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0.贵妃探父5下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款步走过去,叶贞的长裙拖过洛丹青的跟前,清浅的俯身,“贵妃娘娘还是先回去吧,皇上既然不肯相见自然有不肯相见的原由,您这般跪着也是无补于事,何况……反倒会惹皇上动怒。(www.ziyouge.com)不若嫔妾为您去问问,若是皇上肯见您倒也罢了,若是不肯……”

“不用你假惺惺!”洛丹青冷哼,面色泛白,却依旧不改眸中锐利。

叶贞起身,朝着内里走去。

也不必通传,风阴直接放了叶贞进去,却让外头的洛丹青红了眼睛。心头咒怨了多回贱人,恨得直接将唇都咬破了。

御书房内静悄悄的,桌案前的男子执笔批阅折子,也不抬头,只是清浅道,“不必说了,滚回去闭门思过。”

“皇上是要我也闭门思过么?”叶贞站在那里清浅的笑着。

轩辕墨一怔,“你怎的过来了?”言罢报之一笑,“贞儿,你过来。”

叶贞长长吐了一口气,抬步走上前,被他一手揽入膝上,“可是来验收成果的?这样的答案,你可满意?”

“皇上什么都知道?”叶贞抬眸看他,羽睫微微垂下。事实上,她也不打算瞒着,横竖这件事可大可小,否则他才会下令,不彻查此事。究其根本,只是不想留下她一丝一毫的痕迹罢了。

一个人做事,不管多仔细,总归还是有迹可循的。

如今他替她善后,也算是一种默契吧。

“离歌那丫头太不像话,也敢动这样的手段,拿朕当诱饵。”轩辕墨无奈的摇头。

叶贞骤然起身,凝了眉道,“离歌素来不做无把握之事,她是有把握能护皇上周全,才敢擅作主张。原也是我的主意,教她注意盈国公,想着他会有所异动,许离歌便宜行事。”

“过来!”他执起她的手,“无碍,有风阴在,那些宵小也奈何不得朕。左不过这样的事情可其一不可其二,否则极易留下把柄,明白吗?”

“我知道。”叶贞颔首,“那外头的,皇上如何处置?”

外头又传来洛丹青凄楚的声响,声声喊着皇上明察……

轩辕墨敛了眉色,突然将桌案上的茶杯丢在地上,而后是一声冷入骨髓的声响,“若想要朕生气,就只管哭闹。回栖凤宫去,近日就不必出门了。”

洛丹青的声音随即淡了下去,叶贞走到门口,便听见风阴的声音,“娘娘还是回去吧,皇上公务缠身怕是无暇顾及你。何况皇上有言在先,既然不会彻查此事,自然是不会牵累任何人。若娘娘执意不肯,皇上动了气,这后头的事情……”

身子颤了颤,康海急忙过来搀着洛丹青,“娘娘还是回吧,皇上动了气定是听不得娘娘的解释,现下的情况是越抹越黑,娘娘还是等皇上的心气儿过去再说吧!”

左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,皇帝没有明确下旨,但那句话诚然就是禁足的意思。宫中独一无二的贵妃,如今被禁了足,可见事态严重。然皇帝不明说,自然是顾及国公府的颜面。但正因为不明说,所有人都不知道其中缘故,只当是洛丹青失了宠。

后宫,失了宠便如同天塌了。

然洛丹青心知肚明,若再不识好歹,只怕是……

极不甘心的谢恩,洛丹青膝盖跪得红肿酸麻,被人抬回栖凤宫。栖凤宫闭门落锁,俨然成了囚笼。

轩辕墨心知肚明,这种情况,明日就会传出宫,国公府明日就会猜出个大概。

所幸自己已经处置了所有的尸体,只留下那枚令牌,足以让国公府无可狡辩。但离歌做事惯来江湖风气,他尚且不知离歌有多少错漏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轻易问罪国公府的。如此这般的隐忍,也只是以静制动。

想来国公府会比他更按捺不住,而贵妃禁足之事可大可小,国公府若然再不出兵,只怕将来这掌中后位也会失之交臂。作为洛云中这老谋深算的臣子,是断断不会愿意看见此番境况。要知道,觊觎后位的不止盈国公府,还有东辑事慕青。

三者相互牵制,果然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关系。

“走了。”叶贞扭头看着他。

轩辕墨颔首,“她如何能舍得那贵妃的位份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看了看轩辕墨,却是不说话。

他抬头,“有话边说,可别憋出病来。”

闻言,叶贞犹豫再三才道,“彼时离歌听了国公府的墙角,说是皇上立后宫已久,但后宫却……”

“一直无所出?”轩辕墨放下手中的御笔朱砂,嘴角微扬,眸光深邃而幽冷,“这江山尚且不在朕的掌控,朕岂能给任何人可趁之机。左不过……洛丹青自以为朕不知道,私下里问过御医朕的身子情况。可惜,她没能找到答案。”

“如今这洛云中眼见着女儿失了势,便一心扑在她的子嗣上头,想着若然洛丹青能诞下龙子便可扶植新君。只可惜,他这如意算盘是要落空的,朕这厢,他永远都别想看见新君的影子。整个后宫,也不会有。”

语罢,轩辕墨骤然扭头盯着她的脸,继而眸色微凉,伸手揽过她。

“皇上该知道,我此生都不会有孩子,所以……”叶贞抿紧了唇,定定的看着他眼里的光依旧熠熠夺目。

“那便做个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。”他轻笑,恍若从未放在心上,“否则朕若走了,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攥紧了掌心。

没有孩子的宫妃,在帝君薨逝之后,一个个都没有好下场。即便是名正言顺的太后又怎样?守着寂冷的宫闱,数着自己剩下的日子,捧着思念年复一年的熬下去,直到老死宫闱。

不想这样的活,那就一起走下去。

相约百年,哪个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头等三年。

她定定的看着他,良久没有回过神。心里头却很清楚,一旦他决定的事情,无人可改。手,微微的颤抖,叶贞的面色有些微恙。

“皇上还有公务在身,我便先回去。”叶贞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

轩辕墨低眉看一眼掌心微颤的她的手,浅笑着颔首,“早点回去休息,朕今晚就不过来了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出去。

及至乾元殿外,拐过宫道口,叶贞整个人便瘫软在地,捂着腹部大汗淋漓。她已经忍了许久,如今委实熬不住了。

离歌心惊,“贞儿?我去找御医。”

叶贞一把拽住离歌的手,整张脸煞白如纸,唇都咬出血来,“别去,帮我保密!”

“你?”离歌银牙一咬,伸手便打晕了叶贞,直接抱了叶贞朝承欢宫跑去。离歌素来果断,不管发生何事,先让叶贞过了这一关再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