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7.贵妃探父2被夏侯舞摆了一道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做什么?”洛丹青问,睨一眼夏侯舞古古怪怪的模样,打心底里有几分反感。(www.ziyouge.com)听得上一次就是夏侯舞捣乱,害的洛英劫轿不成,反倒让叶贞成了自己的对手,成了贞嫔,夜夜霸占着皇帝的恩宠。而栖凤宫,再不复当日的荣宠。

思及此处,洛丹青更是一肚子窝火。瞧着四下无人,今日便拿了夏侯舞出气。

夏侯舞只一眼洛丹青,而后俯身打量着身旁的一盆植物,“贵妃姐姐,你说这铁海棠若是放在洛英的房间里,好不好?他那房间乌漆麻黑,若是有点装饰也不错。”

“你这什么东西,浑身长刺,也不知是何等作物,贸贸然放在英儿的房间里。路边的野花草,怎可登堂入室?”洛丹青开口便斥责,面容极为不雅。

见状,夏侯舞点了点头,“诚然是路边的野花草,这还是我从山上挖来的。彼时见着挺好,如今姐姐这般说着,便觉得委实不成样子。不若……送给姐姐吧!”

“本宫岂会要这样的东西。”洛丹青冷哼。

闻言,夏侯舞撇撇嘴,却小心翼翼的摘下一朵花,突然插在洛丹青的发髻上,“真好看。”

“你!”洛丹青想不到这丫头是个作孽的老祖宗,什么事都敢做,如今反倒有种被人羞辱的错觉。当下要发作,奈何有奴婢经过,也不能当场责难她。到底这夏侯舞还是个世子妃,名正言顺!

一把拽下那朵花,当着夏侯舞的面,洛丹青将花卉揉碎了丢在地上,“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,岂容你放肆无状!”

“哦,忘了姐姐还是贵妃娘娘呢!”夏侯舞装模作样的行礼,而后抬着头应声洛丹青怒气冲冲的模样,“姐姐莫要生气,生气可是容易变老的。夏侯府有的是偏方,尤其是美容养颜,那都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
洛丹青一怔,这夏侯舞做事疯疯癫癫,但是皮肤确实好得不像话。眉目一冷,“说什么胡话!本宫何时轮到用你的方子。”

“姐姐风华绝代自然是用不到的,许是别的娘娘会用得上。这偏方啊,可以美容养颜,可以护肾养生,还能……催生子呢!”夏侯舞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。

这话让洛丹青听了,整个人都振奋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四下打量着洛丹青,夏侯舞煞有其事道,“贵妃姐姐你就是太瘦了,古人云,瘦子不易生养。听闻皇上后宫无所出,想来一个个都是瘦不拉几的,若然长点肉,许是就不同了。”

“是、是吗?”洛丹青眉目一顿,好似有几分道理,转而道,“有这古语吗?”

见洛丹青转了口吻,夏侯舞立刻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外头有人来催,想着该回宫了。洛丹青这才想起怎的好似都被夏侯舞给摆了一道,兜兜转转的,自己这股子窝囊气还是没有发出去。

这厢正要开口,夏侯舞却道,“姐姐放心,洛英如今很好,改明儿我一定给您添个小侄子小侄女什么的,姐姐就不必挂心了。”

这一说,洛丹青的面色愈发不好看。

这意思是人人都会生养,偏得她堂堂贵妃,承宠多年而不孕吗?

洛丹青冷哼一声,“那本宫就等着!”转身拂袖出门。

身后,夏侯舞邪邪的笑着,“我倒不去惹你,你还凑过来,打量着欺负我娘家无人么?哼,我夏侯舞岂是容易欺负的。”低眉望着脚下的铁海棠,打量着洛丹青的马车应该走了,便拦手找了一名奴婢。

“世子妃?”那婢女行了礼。

夏侯舞用脚将铁海棠往她身旁轻轻踢过去,“把这东西处置干净,远远的丢火盆里烧了便罢,记得不要有人在场。”

婢女一怔,却是瞪大眼睛盯着夏侯舞。

见状,夏侯舞眉目微挑,“你瞪我干嘛,这东西有毒,自然要你们躲远点,难道将你们一道毒死吗?这花这汁液都是有毒,你小心点便是。还有,谁拾掇过来这么个玩意,待会去账房领钱走人。这不打量着害人嘛!”

闻言,婢女连连点头,如同见鬼般战战兢兢的托着那铁海棠往后院去了。

方才夏侯舞还想着该如何处置这东西,如今可好,那洛丹青赶死不死的凑过来,倒是成全她了。那一脸的鄙夷容色,夏侯舞至今想着还是浑身不痛快。不过谁跟她耍心眼,大家都别好过。

当她是好欺负的猫那就生错了主意,她偏生得利爪一副,足以挠死人。

拍了拍手,夏侯舞大摇大摆的朝着洛英的房间走去。

一天到晚的拍门行动再次开始,这洛英一日不出房门,她就一日闹腾不休。所幸跟洛云中不是一个院子,否则洛云中非得跳脚不可。

那洛英躲在房内,死活不出来。像是先前被夏侯舞惊怕了,这一次就算没有皇帝的禁足令,他也是要闭门落锁的。

“洛英你出来!你不出来也行,那就放我进去。”夏侯舞使劲踹这门,她想着,过几天这上好的红木门板也该换一换了,这不,都有裂痕了。

“你这母老虎,打死也不出来,有本事你就……就别缠着我。”洛英在里头叫嚣。

“你是我丈夫,我不缠着你缠着谁!上次的账还没跟你算呢!”她还记着上一次,被洛英一脚踹在臀部,然后像皮球一般的滚出房间。这一次,她是死活都不肯罢休的。

“滚!有多远滚多远!”洛英怒吼着,却也只能死活不开门。

夏侯舞还在使劲的撞门,回廊里安静无比。

奴才们习以为常,见着此情此景都赶紧避开,要不蒙了头快速穿梭过去,要不直接掉头就走。只要不惹夏侯舞这个小霸王就成了!

谁不知道世子妃长了一张娃娃脸,却有一颗张飞的心。

野蛮至绝,奈何谁都拿她没办法!

这种戏码,一天三顿饭,天天都上演。只可怜了洛英,从最初的风流小公爷,多少女人趋之若鹜,如今却为了避开被女人睡的后果,苦守房内不出。果然是报应啊!

銮驾徐徐而行,风阴突然勒马不前,眸色陡然一沉,“保护皇上!”

话音刚落,便有十数名黑衣人从天而降,其中几名黑衣人冷剑直指銮驾而来。说时迟那时快,风阴冷剑出鞘,飞身上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