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1.碎了骨笛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东辑事内,慕风华跪在正殿里,鲜血在胸襟处开出艳丽的红梅,却冷了那颗刚刚被捂热的心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慕青傲然坐在赤金蟒椅上,眉目清冷无温,“怎么不继续发疯?听说你去承欢宫闹了一场,见着叶贞成了嫔妃,滋味如何?”

慕风华冷笑着抬头,“义父好筹谋,风儿始料不及,到底还是输了。”

“不是你该染指的女人,你也敢在本座眼皮底下动心思。三年前,本座能让慕府屠灭,三年后照样能挖出你的心。慕风华,本座栽培你,收你为义子,并非让你恣意富贵荣华,本座要你的耿耿忠心为本座开疆辟土。如今盈国公府虎视眈眈,你却还要逼本座对你动手!诚然是混账透顶!”慕青低冷呵斥。

“所以从一开始,义父就在利用所有人,如此大费周章,只是为了让风儿彻底断了心思?”慕风华面无表情,容色青白相加。

慕青冷哼,“只要本座愿意,便是皇上又能如何?”转而又道,“是本座去见了皇上,皇上不愿将叶贞许与洛英,本座便知其心意。既然如此,本座何妨做个顺水人情,左不过借你的手让叶贞穿上嫁衣,也逼得洛英出手,这场戏也算给你面子,做足了戏份。”

“小皇帝那一道圣旨,不过是烟幕,骗了你也骗了洛英。洛英发疯情有可原,不过是黄口小儿,见着绝色的女子势必要得到手。谁知连你都骗了,只要你多用点心思,岂会落得今日的下场。如今满城风雨,整个天下的人都要嘲笑你的愚笨无知,也算是自作自受。”

“本座说过,我们这类人,动不得心动不起情。你却偏不信!既然如此,本座便要你彻彻底底的明白,这世上除了自己个,旁人谁都不可信。你若真心相付,注定要让自己万劫不复。若你还要执迷下去,本座也容不得你!”

慕风华垂下眉眼,“义父心思缜密,岂是风儿可及。风儿辜负了义父多年的栽培,诚然该死,还望义父恕罪。”

慕青深吸一口气,“风儿,本座栽培你是对你含了指望,你若像寻常人那般碌碌无为,来日盈国公府势必会吞了东辑事。朝廷如战场,容不得半分情义,便是亲生父子也有反目之日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你我这种见惯了屠戮之人,还有什么放不下。情爱皆是空,只能腐败人的斗志,诚然不可取。”

“今日许是你的一念之差,来日便是满门屠戮。与其做他人的俎上鱼肉,还不如今日便杀尽该杀之人。所以……本座要你断情绝爱,提升自身修为,否则你便去净身房。本座能容你,也能杀你,你自己抉择!”

慕风华沉重的闭上眸子,干笑了两声,托起手中的那根白玉骨笛。

他定定的看着手中的白玉骨笛,色泽莹润,这一握便足足握了三年。三年了,他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,却原来还是如此弱不经风雨。不堪一击的心,在慕青的手里,被彻底捏碎,化为尘埃。

“风儿,愿意舍心追随义父。”慕风华的声音带着不可逆转的凉薄。

慕青一步一顿走上前,看着他手中高高托起的白玉骨笛,“你终于肯舍得。”

这是这样一句话,他却见慕风华的眼角竟有一丝晶莹闪烁。当下便沉了容色,愤然握着他的白玉骨笛,冷声道,“别让本座再见你一丝一毫的犹豫。”

话音刚落,掌中骨笛顷刻间化为粉碎,如白玉片,纷纷落在地面。坠落的声响,如玉珠落盘,轻叩心弦,重重敲在慕风华的灵魂深处。

他重重的磕了头,“风儿明白!”

“自己去暴室领罚。”冷哼一声,慕青拂袖而去。

他要说的要做的业已结束,慕风华若然再不识好歹,他诚然会下手。习惯了嗜杀的生活,慕青早已不知性命为何物,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杀过多少人,做过多少孽。连他自己都忘了,最后一份仁慈,遗忘在生命里的哪个角落。

慕风华勉力站起身子,低眉看着脚下片片粉碎的白玉骨笛。骨笛不再,佳人已逝,如今连最后的念想都被捏碎。原来有些人走了,再也不会回来,有些东西没了,就是没了。自欺欺人的世界破碎,他彻底的清醒,却也冷了心肠。

忘了该如何去笑。

亦步亦趋走出正殿的大门,外头的阳光真好,明媚得教人分辨不清四季轮回的更替。慕风华面无表情的走下台阶,身后的小太监快速上前搀扶。他冷了眉,冷了眸,“把那些东西给承欢宫的那位送去。”

语罢,他推开了小太监,捂着疼痛难忍的肩胛,颤颤巍巍的拾阶而下。

走到底下的时候,他抬头看了看天,一双锐利的眸子一如初见时的冷漠无温,嘴角渐渐的呈现惊心的诡异冷笑。空了身心的感觉真好,以后便还是一个人,以后便可以视一切为无物。风华一世,本该就是这样。

青衣诚然还是青衣,慕风华还是慕风华,可以风华绝世,却不能动心动情。

乾元殿前,风阴站在轩辕墨身后,眉目微垂,漾开一丝微凉,“方才雀儿来报,说是慕风华大闹承欢宫。”

“有离歌在,无人敢伤她。”轩辕墨面无表情,深邃的眸子宛若深渊般不可触及。

风阴点了点头,“只怕慕风华动了杀心,以后她不会太好过。”

轩辕墨扭头看他,“不好过也得过。她是朕的女人,此生必得担负比旁人更多的东西。便是朕不愿加注在她身上,命运使然,她也逃不开躲不掉。朕用一卷废弃的圣旨,换得她转身,便再也不会放开手。”

“可是这并非皇上的计划之内,筹谋八年,很可能就断送在这里。”风阴说得格外平静。

“你其实并非担心朕的计划,你是担心她。”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抬眼望着外头明媚的天际,“收起你的心思,就算她救过你,就算当初许诺的人并非朕。如今她都是朕的,生也好死也罢都握在朕的手里。”

风阴苦笑两声,“原是我不配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