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3.别告诉任何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雀儿款步而来,“娘娘,宁妃娘娘派人来请。|www.ziyouge.com|”

“还是老地方?”叶贞挑眉。

“是。”雀儿颔首。

看了离歌一眼,叶贞眸色微转,“离歌,你去帮我盯着栖凤宫,雀儿,我们走。”

离歌愣了愣,栖凤宫……

前朝后宫本为一体,想来那栖凤宫也是不会安分的。左不过现下一直闭门不出,委实有几分怪异。

清风亭外白绫纷飞,叶贞含笑,一步一顿走上去。这里除了皇帝,便只有嫔位以上的宫妃才准踏入。环境雅致,可以俯瞰整个宫闱内景。便是周旁,也无法蛰伏长耳朵的探子,故而在这里说话诚然是最安全不过的。

“嫔妾参见娘娘。”叶贞躬身行礼,眉目清浅。

宁妃早已立于亭外,挥手便退去众人,却是轻柔的搀了叶贞,“明人不说暗话,与我面前就不必多礼。”

叶贞莞尔,携手步入亭子。

亭内茶香缭绕,叶贞凝了眉却不说话。待坐定,才道,“娘娘有何急事?”

“朝堂之事你可听说?”宁妃冷了声音。

叶贞颔首,“离歌将将告知,所以略知一二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宁妃点了点头,“知道便好,左不过国公府如此局面,多少还是有你的缘故在内。”

“那不过是引子。”叶贞道,“左不过兵权也该易主了。”

“谈何容易。”宁妃轻叹一声,慢慢悠悠的品着茶。

语罢,四下陷入一片冷寂。沉寂了良久,宁妃低浅的问道,“你知不知道其实我是……”

叶贞点了点头,“离歌少许提了提,她称您为姐姐,我与离歌月儿算是患难之交,故而也尊您一声姐姐。姐姐有话,不妨直说。”

宁妃眉目轻垂,一贯的冰美人,不言不语之间诚然是楚楚动人的。左不过那眼角眉梢之间,几分冷厉教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“早年家族遭贬黜,我便沦落他乡。直至那年选秀,我便成了寂寂后宫的女子。死生不由己,却要背负更多的家国荣宠。许是这些你未必会明白,朝臣之女,尤其是罪臣之女,所背负的担当远远要超过你所想象。”宁妃说得很平静,宛若相隔太久,再也惊不起心头的波澜。

她定定的看着叶贞,继续道,“一门忠良,武将后人,却沦落他乡成了小小的县丞。我这厢荣耀,却也无力挽救。但早晚有一天……”

叶贞接过话茬,笑了笑,“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。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皇上是对的,你们也没错。”

“你很聪明。”宁妃道,眼底带着赞赏,“莫怪皇上对你动了心思,诚然在他的世界里,你是最了解他的。”

“悬崖边的人,谈不上了解,只有生死相依。若是两个人可以以命相付,还有什么过不去?”叶贞的指尖轻轻滑动着杯口,轻轻抿一口香茗,“姐姐说这些,可是有事吩咐?”

宁妃摇着头,“左不过我想听听你对朝廷的看法。”

叶贞张了张嘴,宁妃便冷道,“别跟我说什么后宫不得干政,你我心知肚明。”

闻言,叶贞笑了笑,“姐姐果然是蕙质兰心,便是我还未开口,你已经知晓我的心思。左不过我现下要说的诚然是后宫不得干政,不但你我,还包括栖凤宫。”

“便是那妖妇么?”宁妃嗤鼻,“她都干政好多年了,你如今才后知后觉,会不会太晚?”

“你说,若是栖凤宫被禁足,国公府会不会跳出来?”叶贞挑眉。

宁妃道,“早前倒还是有可能。如今那洛丹青可是卯足了劲,闭门不出,谁也动不得她。你说若是连门都进不去,还企图教她犯错吗?贵妃犯错,自然是小事化了,怕也泛不起大浪来的!”

叶贞莞尔,“姐姐这是长他人志气吗?岂不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愚者千虑必有一得。姐姐不妨想一想,贵妃最在乎什么?”

“自然是她国公府的荣华富贵。”宁妃凝眉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这贵妃娘娘的父亲病重,身为子女,是不是该出宫探视?若是请君恩赐,是否可行?”叶贞的面色有些异样,唇色微微泛白。

宁妃点了头,“这个自然是情理之中。左不过,贵妃出行不比常人,前呼后应,只怕寻常难以下手。更何况,去了国公府,正好让他们互通消息,岂非反中下怀?”

叶贞起身,以手抚着廊柱,微微喘着息道,“只要她出来,就断无全身而退的可能。”语罢,她额头的汗珠子泠泠而下,整张脸素白而毫无血色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宁妃一怔,急忙上前搀住叶贞。

“没事。”叶贞羽睫微扬,“我身子不适,就先走一步。”说完,也不等宁妃开腔,便亦步亦趋的朝着外头走去。及至下了假山,叶贞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。

这让雀儿慌了神,急忙搀住几欲滑落在地的叶贞,“娘娘?娘娘您怎样?”

“别出声。”叶贞拦住雀儿,“不许叫人,让所有人退下,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这幅样子。”

雀儿点头,打发了底下的人回了承欢宫。

叶贞浑身颤抖,死死捂着腹部,剧烈的绞痛让她整个人青白交加。她便躺在假山里头就地翻滚,雀儿守在外头静静陪着。

这种皮肉撕裂的疼痛伴随她已久,而且愈演愈烈。

她自然是清楚的,诚然是因为慕青的那颗七星丹,如今她只要沾少许寒凉的东西便会腹痛难忍。可是她不愿教任何人知道,便是硬撑着也不愿去东辑事讨药。心头想着,如果这是慕青钳制自己的手段,她是断断不能让慕青得逞的。

只要进了东辑事,轩辕墨对她的心,早晚会起疑。

她受不的他这样疑窦丛生的目光,宁可疼死,也不会跪在慕青脚下求他。

指甲深深嵌入肉里,叶贞连唇瓣都咬破了,鲜血沿着嘴角源源而下。这样的场面,雀儿见了不止一次,每次叶贞总是避开离歌,生怕离歌会转达皇帝。可是现下发作的时间是越发的短促,雀儿担心着叶贞的身子,怕是熬不了太久。

叶贞匍匐在地,不断的翻滚着。雀儿红着眼,站在假山洞口嘤嘤哭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