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6.贵妃探父1不识好歹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帝亲临盈国公府,何等荣耀。(www.ziyouge.com)多少双眼睛看着,但是各自心肠。谁人不知盈国公为何会称病不朝,顶着戎族为祸也不肯出兵。先有洛丹青立后不成,后有洛英纳妾不利反而禁足,再者如今慕青借着此次事件,将整个京畿府改头换面,他却奈何不得。

诚然皇帝已经与慕青联手,若不是慕青手中的兵力不足以与自己匹敌,皇帝岂会登门。左不过是万般无奈,才会借着贵妃探父之名来请老国公出兵。

洛云中卧病在榻,见着皇帝作势要起,风阴上前,便听得轩辕墨低低道,“老国公病着,不必多礼。”

语罢,洛丹青便上前,搀了自家父亲,眉目焦灼而微凉,“爹爹病得厉害,还是好生养着吧。皇上念及爹爹的身子,亲临国公府。”

闻言,洛云中低低的咳嗽了几声,略带沙哑的嗓音低沉而略带冰冷,“臣多谢皇上体恤,奈何臣已年迈,原想着能为朝廷多尽分力,如今怕是不能了。如此,只盼着皇上收回兵权,另着他人出征,免得耽搁了战机。”

这双手哆哆嗦嗦的从枕头底下摸索出虎豹兵符,双手奉上。

风阴一怔,扭头却见轩辕墨的眸色寸寸冰冷。心头便知,洛云中此举乃是以退为进,又是试探之意。

他分明知道朝中武将,大部分都是洛云中的门生党羽,便是皇帝拿到虎符也无将可用。三军,岂会随意听人使唤,轩辕墨自问还不到御驾亲征的地步。他太清楚,只要自己接了虎符只有御驾亲征。这一走,朝廷便是洛云中与慕青的!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起身,反倒朝着洛云中作揖,“国公爷身负军功,百战在身,于朕心中是不可撼动的地位。三军唯有在老国公的手里,才能所战披靡。请老国公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,务必保重自身,养好身子为国效力。朕……这厢先谢过老国公。”

这一番卑谦,早已没了帝君的威仪。

洛丹青也是一怔,没成想皇帝今日会这般屈尊纡贵。忖了一下,便扭头盯着自己的父亲,却见洛云中嘴角微扬,眼底掠过一丝精芒。

下一刻,洛云中竟颤抖着从床榻上下来,一下子跪在轩辕墨跟前,“老臣该死,受不得皇上这般荣宠。有皇上这番话,老臣就算肝脑涂地,势必也要为皇上挣一个太平盛世。只是老臣委实年迈,这虎符还是交还皇上好生保管,臣……”

轩辕墨搀起洛云中,“老国公多虑了,朕此次来只是为了探病,并无它意。虎符还是交由老国公妥善保管,待来日大获全胜,朕一定应了老国公的所求。老国公归来之日,便是朕立后之时。”

此言落,风阴的身子陡然一震。

立后……

洛丹青随即难掩笑意,忙搀了洛云中回到床榻,“爹,皇上金口玉言,您还是好生养着吧!这戎族欺人太甚,若然没有爹的威势压着,不定要怎样祸害大彦的百姓。女儿为天下百姓,乞求爹爹的病快些好转,这才对得起皇上的隆恩浩荡,对得起万民的拥军。”

洛云中不说话,只是低低的咳嗽了几声。

外头有太监进来朝着风阴说了少许,风阴便上前冲着皇帝作揖,“皇上,宫中急报到。”

闻言,轩辕墨敛了眉,转而望着洛云中。却只见洛云中低低咳嗽着,根本没有要表态的意思。当下沉了脸,“老国公好生休息。”语罢,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。

身后,洛云中浅浅开口,“恭送皇上。”

洛丹青的脸色也不太好,自家父亲的样子,太不给皇帝面子。即便军功在身,但如此不恭不敬,诚然也是不像话的。

“爹?你……皇上都已经开口,归来日,立后时,爹还在犹豫什么?”洛丹青急问。

洛云中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为父只怕夜长梦多,皇帝虽然年轻,但到底还是有些本事的。只可惜……”

“可惜什么?”洛丹青惊问。

“只可惜你这肚子不争气,承宠多年,竟然毫无动静。若然你有个一儿半女,为父何至于这般担虑。”洛云中一扫方才憔悴病容,站在那里硕健朗朗。

洛丹青凝了眉,“所幸后宫也是无所出,爹就不必担心太多。横竖谁也没有子嗣,倒也不会让人便宜了去。”

洛云中却不是这般思想,若然洛丹青有儿子,那自己就可以扶植外孙子,然后……也不至于现在跟慕青这般分庭抗争,还要应付风吹两边倒的小皇帝。

左不过说也奇怪,皇帝立了后宫多年,何以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子嗣?以前倒也没有重视过这样的问题,想着洛丹青身为贵妃,恩宠优渥,后位空悬,也不急于一时。如今眼见着皇帝是要对国公府下手了,怎的……这事倒有几分诡异。

扭头怪异的盯着洛丹青,洛云中皱眉,“丹青,为父问你,皇上的身子……没事吗?”

洛丹青一愣,不明白父亲所指,只是点了点头,“父亲这话问得奇怪,皇上方才进来,父亲不是看见吗?皇上一贯无病无灾,自然是身体好着呢!”

“那为何你承宠多年,却没有子嗣?连带着后宫都是无所出?这其中未免太过巧合,到底是你们的问题,还是皇上的问题?”洛云中不信后宫都是不下蛋的母鸡,那问题可能就出在皇帝的身上。

“皇上?”洛丹青心惊,“父亲的意思是……不可能,原先女儿也以为有些问题,便私下里去找了太医,太医说女儿的身子无碍,适合生育。复而又悄悄的问了照顾皇上饮食起居的御医,反复盘问,皇上的身子无恙,诚然是可以生育的。”

洛云中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这倒是怪异得紧。”

其中,莫非有什么变故。

只听得洛丹青道,“御医也说,怀孕这种事情要天时地利,怕是时候不到吧!”

微微颔首,洛云中道,“你先回去,为父好好想想这事该如何解决。”

洛丹青抿紧唇,“还望父亲三思。女儿……告辞。” 语罢,洛丹青便转身出门,贵妃探父也不得久留,这宫里有宫里的规矩,皇上已经先行回去,她亦不能耽搁太久。

出了门,却见院子里夏侯舞一个站在那里,冥思苦想不知在做什么。

心下一愣,洛丹青便款步走了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