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2.风起云涌的天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目光深远的看着天际,“朕的计划不会变,她虽是意外,却也是必然。-www.ZiYouGe.com-很多事情,你比朕更清楚成因。”

风阴不说话,沉寂了良久才道,“皇上不是说世间女子皆污浊吗?自从……那件事情之后,皇上便对女子之身深恶痛绝。”

“因为世间女子对朕之求,于富贵,于荣华。后宫女子,如过江之鲫,多不胜数。但有几人肯真心相付?后宫前朝,多少眼睛虎视眈眈,朕的头顶悬着多少柄利刃,你清楚朕更清楚。本欲无意带她入泥沼,但是她的身份特殊,早前的谋划如今却更改了计划,朕始料未及,但既然做了就绝然不会放手。”轩辕墨低低的说着,面色没有一丝波澜,一双平静的眸子漾开清浅的光泽。

“皇上临时做了决定,若是当日她反抗或是让离歌带她走,你又如何?”风阴扭头看着他,这个答案,他在心里追了多遍。

轩辕墨嘴角微扬,眼角眉梢却有种风过无痕的轻柔,“朕会杀了她。权当一枚弃子,她要自由,朕便让她随风而散。”

“可皇上还是心软了。”风阴低沉道,“此次本是大好时机,可以让慕风华和慕青反目成仇,皇上却选择做了出尔反尔的事情,用此身污名换承欢宫一夕春风。这与皇上的本意,背道而驰了太多。皇上说过,为君者,不可慈柔,必得手握生死,方可威仪天下。”

“可是朕也说过,顺者昌逆者亡。朕现在最后说一遍,计划不变,但计划之外,朕要她一颗心。朕如今也想为自己做一回主,不再任宿命摆布。”轩辕墨负手而立,目光冷卓,“不管过程如何,朕只要结果。”

为了这个结果,他可以不惜一切。

风阴点了点头,“微臣明白!”

八年的等待……很快就会结束的,等到尘埃落定,一切都会恢复如初,再不似现在纠结挣扎。一切,都会好起来。

朝堂议论纷纷,左不过是因为皇帝出尔反尔,将原本赐给臣子的妻子又纳入后宫。一夕之间皇帝被冠上昏聩之名,荒淫无度成了轩辕墨的写照。虽无人明目张胆的开腔,但背地里却是愈演愈烈。

而又有消息称,此次乃是皇帝与东辑事联手做戏,只是为了给盈国公府下套。如今那批被擒住的黑衣人招供,乃是受命世子爷,才会干出这等劫轿的事情。

事情一下子捅出去,国公府颜面无光,连带着洛丹青都紧闭栖凤宫大门。

京畿府自然不肯对此事作出处置,慕青以问罪之名,擒了不少京畿府的官吏,换上了自己的手下。盈国公府对京畿府的控制愈发衰弱,如今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及,毕竟在这事上洛英诚然是过错方。

虽然他们不明白,听说当日洛英确实抢走了新娘子,但这新娘子为何最后成了皇帝的妃嫔,中间曲折委实难以说得清楚。

这一招偷天换日诚然让人叹为观止。

各个环节,只要有一处错漏,就会功亏一篑。

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京畿府的事情,原就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。

戎族入侵,洛云中称病不朝,军队握于手中亦是六军不发。形势顿时变得严峻无比,连带着朝廷都开始震动,戎族突破边境,连破两个城池,一路上势如破竹。戎族素来是马上天下,生性野蛮好杀,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。

故而朝廷震惊,眼看着戎族朝着皇城而来,不得不派兵驱逐。

洛云中称病不朝,自然是因为洛英之事。皇帝为平息众怒,也为了慕青所要的交代,一纸圣旨让洛英闭门思过。说起来洛英也算无辜,一个原本与他无关的爱恨纠结,却因为他的年少气盛,落得禁足的下场。

所幸那一夜他拼死抵抗,才算跟夏侯舞打个平手,守住了自己的清白。

不过自从这一夜之后,洛英见夏侯舞就跟见鬼一样,一得了皇帝禁足的圣旨,却是如获至宝,一溜烟的锁了房门。

诚然夏侯舞是吓着他了,想当日可是连衣服都扒了,要不是夏侯舞不得其法,不知道怎么睡了他,现下肯定是生米煮成熟饭。

一纸圣谕昭天下,叶贞已然是皇帝新立的贞嫔。

入住承欢宫,饮食起居皆享妃位荣宠。

离歌快步走进来,叶贞正坐在亭子里摆弄她的花花草草。若不是她心细,离歌那轻盈的脚步声,寻常人未必会在意。这厢抬头,叶贞凝眉不解,“你这是怎么了?一脸的气急,可是谁又惹了你?”

“该死的老东西。”离歌开口便骂,坐在叶贞对面显得几分愠色。

叶贞眉目微垂,已然听出了点东西,便笑了笑,“那盈国公府岂是好对付的,恣意惯了,故而作势发威也是正常,你何故往心里去。”

“欺人太甚。”离歌道,“如今戎族入侵,整个朝堂都议论纷纷,却无人挂帅无人出征。这大彦皇朝难道就无人可用吗?”谁不知晓戎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奈何朝堂这帮人拿着朝堂的俸禄,还在唧唧歪歪的,没一个中用的。

闻言,叶贞让雀儿将手上的东西悉数都带下去,这才道,“朝中武将皆属国公府门下居多,如今国公爷称病,那他底下的人自然要为国公府充一下门楣的。左不过,对付这样的人,想来皇上是不会手软的。你且看着就是。”

离歌一怔,“皇上会怎么做?”

“这群人忘了,国公府诚然是国公府,然门生到底也只是门生,你这与国公府没有沾亲带故,总不能事事都求着国公府。一次两次倒也罢了,三次四次,只怕连洛云中都会觉得无颜见人了!”叶贞笑了笑,“所谓疲劳战术,大抵就是这样。你没瞧着皇上今儿个早朝已经处置了御史刘大人?如今这刘大人恐怕已经进了国公府。”

“那会怎样?”离歌凝眉。

叶贞轻笑,“自然是完好无缺的走出来,还能怎样?左不过……下一个轮到谁,可就不一定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