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8.贵妃探父3弑君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什么人?”风阴持剑,腕上一抖,顿时剑走游龙不叫任何人靠近銮驾一步。(www.ziyouge.com)

轩辕墨掀开轿帘,冷眸视之,身后的随驾御林军随即一拥而上,与黑衣人打成一团。风阴便站在轩辕墨身旁,不管外头怎样,他只负责皇帝的周全。

这招招致命,而且都是高手,风阴不觉的眯起了眸子,“皇上小心。”

“朕倒是要看看,他们有几分本事!”轩辕墨冷笑,“这般轻易想取朕性命,未免太自视甚高。”

“皇上,要不要……”

还不待风阴说完,轩辕墨冷笑,“朕还不想过早被人发觉。”

风阴颔首,“微臣明白。”

御林军显然不敌,这群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,眼看着便将御林军斩杀无数。风阴凝了眉,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剑柄。

轩辕墨转回銮驾内安稳的坐着,“风阴,别耽搁了朕的行程,既然有送上门的,你便当练练手也好。”

“是!”风阴飞身上前,冷剑狠狠砍下一人头颅,顿时鲜血喷涌。

“找死!”离歌从天而降,鹰爪顿时捏碎一人的咽喉,狠狠将尸体弃于地上。纵身飞跃,“风阴,看样子你的一品随侍之位也该让贤了!”话音刚落,离歌又是一掌拍碎了黑衣人的天灵盖,身段极为灵敏,不叫一滴鲜血沾上自身罗裙。

她的速度快如闪电,风阴心惊,离歌的功夫本就在他之上,奈何这一次见离歌杀人,确实有些惊住。

只是他忘了,离歌出身江湖,杀人的手段诚然不是宫闱中人所能想象。江湖不比宫闱,宫闱斗心斗权谋,江湖却是个杀戮成性的世界,比的是先下手为强,比的是不折手段置对方于死地。

离歌要么不动手,一旦下手是绝对不会留对方一口气挣扎。

她比任何都清楚,打蛇不死反被咬的后果。

不远处,贵妃的鸾轿缓缓而来,乍见这样的场面,惊得洛丹青一下子瘫软在轿子里,愣是没有回过神,也没敢叫出声来。

离歌睨一眼不远处的洛丹青,唇角微扬。腕上一抖,忽然将一样东西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速度,塞进了最后一名黑衣人怀里,下一刻,毅然捏碎了对方的颈骨。

飒飒转身,离歌睨一眼地上的死尸,不紧不慢的走到轩辕墨跟前,“奴婢奉贞嫔娘娘之命前来迎驾,皇上受惊了。”

轩辕墨轻笑,“她倒掐指会算。”

洛丹青这才回过神来,跌跌撞撞的上前,气喘吁吁的站在轩辕墨跟前,“皇、皇上?”

闻言,轩辕墨的面色随即沉冷,“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!”

风阴颔首,快步上前,却在黑衣人身上搜到一块令牌,不由的面色一冷。眸中流光掠过,风阴不说话,只是拿着东西双手奉给轩辕墨,“皇上,这是从黑衣人身上搜到的。好似……国公府的东西。”

洛丹青的心咯噔下沉,“不不不,不可能。”

轩辕墨冷眼看她,眸色锐利无温,却是不紧不慢的开口,“那这东西,你作何解释?这分明就是你爹贴身随扈的东西,谁敢造次?”

“这……”洛丹青面色煞白如纸,一下子跪在地上,“皇上明察,国公府世代忠良,绝对不会做这种弑君之事,皇上英明想来不会迷了眼睛。皇上,国公爷忠心耿耿,如今还病倒床榻,岂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。定然是……是有人存心嫁祸,绝然不是国公府所为。”

“哼!”轩辕墨冷哼,口吻极度冰冷,“证据确凿,你竟还说有人嫁祸。你觉得是朕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故意嫁祸与国公府吗?洛丹青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洛丹青从未见过皇帝动怒的模样,这一次诚然是又惊又惧,浑身颤抖得不成样子,“皇上恕罪,臣妾不敢!”

“是朕平日太惯着你了。”轩辕墨放下帘子,“此事朕不会彻查,但你最好给朕一个交代,否则别怪朕翻脸无情。回宫!”

话音落,銮驾快速朝着回宫的方向而去。

洛丹青一下子瘫软在地,“到底、到底怎么回事?”那个东西确实是父亲贴身随扈的,是父亲亲自命人打造,图案纹路世间无可仿制。怎么会……难道真的是国公府下的手?思及此处,洛丹青更是一身的冷汗淋漓,整个人愈发颤抖得厉害。

婢女上前搀了洛丹青回去,却还能感觉到她浑身被冷汗浸湿。

弑君,那可是死罪,是诛九族的灭门之罪。

皇帝说……不会彻查,那就是……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还是……还是皇帝另有心思?洛丹青觉得整个人都寒透了,骨子里都开始颤抖。

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,她措手不及,甚至于根本分不清到底怎么回事。便匆匆派了人回府,她必得问个明白,到底是不是父亲下的手。如果是……她这毕生荣辱只怕是要尘埃落定,若不是,那这件事就来得太诡异,必然有人在背后操控。

然……不管是与不是,风阴命人将尸体全部处置,虽说是领了皇帝的命,不欲彻查,但诚然也是一种死无对证的做法。偏偏留下了那块令牌,让国公府无可抵赖。

皇帝回了宫,直接进了御书房,洛丹青便一直跪在乾元殿前的院子里,死活不肯走,乞求皇帝的宽恕。旁人虽不知何故,但皇帝不吭声,也不敢去扶洛丹青,这样的局面一度造成宫中的揣测纷纷。

承欢宫内,叶贞低眉浅笑,一针一线绣着手中的罗衫。雀儿不时的走到门口往外探,看似在等什么人。

叶贞莞尔,“雀儿你做什么?”

雀儿眨了眨眼睛,“娘娘,姑姑为何还没回来?”

“你急什么,如今栖凤宫那位都跪着了,想来离歌是得了手的。”叶贞抚着绢面上的祥云纹路,“长久的不做女红,如今都生疏了。”

“娘娘的手真巧,比司制房的嬷嬷都好上百倍。”雀儿笑着,忽然顿了顿,“奴婢不该拿娘娘与司制房比,奴婢……”

叶贞却摇着头,“我这厢还差得远。我娘的手艺,才真的好。”

雀儿松了口气,“娘娘,奴婢伺候过不少小主,唯独娘娘一点架子都没有。娘娘是个好人,大好人。”

“是吗?”叶贞长长吐一口气,“可是自古好人不长命,就好比我娘,就好比月儿……”

“如今世道变了,谁敢动你,我便取了谁吃饭的家伙。”离歌笑着从外头进来。

叶贞轻笑,“你这口气什么时候改一改,否则教人听了,还以为我这承欢宫是土匪窝,动不动就要杀人吃肉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