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.与君且奏凯旋曲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整整三日,叶贞闭门不出,外头战鼓喧嚣,沙场点兵完毕,只等着轩辕墨一声令下大军就会开拔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皇帝御驾出征,群臣无一人异议,却各自心知肚明,出了皇城这死生都未必能由得了皇帝。军营之中,乱世战场,盈国公只要动心思,皇帝未必能回得来。而朝堂便成了慕青的天下,这两大巨头谁也得罪不起。

所以现在,皇帝是骑虎难下。

金口一开,便再无转圜的可能。

“皇上?”风阴站在乾元殿前,轩辕墨依旧是昔时的轩辕墨,一脸的从容淡定,幽冷的眸色见不到一丝光亮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他扭头看着宫婢呈上的金丝盔甲,眸光沉了沉,“她……”

“承欢宫的大门始终未有打开。”风阴知道他的意思。

闻言,轩辕墨只是抬头,深吸一口气,“这样也好。”

风阴垂了眉眼,“微臣去请贞嫔过来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轩辕墨凝眉,“朕说过的,不许她相送,此刻……自然也不必过来。”眼底落了空,嘴角微扬,却有种不知名的酸楚。

外头忽然一声高喊,“贞嫔娘娘到。”

他骤然抬头,却见乾元殿门前,走出那熟悉至绝的身影。他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看着她双手托着一副盔甲面色极为平静的走过来。她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他的脸上,嘴角却有种轻微的颤抖,说不清忍着哭还是想要极力挤出一丝笑靥。

横竖,她都没能如愿,只是抖动着唇,红了眼眶。

终于,她走到他面前,挤出一丝最难看的笑,“皇上出征在即,嫔妾连夜赶工,做了三日才算做好一套盔甲,愿皇上御驾亲征,得胜归来。”

他垂了眸,却瞧着她指尖无数的血点,心下疼得揪起。上前一步,他握住她的手,“那就替朕更衣吧!”

叶贞点了点头,将眉睫垂得很低,就是不肯再看他一眼。

一针一线系归心,一血一泪随君去。只愿此身替君受,不教尘埃动君心。她小心翼翼的替他披上铠甲,那一针一线凝着她的血泪,每绣一针便咛一句平安,绣一针便道一声归来。这千千万万的嘱托,是她毕生所能为他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红了眼眶却舍不得让眼泪掉下来,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唇,匍匐在他的脚下,为她系着靴带,却终归还是没来勇气。眼泪不争气的落在他的鞋面上,一点一滴的浸染着他的心。

他低眉,只看见她双肩微微的抽动,而后是她极为压抑的声音。

俯身,他鲜少有这般欣慰的轻笑,却是用指尖轻轻戳了她的肩膀一下。风阴拂袖,退去了周旁的所有人,独独留下两人。

叶贞不抬头不说话,只是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膝,狠狠抽着鼻子。

见她不反应,轩辕墨也学着她的样子,胳膊抱着膝盖与她肩并肩的蹲在那里,浑然没有一丝君王威仪。他清浅道,“此刻朕不是君,只是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丈夫。朕的妻子为朕做了盔甲,却哭得不成样子,朕知道她舍不得。朕,也舍不得。”

“其实我们都清楚,这一走代表着什么。且不说是胜是负,便这江山无主,朝臣争权,便足够朕万劫不复。可是若你知道朕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日的,那些你所谓的阴谋诡计都不过是稀松平常之事。”

“朕十岁登基,大权旁落,无力挽狂澜。却得一良人相助,才能在杀机四伏的宫闱里存活下来。朕以为,此生可以无爱无恨,苦苦经营了八年的运筹帷幄。曾经,朕想过输掉你,你可知朕从一开始就在利用你。左不过……”

说到此处,他却顿了顿,眉目轻垂,嘴角溢开清浅的笑,“到底,朕还是输了。”

她扭头看他,泪眼朦胧间,她看见峻冷的君主如今正浅笑盈盈的凝着她的脸,顷刻间犹如回到当日幽然转身的那一刻。她想着,世间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,他便是奇迹。泪水模糊了面颊,他却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“朕这一生,斗过,杀过,也曾纠结过,如今可算爱过。到底父皇说得对,温柔乡是英雄冢,如今朕这英雄要为你去夺天下,你便与朕笑一笑。你可知红颜一笑倾天下,六军不发皆是祸。”他笑着,因为穿着盔甲,蹲下身子极为不舒服,到底还是起了身。

深吸一口气,环顾四周,轩辕墨低眉看她,“就不打算再跟朕说点什么?朕一个人说了这么多,你就没有表示?”

叶贞骤然起身抱着他,“别跟我说什么掏心窝子的话,我不听我也不想知道。什么前尘过往,我不管你如何利用我,只要现在在一起,只要你现在爱过我,我什么都不在乎。我什么都没了,不管你是轩辕墨还是墨轩,我都爱你。若这江山注定由你一人扛,我愿与你共生死。”

他笑了笑推开她,“好。这才是朕的女人!”

外头战鼓高响,声声痛断离人肠。他依旧笑着,转身朝着门口走去,没有回眸也不必道别。身后,却响起叶贞砰然跪地的磕头之音,“嫔妾静候皇上,得胜归来!”

那一刻,风阴看见轩辕墨的眼睛红了。

深吸一口气,他依旧没有回头。

怕是看一眼,此生再也无法舍得离开。横竖这江山,这天下要由自己一人扛着,生也好死也罢,她都会陪着。那边走吧,莫回头,莫别离。

高高的城楼,高高的围墙,圈住了里头的人,隔开了外头的人。外头风沙飞扬,大军集结,雄心壮志皆赴战场。

轩辕墨策马走出城门,睨一眼身侧的洛云中,放眼自己的雄狮。佩剑在手,却是眉目生凉,一声低沉高喝,“出发!”

身后,文武百官悉数跪地,声声高喊着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心,沉冷无温。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终于策马出征。

杳渺的琵琶声不绝于耳,弦弦叩叩如万马奔腾,如战鼓齐鸣,如雄狮百万浩浩汤汤。惊鸿何曾误沧桑,素手撩拨皆绝唱。一缕相思托锦书,与君且奏凯旋曲。千军万马扬风起,不问九鼎不回还。指尖轻挑,整颗心都付诸铁骑飞踏,眸色镇定坚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