那张依稀梦中的颜。

轩辕墨面不改色,伸手撩开了她的红盖头,“你说过,此生唯有你的夫君才能掀开。如今,朕做到了,你也等到了。”

撩开红盖头的瞬间,叶贞愣在那里,良久没能回过神。一切发生得太过突兀,以至于她都没能回应,只是睡个觉,她便从慕风华的妻子转而做了皇帝的女人?还是这一切只是梦里的繁华?她不觉得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他是君,君岂能出尔反尔,何况那是圣旨,岂容更改!

她伸出手,却真实的触及他脸上的温度,不由的缩了手,却被他一把握在掌心里。

“皇上?”她终于肯说话,终于肯相信这是事实。

只是她不会知道,他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。有些事,她没必要知道,有些后果诚然是报应,只该他一人承受。

她永远都不会知道,他打破了自己的计划,却在未来的时日里,给自己招致怎样的灾祸。

当然,这是后话。

“是真的。”他定了神,凝了眸,清浅的看着她略带错愕的神情。这般的突然,自然会惊着她,只是……她必须接受,必须明白,他要留下她的决心。

叶贞羽睫微颤,“皇上可知后果?”

听得这话,他却将她揽入怀中,“有你这话,足矣。”

下意识的抓紧他,叶贞凄婉的笑了笑,“皇上其实不必如此,叶贞此身如何,皇上看得最为分明,你该知道我这身子……其实早就废了。”

他拥得越发生紧,“那又如何?只要你是叶贞,只要你这颗心还在,那便什么都不重要。”

“皇上说过,江山美人,只选其一。”叶贞垂下眉目,精致的妆容倒映在龙凤红烛之下,碎了多少人的心肠。

轩辕墨不做声,只是在她眉心轻轻一吻,“朕还是选江山。”

心,微疼,叶贞点了点头,“这才是叶贞心中的君王。”

如此也好,她便不必担心,一代君王如今江山风雨飘摇,若然动了柔情忘记初衷,换来的只有比死还残忍的境地。她不是不知道,早前的王朝,佞臣把持朝政将皇帝架空成了傀儡,彼时才是生不如死。

她想着,若是轩辕墨成了这幅样子,只怕不会苟活于世。

所以她宁愿他还是那个雄心壮志的君王,隐忍筹谋的轩辕墨,不必因她牵累。无论爱或不爱,无论利用还是废弃,他依旧能告诉她,今生来世他选的还是江山。在这江山之外的一寸净土,是他留给她最后的坚守。

活着,比什么都好。

他低眉看着怀中的女子,凤羽轻扬,美眸迷离带伤,唇瓣饱满,嘴角一抹似笑非笑。他的指尖轻轻拂过她的唇,“朕说过,朕等你回来。”

“叶贞一直都信。”她笑了笑,撩开衣袖,却是那根鲜红如血的红线,依旧悬在她的手腕上,“哪日皇上亲自解下来,叶贞才能死了心的离开。否则,此生不会离开皇上半步。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朕还是彼时的墨轩,此刻只想问你一句,可愿?”

叶贞神情一怔,眼眶陡然潮湿,却是笑得惊心。她狠狠点头,半晌才扯出一个字,“愿!”

十指紧扣,她听得他低低的道,“永远都不要问朕为什么,很多事朕无法言说,很多时候朕身不由己。永远不要怀疑朕,你这辈子都是朕的,不管信不信,心里都只能装着朕一人,独朕一人。”

“好。”她颔首,却是异常坚定。

“答应了就不能反悔,否则朕会杀了你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双手捧起她精致的容脸。脂粉红颜,美眸倩兮,顾盼生辉,流光缱绻。

她垂了眉眼,“好。”

轻轻吻上她的眉眼,他的吻一路向下,有着绵柔而温热的感觉,最后迷恋的落在她的唇瓣上。久久的徘徊不去,唇齿相依,此生烙下彼此的印痕,永不相负。

叶贞的手,攀上他的脊背,生涩的回应属于他的占据。

嫁衣滑落,她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的嫁衣会绣着龙凤呈祥,她也明白为何自己会晕厥在鸾轿里,只因辞别时那个吻。所以这一切,早在很久之前,在她还未来得及细想的时候,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。

他的心,沉冷而幽深,教人摸不着看不见,却愿意与他生死相依。

他的爱,隐忍而谨慎,让人若即若离,却愿意甘心以三生相付。

龙凤红烛明灭不定,他低眉望着身下的女子,肌肤胜雪,眉目如画,生涩的笑着,迷离的眸子却充斥着难以抗拒的魅惑。衣衫尽褪,红罗帐下,谁暖了谁的心,谁又将江山轻负,拱手山河只为红颜一笑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身上清凉,面上却滚烫无比。

彼此赤诚相待,彼此不着寸缕。她看着压着自己的男子,清晰的锁骨带着几分撩人心魄的魅惑,却不敢挪开她的视线,生怕眨眼间一切都会消失,宛若梦中般虚无。

“莫怕。”他吻着她雪白的脖颈,而后咬住了她的耳垂。

一阵酥麻瞬间传遍全身,如同恶魔驻扎内心,释放了所有的热烈。她紧紧抓住他的胳膊,肌肤相触的瞬间,她深吸一口气,低低的吟诵着那首《上邪》,“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棱,冬雷震震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

他的吻得越发热烈,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下。

她闭上眸子,将身心彻底交付。不管是梦是真,不管是死是活都好。如今她还有什么可以忌讳的?娘的大仇已报,自己的九族也被亲手诛灭,放眼天下孑然一身。便是随他沉沦,又何妨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