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4.朕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为雪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足足疼了一个时辰,叶贞才算面无血色的走出山洞,外头的雀儿已经哭成了泪人。(www.ziyouge.com)她却只是笑了笑,“我这厢还没死,何必浪费眼泪?你收起来,免得教人看了生疑。”

雀儿重重的点头,为叶贞重新收拾了身上的污秽,重新打理了发髻。

叶贞无力的起身,由雀儿搀着,缓步朝着承欢宫回去。

这厢刚进承欢宫,便看见风阴在门前迎着。叶贞下意识的推开雀儿,雀儿也甚是明白,只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叶贞身后。若是叶贞力有不逮,她也能扶上一把。

正殿里坐着容色峻冷的轩辕墨,顾自喝着茶。

叶贞缓步走进去,躬身行礼,“参见皇上。”

抬头时,刚好迎上他幽暗的眸子,点点星光倒映着她美丽的容脸,而后溢出唇角的一丝浅笑。他拦了手,清浅道,“过来。”

她将手搭在他的掌心,掌心的温度捏住了她的冰凉,眉头微微凝起,眼底有异样的光稍纵即逝。被他拥坐怀中,她只是低低的笑着,却生怕他问起自己惨白的面容。

自己是怎样的容色,叶贞比谁都清楚。这样憔悴的面孔,连初进门时的风阴都稍稍一怔,何况是心思缜密的轩辕墨。

良久他松了她,叶贞便坐在他的身侧,扭头却见宫婢奉上香茶。叶贞稍稍一怔,方才进门的时候她见着风阴叫走了雀儿,所以举宫除了雀儿,也无人知晓她不能食凉。轩辕墨就在跟前,叶贞的神色顿了顿,却极力保持最初的镇定与从容。

“随朕出去走走。”轩辕墨忽然起身抓起她的手,在她还未来得及碰到那杯茶之前,直接将她带出了正殿。

秋日至,风萧瑟,他拢了拢她的衣襟,“身子凉,自己小心。”

叶贞莞尔,微白的面颊漾开幸福的轻笑,“好!”

他抓着她的手,十指紧扣,“你有话说?”

闻言,叶贞顿住脚步,“嫔妾想着……”还未说完,便瞧着他投射而来冰冷的目光,叶贞随即改了口,“我想着国公爷病着,世子爷被禁足,那贵妃娘娘是不是该回去探视。贵妃如今闭门不出,若然憋出个好歹,可是了不得。”

轩辕墨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良久,终于敛了眉色,“好。”

叶贞微微一怔,“皇上不问缘由?”

他却笑着松开她的手,秋日里的海棠开得极好,他挽枝插在她的鬓上,“花开百样红,朕早已说过,只消你不背叛,其余的……朕不问也不想知道。贞儿,你那一场百花宴,让朕震惊至此。但你可知,百花可食也可毒,凡事都有两面。若然无法掌控,伤人伤己。”

羽睫微微垂下,叶贞颔首,“我会小心。”

长长舒了一口气,他只是拥她在怀,什么都不必说,放手让她做。很多时候,她总能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他心中所想。他知道她心细如尘,所有的事情总是一个人扛着。只要在自己的计划之内,他任她驰骋欲为。

风阴远远的站着,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剑柄。

不多时,轩辕墨才算松开她,“回去吧,朕还有公务要处置。”

叶贞颔首,扭头看了风阴一眼,便朝着承欢宫而去。及至走远,消失在不远处的宫道口,轩辕墨面色稍霁,看着风阴快步上前,便冷了嗓音道,“吩咐下去,以后承欢宫的饮食不得见一丝一毫的寒凉之物。”

“是。”风阴点了头,转而又道,“可是皇上……”

轩辕墨拂袖而去,“朕的事情自己会处理。”

风阴不说话,愣愣的盯着叶贞消失的方向良久,这才跟上轩辕墨的脚步。

栖凤宫宫门紧闭,一声皇上驾到便让洛丹青喜上眉梢。却故意在脸上抹了粉,看着恹恹憔悴的模样,青丝垂腰,发髻未梳,一副久病床榻刚起身的姿态。

轩辕墨也不进寝殿,只是坐在正殿处,冷了眉眼。刀斧雕刻的容颜,此刻泛着凌厉的光,大有不怒自威的天子仪态。

洛丹青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上前行礼,“臣妾无状,参见皇上。病中不易见驾,怕是冲突了皇上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
说着,指尖掠过微白的面颊,果然是一副柔弱病中的楚楚之态。

轻叹一声,轩辕墨搀起她,“既然病着就无需大礼,坐吧!”

洛丹青眉目轻垂,恭敬纤柔,“谢皇上。”

“朕公务缠身也无暇来看你,如今得了空,便寻思着过来看看你。想那老国公功于社稷,如今病着也该前去探望,你身为女儿,当以孝为先。”轩辕墨说这话的时候,面上没有半分情愫,一脸的肃正。

见着皇帝摆了架子,心知父亲是装病欺君,如今戎族入侵,国家正值危难,想来皇帝是动了气的。国公府倒没什么,只是自己身处后宫,是皇帝的妃子,皇帝的女人,若然不为皇帝分忧,实实有负她这贵妃之名。

心头忖着,若是此刻说动父亲出兵,许是皇帝会待自己另眼相看,说不定还能跟以前这般荣宠自己。那这贵妃,也该换个更高的位份做做了。

这般想着,洛丹青便道,“皇上体恤臣子,臣妾不胜欣喜。想来父亲年老,有些病痛也是难免的。若得君恩蒙宠,定然可以快点康复。”

弦外之音,何其明显。

轩辕墨眸色微垂,“贵妃整理好容色,明日随驾去国公府便是。”

语罢,轩辕墨不作片刻的停留,起身便往外走。

“皇上!”洛丹青忽然上前,自轩辕墨身后抱住他,“皇上留下来可好?皇上已经许久不来臣妾宫中,这栖凤宫冷得让人发抖。臣妾想着皇上,可是日日见不到皇上。皇上……”

这样绵柔的声音,足以教人百炼钢化绕指柔。

轩辕墨眼底的光寸寸冰冷,低眉看着洛丹青缠绕在自己腰间的手,陡然面露愠色,狠狠甩开她的手。侧身睨着身后因为猝不及防而摔倒在地的洛丹青,轩辕墨眸光锐利如鹰隼,仿若能穿刺人的灵魂深处。

洛丹青显然没有预料到皇帝会突然发作,只一眼他侧脸绝美的轮廓弧度便失了神,“皇上?”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敛了面上容色,“贵妃身子不适,朕下次再来。”

语罢,头也不回的走出栖凤宫。

“皇上?”身后,洛丹青的泪突然滚落。难道她的恩宠,就此不复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