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9.贵妃探父4离歌定乾坤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却不以为意,将桌案上的茶水咕噜噜喝个干净,不由的愣了愣,“这司库房愈发的不成规矩,怎的宫里现在都是白开水,也不见一片茶叶?”

叶贞浅笑着不语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雀儿忙道,“娘娘月事不准,御医嘱咐还是少吃寒凉的东西,慢慢调整过来才好。”说这话,雀儿觉得脸上滚烫的,说叶贞月事不准不知道算不算大不敬?

所幸叶贞没有动气,只是点了点头,低眉浅浅的笑着,又开始手上的刺绣活。

“你也不问问我,事情如何?”离歌微怔,这才坐定,看了看叶贞手中的东西。想着自己这双手握剑还可以,握绣花针,还是下辈子吧!

叶贞娴熟的穿针引线,也不看她,“如今栖凤宫那位都跪上了,就算你不说,我也知道成败。左不过……不容易吧!”

“诚然如你所料,洛云中就是个不安分的。我便按你吩咐,偷偷跟着皇上,蛰伏在国公府的屋梁上。待皇上走后,洛云中与贵妃竟开始怀疑皇上为何没有子嗣。我这厢听得窝火,想着所幸没教贵妃有孕,否则那国公府岂非翻了天去?”离歌歪着嘴,极度不屑。

雀儿点头,“那倒是,皇上立后宫多年,但无一所出。”

离歌瞪了她一眼,雀儿急忙缄口不语。

“然后呢?”叶贞也不做表示,依旧低眉清浅的笑着,“想来你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,否则贵妃就不会长跪不起了。”

“聪明。”离歌道,“贵妃走后,那老东西便让手底下人派人假意行刺贵妃。”

“行刺贵妃?”叶贞微微抬头,凝眉嗤冷,“苦肉计虽好,也要看用在什么地方。后位若然这般容易就能得到,那当日的神迹也算白费了。”

雀儿一怔,“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洛丹青如今不受宠,国公府又称病不朝,那老东西是想给皇帝一个暗示,有人要对贵妃动手。故而国公府就会有个由头,以保护贵妃为由,请皇帝立后,这样才算安定人心,才能让洛云中安心出兵。国公府委实煞费苦心,只可惜功亏一篑。”离歌嗤鼻,“他这三十六计委实做得不好,如今我便送他一计,叫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

“他诚然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左不过如今贵妃跪在那里,却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叶贞轻叹一声。

离歌不以为然,“你莫忘了,那些杀手确实是国公府的,左不过……我教他们临时改了目标,就算来日有人查起来,也是死无对证的。”

她不是傻子会留下活口说话,最安全的做法自然是不留活口赶尽杀绝。

“你倒也本事,能逆转乾坤。”叶贞轻笑。

“倒也不是我的本事,是老东西自掘坟墓。他从不相信身边的人,故而手底下的暗卫全部都是无舌人。对付无舌人自然简单,说不的便用写下来。我便让那张条子换了主子,改了目标。”说着,离歌便从袖口里取出一张纸条,“喏,你们自己看。”

叶贞缓缓打开,上书简单的几个字:假意杀贵妃。

“老东西是假意,我便改成弑君二字。”离歌笑得邪肆而冷蔑,“却足足让国公府出尽了风头。如今怕是连他们都分不清,到底关窍出在哪里。妙手空空,手到擒来。这江湖绝技如今在宫闱里,倒也好用得很。”

“许是哪日你不再宫里,出去做个梁上君子也是划得来,保不齐还能富甲一方。”叶贞打趣,“不过你这两字定乾坤做得委实好,超出我预想的结果。”

离歌笑了笑,“也亏得你使唤我跟着皇上,没成想盈国公那老东西狗胆包天,也敢在皇上跟前抖机灵。诚然欺负轩辕家无人么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离歌看了雀儿一眼,雀儿只是低眉不语,权当没听见罢了。

叶贞依旧穿针引线,云淡风轻的模样,仿佛以往的一切都不过闲暇时的笑谈,浑然不曾放在心上,眼中心中只有手上的寝衣,“你到底还是认了,何时去看看她?”

闻言,离歌却默不作声,脸上笑意全无。

“早前我与月儿尚且看过几次,身子不见好,如今年岁渐长,怕是越发不行了。你只知心头恨,不知因爱生恨。来日若与我一样,落得个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在,休要与我哭鼻子。”叶贞漫不经心的说着,却字字诛心,落在离歌的心头。

手,轻轻抚上面颊上刺骨的“囚”字,离歌垂了眉睫,“以后再说吧!”

叶贞抬头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这世上,很多东西无法重来。荣华富贵,锦绣前程,没了也就没了,于你于我都不曾放在心上。唯独身边的人,一个个的少了,埋了黄土你若还想喊一声娘,她是断断听不见的。”

“别说了。”离歌的声音有些低沉,她冷了眉睫,不欲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我也想我娘,可如今除了那盏人皮灯笼,那枚精致的骨簪,连尸骨都没存下。你比我幸运,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叶贞放下手中的寝衣,雀儿忙过来收拾。

离歌冷了眸光,“彼时我沦落狼窝,谁惦着我会不会尸骨无存?我苦练功夫,日日都只睡一两个时辰,没日没夜的连眼睛都熬出血,她又在哪?守着她的荣华富贵,一心攀附天家门楣。叶贞,我宁愿与你一般过猪狗不如的生活,也不愿做个被弃之人。你不会明白,从狼窝里爬出来的感觉,那是与孽畜为伍,让心都沦入畜生道。”

叶贞顾自颔首,“那我便不说,你自己抉择,只是莫要后悔才好。”

语罢,叶贞望了望外头的天空,时近傍晚,残阳如血。

“随我去乾元殿看看吧,这番境况你我一手促成,也该去瞧瞧成果才是。”叶贞轻笑,拂袖走出承欢宫,那一身玄色绣金丝莲花的锦衣罗裙逶迤在地,发出细碎的声响。

离歌敛了眉色,与雀儿一道跟着,快步朝着乾元殿而去。

及至乾元殿门前,叶贞顿住脚步,不远处的洛丹青依旧跪在地上,晒了一下午,整个人都摇摇晃晃。这一身的皮娇肉贵,显然撑不了多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