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1.被发现的秘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承欢宫灯火通明,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(www.ziyouge.com)只瞧着离歌将叶贞抱回寝殿,而后雀儿关闭了寝殿大门,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,而后冷厉道,“此事若谁敢在外头嚼舌根,别怪娘娘不客气。想要自己个儿的吃饭家伙,就管住自己的嘴。”

锁闭大门,关上窗户,雀儿深吸一口气,面色泛白。

转身,却瞅着离歌正在将内劲灌入叶贞的体内。叶贞即便晕厥,整个人还是颤抖不已,浑身冷汗淋漓,甚至于开始轻微的抽筋。这样的状况离歌也是第一次看见,诚然没有准备,也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离歌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先护住叶贞的心脉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心跳和脉搏停止。除此之外,再寻原由。

眼见着叶贞攥紧的拳头微微松懈下来,离歌才算松了口气,惊觉额头冷汗淋漓。委实吓了她一跳,不知为何叶贞的体内似乎有一个莫名的力量不断蔓延。方才自己输了内力进去,竟然受到了抵抗,以至于她方才险些被自己的内劲反震。

这是什么?叶贞的身体里怎会有这般诡异的东西?是谁下的手?

雀儿急忙捏了毛巾,细细的替叶贞擦拭额头的冷汗。

离歌的眸子骤然凝起,“雀儿,是不是你下的手?”

这一问,惊得雀儿手中的毛巾砰的落在叶贞的枕边,面色腾然成了青白交接,“不不不,不是我,我、我没有。”雀儿咬紧了唇,叶贞吩咐过,这事绝然不能告诉任何人,便是离歌也时常避开。若不是这一次……奈何这一次该如何跟离歌说?

对于离歌,雀儿诚然是心生畏惧的,尤其是离歌眸色一沉,那从骨子里散发的杀气任人见了都会心肝直颤。

然……雀儿还是咬紧了牙关,并不打算说实话。能拖多久算多久,期待着床榻上的叶贞能快点醒过来,否则这样的局面,雀儿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。

“我要听实话。”离歌眸色肃杀,“别逼我对你动手。你该知道,这宫里没有我不敢杀的人,除了东辑事那老妖精我是敌不过的,其他的人我捏死如同蚂蚁一般轻易。雀儿,你跟着叶贞时日不短,我与叶贞的情义如何你都看在眼里,这我也不多说。如今叶贞躺在床上,你总不想让她一辈子都承受这种折磨吧?”

雀儿垂着眉眼,像极了犯了错误的孩子,却只是攥紧了衣袖,依旧不言不语不肯开口。

离歌深吸一口气,忽然一掌便面前的桌案拍碎,眸光冷戾如血,“雀儿,我再说一遍,别逼我对你动手。便是我杀了你,叶贞也无可奈何。”

那一刻,雀儿心惊胆颤,身子晃了晃一下子瘫坐在地。抬眼,正好迎上离歌那双握得咯咯作响的双手,指节的青白等待着染血的结果。

“不、不是这样的,娘娘……娘娘不让任何知道。是、是千岁爷的七星丹在娘娘的体内作祟,是而娘娘一直腹痛难忍。”雀儿咬着下唇,快要哭出声来。

“慕青!又是那老妖精!”离歌咬牙切齿。

“娘娘知道姑姑一旦晓得就一定会不惜一切去东辑事,故而娘娘不让告诉姑姑。”雀儿连滚带爬的爬到床沿,“姑姑你、你莫要去找千岁爷,万一有个好歹……”

离歌眸光染血,“万一?哼,那老妖精诚然是厉害,但我也不是好惹的,总归要将东辑事闹得不得安生才罢!雀儿,你可还有事情瞒着我?”

雀儿险些哭出来,“没、没有了。”

“何苦吓唬雀儿。”床榻上传来叶贞虚弱的声音,离歌心惊,急忙过去搀了叶贞起身。

“可有好些?”离歌担忧的望着叶贞素白的面色。

叶贞摇着头,“无碍,左不过是疼一场,过了也就过了。你莫要妄为,东辑事岂是好惹的,你将将从东辑事出来,怎的好了伤疤忘了疼?”语罢,轻叹一声,“雀儿你先起来,离歌你莫要吓着她,左不过是个小丫头,哪里挨得你这一掌,连梨花木都生生拍碎,委实是个败家的玩意。”

“这厢刚配了皇帝,便嘴碎成管家婆,看样子这男人委实要不得。”离歌摇着头,略显无奈的坐在床沿。

“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才要命。”叶贞喘了口气,雀儿却已经爬起来走出去,而后快速的端了水进来。

抿一口活命的水,心头宽松了不少,叶贞这才道,“离歌,我这身子不要紧,如今江山动荡,莫要多事。”

“你为何瞒着我?”离歌冷了眉眼。

“便是怕了你这冲撞的性子,才不敢告诉你,否则告诉你不等于告诉皇上了吗?前线戎族为祸,何苦让他操这份心思。左不过是慕青想要控制我,奈何我不肯屈服,也不曾去东辑事讨药,这才落地这般下场。熬一熬,许是就过去了,不打紧。”叶贞的面色稍稍恢复了少许血色。

离歌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你可知七星丹这东西,寻常人吃不得。彼时月儿身中寒毒,才想着要以毒攻毒,如今你……”离歌凝了眉,“连我都无法将你体内的七星丹逼出体外,长久下去,还不知会有怎样的效用。难怪你素日不得食用寒凉之物,须知这七星丹乃是寒毒的克星,这一冷一热的交替,你未必能受得住。”

叶贞摇着头,“只要还有一口气,我都能熬得住。”

彼时国公府这样艰难的日子都熬过来,如今这点痛楚算什么。她还未能拿回母亲的骨簪,岂能先行躺下?若是她去东辑事,势必将来受控慕青,再也无法自由。她宁可死在轩辕墨身边,也不肯屈服慕青。

横竖自己大仇已报,如今能让她挂牵的事情已经寥寥无几。

离歌不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叶贞良久,四下沉默不语。

承欢宫外,风阴快速离开,径直回了御书房。

轩辕墨负手而立,驻足窗口,目光深远的落在远处,“如何?”

“许是熬过去了。”风阴道,“门开着。”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这是第几次了?”

风阴不说话,只是低眉握紧了手中的剑柄。良久,他看着轩辕墨的手死死扣入窗棂之中,仿佛要抠出血来。

但听得轩辕墨冷入骨髓的声音,“照办吧!”

“皇上?”风阴心惊。

“滚!”轩辕墨深吸一口气。

风阴垂了眉目,大步走出去,如今已然别无他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