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4.没他的宫闱,很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城楼之下,叶贞抱着那曲琵琶,眸色无光,却因为用力过度,指尖的血点子不断的涌出血来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一点一滴,染红了手中的琵琶,生生断人肠。

“人都走远了。”离歌站在身后,轻轻将手搭在叶贞的肩头。

指尖陡按琴弦,一声裂帛如断音。羽睫缓缓抬起,他说的,不必送了。既然不送,那便寄心与琴,她想着,他会懂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雀儿却哭着跪地为她擦拭手指尖的血渍。

离歌冷眉,“左不过是一点血,作什劳子掉眼泪,偏生得这般没用。”这般说着,自己却红了眸子,到底那个远征的男子,与她血脉相连。她还未来得及喊一声哥哥……

叶贞抱紧了怀里的琵琶,面上不见一丝一毫的表情,却是掌心捏着他送的那枚玉牌。如朕亲临,他会在身边,一直都在。

深吸一口气,放眼宫闱,皇宫里的天一下子黯淡无光,整个秋天如同冬天般寒冷。

夜幕垂落,耳畔却依稀想着马蹄声声,她站在乾元殿的门前,掌心贴着冰冷的门面。雀儿将披肩小心的系在叶贞的肩头,“娘娘,皇上很快就会回来。天凉了,您的身子要紧。”

叶贞垂眉不语,“其实皇上这次走得怪异,只是他不肯说,我便不能问。到底他的心思,岂是常人可以揣测的。他惯来隐藏得很深,便是天塌了也不会叫你知晓。打从第一面,他便开始以我为棋,我心知肚明。那日生辰,我亲眼瞧着他一身黄袍加身,心头如同撕裂般的疼。”

“他是君,我是奴,身份悬殊。我有过痴心妄想,左不过那一刻被撕得粉碎。原还想着有朝一日活着走出宫闱,还能再见着那个撑伞的男子,却不料,他必我来入得早。只是寂寂宫闱他苦苦挣扎,十岁登基,八年夺权,他的日子不比任何人好过。”

“皇帝,自古以来便是世间最大的囚犯。囚了自己的一生,容不得爱,容不得恨,豪迈时说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落魄时却只换的天下人一句昏君无能,得而诛之。高处不胜寒,所以他谁都不信。”

“那一日,他说杖毙,却是要我明白,在这宫里人命如蝼蚁,若不自己挣扎只能万劫不复。可他已经在这里挣扎了八年之久!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生死一线是何种滋味。可是最后,他还是心软了,还是没能杀了我。”

雀儿却哽咽着,“娘娘,皇上怎舍得杀了您。”

叶贞摇着头,“不,彼时他是真的动过心思的,左不过……左不过他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。无论是私心也好,利用也罢,我都不在乎。这世上,谁与谁没有相互依附的连接?只消他现在是真心的,我便无怨无悔。横竖这世上,我所珍惜的,珍惜我的,早已为数不多。”

“娘娘……”雀儿嗫嚅着。

“其实雀儿,你与彼时的月儿有些相似,倒不是容貌上,而是这心思。月儿很单纯,原先我还打算着送她出宫,只不过后来……唯有让离歌带她走了。此生,怕是无缘得见。”叶贞说得很轻,轻得不忍触动内心深处的那根弦。

是谁说,回首已是百年身。

她不敢回头,因为一路走来太疼,几经生死,她付出的和为她付出的都太多。自己怎样走到今日地步,自己最与月儿最清楚。可惜月儿没了,彼时还说过永不相问,如今这份姐妹情深也已归入黄土。

她不信来世,却在月儿死后,相信了因果轮回,相信了前世今生。

有些人这辈子都忘不掉,有些情这辈子都替代不了。

轻轻的吐出一口气,雀儿低眉,“娘娘放心,雀儿会一直陪着娘娘,抵死都不会背负娘娘。”

叶贞看着她,月光下依稀泛着月儿的单纯,清澈的眸子,干净得不染尘埃。她很难想象,雀儿这样的人,如何能在宫闱里活下去,能在东辑事活下去。想着也是上天眷顾罢了!

顾自摇着头,叶贞道,“若然真有这样的一天,不必死咬着,让你怎样就怎样。我不要什么抵死不负,人活一世不容易。何况这宫里染血无数,能活一个是一个,何苦添你这冤魂。”

雀儿一怔,以往各位小主要的都是奴才忠心不二,可是叶贞却反其道而行。愣愣的盯着叶贞良久,雀儿缓缓低下头去,再不说什么。

缓步走在宫道里,叶贞长长的罗裙拖在身后,“听说傍晚时分御医去了栖凤宫?”

“是。”雀儿道,忙上前,“说是旧疾复发。”

“什么旧疾复发?”叶贞凝眉,这洛丹青又搞什么鬼?

雀儿环顾四周,便低低道,“奴婢悄悄问过御医,说是贵妃娘娘得了怪病,毛发脱落,整个人又红又痒,到处都是挠破了。御医去的时候,贵妃整个人都血淋淋的,很恐怖。”

“怕是动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。”叶贞也不做他想,横竖这贵妃如今被禁足,自己也不便进去。这怪病只消不会传染便罢,打量着应该不会死人。

环顾四周,宫灯摇晃,一如她初入宫闱时的模样。这宫里千百年不曾变过一回,如今这宫里可是真冷了。

不远处,离歌垂着眉眼缓步而来,叶贞稍稍一怔,却见离歌的脚步从未像现在这般沉重。不由心下一沉,离歌惯来恣意潇洒,任何事情都不会牵绊。如今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不下与自己。

她这厢是因为心爱之人奔赴疆场,那离歌……

“贞儿。”离歌站在那里,摇曳的宫灯倒映着她微凉的面庞,深吸一口气她将一个锦盒双手递到叶贞的手里,“很抱歉,一直瞒着你。许是你会恨我,可这是皇帝的意思,他不希望你知道太多。”

叶贞的羽睫骤然扬起,视线死死盯着离歌手上的那个蓝底锦缎的锦盒,“这是什么?”

抿着唇,离歌眸光冷冽,“我倒他是冷漠君王,殊不知也有几分柔情,左不过他这番柔情委实害苦了他自己。他不愿告诉你,便是想留你在宫里,不想你卷入属于他的厮杀。你该知道,他这君主做得不易,然他此番决策却逆转了他原先的计划。但愿你能体会,他隐忍不发的苦衷。”

手心微凉,叶贞微颤着接过那个盒子,心却陡然提到嗓子眼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