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9.朕在这里 为树上的7个葡萄酒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额头的汗珠子滴落在她身上,叶贞微微一怔,却将轩辕墨面色绯红不断在她身上摸索,如此神色好似有些异样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不由的心下一惊,到底……

忽然一阵剧烈的撕裂疼痛,叶贞陡然咬紧下唇,依稀见他松了口气。

“疼……”她从齿缝间蹦出一个字,眼泪顺着眼角滑落。

他欺上来,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,声音柔和似甘醇的美酒,“莫怕,一会就好。”

她重重点头,迎上他的眸子,眼睛下着雨,心却天朗气清。

那一夜的红烛正好,那一夜的风光旖旎,那一夜的红颜娇艳,那一夜的红鸾帐暖透了沧海桑田。

初经人事,叶贞只觉得浑身上下如磨盘碾压,剧烈的疼痛掺杂着她心里的喜悦,慢慢的在夜色中落下帷幕。

帷幔深深,轩辕墨望着怀中沉沉睡去的女子,以胳膊抱着双膝,蜷缩如慵懒的小猫,她保持着最卑谦的姿态。便是沉睡,她依旧抱紧自己,这样的小心翼翼,这样的惶惶不安,让人看着心疼,整颗心都为她高高揪起。

指尖撩开她鬓间的散发,而后拨弄至她的耳后,嘴角笑意清浅。他从不知道,有一天会因为一枚棋子而纵了心。他始料未及,也措手不及。但他素来不是个自欺欺人之人,一旦认定宁愿不折手段。

叶贞,我要你此生最爱的是我,最恨的也是我,总归这一生无论爱恨都归属于我。

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,打破了她的猫儿式睡姿。

好似梦中惊醒,她睁开睡衣惺忪的眸子看了他一眼。

轩辕墨轻笑,“睡吧,朕在这里。”

挪了挪身子,她依偎在他怀里,沉沉睡去。许久不曾这般安心,许久不曾这般沉睡,许久不曾……像极了母亲的怀抱,却比娘亲更刻骨铭心。

伸手揽过被褥轻置身上,他笑了笑,终于可以安然的睡上一觉,终于不用孑然一身与孤月相伴。许是这样的感觉,也是不错的。

窗外,风阴望着寝殿内长久不熄的烛火,眸色寸寸黯淡,到底他们还是……

坐在幽暗的回廊里,他学着叶贞素日的模样抬头去看摇晃不定的宫灯。昏黄的光被风吹得左右摇晃,看得久了,就会忘了自己是谁,也会忘记自己为何要数着宫灯,数着数着便什么都忘了。

远远的看到一道黑影掠过,风阴骤然起身,凝了眸便去追。然拐过几个宫道便不见了那人的踪迹,行动之快绝非泛泛之辈。这深更半夜的,是谁在宫中行走?行动如此之快,难道是离歌?

不对,离歌不会鬼鬼祟祟,更不会见着自己就跑。

难道是慕风华?

若是慕风华知晓叶贞就在宫里,岂会善罢甘休,岂会掉头就走?

这诚然是不符合逻辑的。

按那人的行动速度,武功绝对不会在自己之下,甚至于若然动手,风阴未必能敌得过那人。只是这样好的功夫,宫中寥寥无几,想来若是要查,也不是全然没有线索的。

风阴的脑子里泛出一个人的面孔,随即按住了自己的剑柄,转身便往回乾元殿走。只要皇帝无碍,其他的可以慢慢再查。

身后的宫墙角,有黑影伫立一动不动,良久才没入黑夜里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那一夜有多长,问恨的人,那一夜有多短,问爱的人。左不过心魔作祟,连时间都变得可长可短。

一大清早,朝廷议论纷纷,后宫也是鸡犬不宁。

便是一场婚礼,闹得满城风雨,满宫萧瑟。

离歌与雀儿进来的时候,叶贞刚刚坐起身子,雪白的瓷肌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痕迹,少许淤青与鲜红并存。她看一眼二人,面颊红了一下,随即道,“皇上呢?”

“你便是一心想着男人,如今连我都爱答不理的。”离歌打趣的放下洗脸盆,“却也不问问我为何回来,这厢的没心没肺,亏得我出力帮你圆了鹣鲽梦。”

叶贞眉目微扬,“出力?离歌你……你何以回来?”

雀儿奉上锦衣华服,小心的替叶贞更衣,“如今大人是娘娘了,皇上今儿个一大早便下了圣旨,册您为贞嫔。这是本朝第一遭,头一回从女官直接越级成嫔位的小主。”

离歌嫣然,“我若不回来,你哪里能上得了龙床,哪里能躲得开慕风华。如今正好回来帮上忙,诚然也是被人算计的后果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“你是说……”

她何其聪明,岂会听不懂离歌的弦外之音。

“皇上待娘娘果然是极好的,一大早便替娘娘擦拭身子,忙了一早上才去的早朝。临走前皇上还特意吩咐,不许人吵着娘娘安寝。奴婢在打小便在宫里,还从未听过皇上如此宠爱后宫妃嫔。便是早年圣宠优渥的贵妃娘娘,尹妃娘娘和宁妃娘娘,也未曾有过这般待遇。”雀儿拧了毛巾,顾自顾的说着。

她扭头看着离歌,却见离歌点点头,原是真的。

想了想,离歌搀着她起身,“不过你也需做好心理准备,到底皇帝出尔反尔并非小事,何况慕风华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叶贞挑眉,心里咯噔一下。

却听见离歌继续道,“然你也无需担忧,有我在,横竖不会让人伤你。”她轻笑,不似从前的冷冷清清,反而多了几分释然的心魄,“月儿如今葬在义父义母的身边,一家团聚,而我亦可以忘掉从前过往,重新来过。谢谢你,还我彼时的安宁,得以亲手葬了月儿。”

离歌不是不知道慕青的性子,若是他知晓自己离宫,定然不会轻饶了叶贞。她不知道叶贞受过什么罪,但是她知道这么久没有追兵,就意味着叶贞独揽了罪责。

江湖儿女义字当先,无论出于恩德还是处于仁义,她都必须回来。至少在确认叶贞能幸福活下去之后,才能真正的离开。否则她如何跟死去的月儿交代,如何平复内心的内疚自责。

所以,她回来了。回来得正当时候!

这厢还说这话,外头却响起了清晰的刀剑之音。伴随着御林军的嘶吼,“大人请回!”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厮杀声。

叶贞的眸子骤然瞪大:大人!

拎了裙摆,叶贞一溜烟跑出寝殿,却愣在廊檐下,久久没能回过神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