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5.深沉隐忍的爱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的面色骤然变得煞白,她听见寂冷的夜里,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开始疯狂的奏响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是他留下的?这就是他不欲说明的出征之由?还是说……

指尖微颤着打开锦盒,下一刻,叶贞顿在哪里,眸色如刃,刀刀割碎自己的心肠,“是……是七星丹?”

“是。”离歌如释重负,“如今交付在你手上,我也算给他有个交代。”

“他什么时候给你?”叶贞重重的关上锦盒,里头静静的躺着数枚七星丹,心却狠狠疼着,鼻间酸涩无比。

“出发之前。”离歌低眉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的眼泪忽然滚落,“就是为了这个,所以他跟慕青做了交易?就是因为这个对不对?所以朝堂上,没有人阻止他出征,因为这本来就是慕青跟他商量好的。他预备用他的命,来换我的命?他是君,是帝,难道这也忘了?”

“他没忘。”离歌哽咽着,“正因为他是皇帝,是而出征未必会死,可是你不同。七星丹在你体内将你折磨得生不如死,偏生得你这般倔强的性子。他大抵也知道你不肯屈服慕青,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其实,他什么都知道。便是你不说我不说,岂能瞒得过他。”

所以,轩辕墨才会下令,不许承欢宫有任何寒凉之物。

他早就知道,是她自以为是,以为自己是在为他做牺牲,到头来被牺牲的反而是他。她还傻傻的以为,是因为夺权的需要,是因为他计划使然。现在她才明白,什么御驾亲征,都不过是他的借口。他早跟慕青约定,与魔鬼做了交易。条件是七星丹,换他的御驾亲征。

慕青为人阴险毒辣,与国公府分庭抗争。如今皇帝御驾亲征,让盈国公与皇帝的势力集体抽离大彦的政治权利中心,那这天下几乎就落在慕青的手上。

轩辕墨知道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所付出的代价。

是抱着侥幸还是抱着不顾一切的心思,无人能说清,大抵连轩辕墨自己也说不清楚。只觉得她若安好,便是心安。

叶贞忽然蹲在地上像个孩子般的嚎啕大哭,“轩辕墨你这个傻子,你说的,江山美人只选江山。你说过的话,怎么可以不作数。你是金口玉言,你是天子啊!天子怎么能出尔反尔?我不要什么七星丹,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,你这个笨蛋!”

“他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如今贵妃禁足,除了宁妃,你便是宫中最高位份的娘娘,手握皇上钦赐的【如朕亲临】。想来只要你安分守己,无人敢动你。他诚然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我的心思不及他,没想到你也被骗了。这家伙,天生是做皇帝的料,却没成想还是个痴情种。”离歌低低的说着,分明嘴角噙着笑,脸上却垂着泪。

离歌俯身搀起叶贞,眼泪止不住滚落,“皇帝知道你的性子,若是提前告诉你,你必生死不顾的随他而去。左不过这万里疆场,哪里是女子该去的地方。你便安心等着吧,他一定可以安然回来。”

叶贞盯着她的脸,泪如雨下,“离歌,谢谢你。轩辕墨是对的,他把我看得透透的,我什么都没能躲开他的眼睛。你不会明白,从他出现的那一刻,我看见阳光下的他,清浅的说着我是墨轩,心里瞬时被点亮了。他是个就算微笑,眼底也不会有笑意的人。”

“我一直等着,等着走进他的心,如今我做到了,可他却要奔赴战场。所谓的战场你我心知肚明,左不过是权力斗争的转移,左不过是国公府与东辑事给他做的圈套。他一头扎了进去,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疼。”

“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,就好比千刀万剐。我不要什么千岁,不要什么万岁,我只要跟他活一起活,死一起死。他不要我跟着他,是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生死未卜。他什么都清楚,唯独不明白我的感受。独活,比共死更痛快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快步朝着寝殿奔去。

“叶贞你要做什么?”离歌一把拽住叶贞的胳膊。

她狠狠的掸落离歌的胳膊,“生同在,死同穴。”

那一刻,离歌愣在原地,久久没能回神。好似有什么东西狠狠砸在心上,疼得无法言明。她攥紧了衣袖,鼻子一酸,颓然落泪。

寝殿内的叶贞换上了简易的太监装束,敛了眉扭头看着门口处痴然伫立的离歌,“你拦不住我。”

离歌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“所以我陪你去。”

叶贞定定的看着她良久,“可能会死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离歌颔首,“宫里怎样我不如你清楚,可是外头如何,我却比你明白。到底,我是拦不住你的。这样也好,君子成人之美,我倒是成了你们的一桩姻缘。不管生死,也算跟月儿有个交代,也不负与你称姐道妹一场。左不过你我三人,到底会有人先走,谁知道是你还是我?”

雀儿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,“你们都出不去。”

闻言,离歌一怔,“雀儿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有皇上的令牌,可以随时出宫。”叶贞装好细软,“现下去追大军,大抵明日午时左右便能追上。”

“你们出不去。”雀儿重复着这样一句话,却是低着眉不看任何人一眼。

叶贞眸色一沉,“雀儿,说实话吧!”

听得这话,雀儿才算抬起头来,面色微凉,抿着唇半晌没有说话。她若有所思的盯着叶贞的容脸,好似下定了决心,深吸一口气,“娘娘,您还是别走了,皇上走了,整个皇宫都是千岁爷的人,您是出不去的。”

“慕青?”离歌沉冷,快步走到门口,迅速环视四周。敏锐如鹰隼的眸子,果然见到不少该死的黑影,还有耳边传来极为压抑的呼吸声。

握紧了手中的玉牌,叶贞眸色素冷,“这一次,他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,也拦不住我。”

雀儿凝了面色,忽然就跪在叶贞跟前,“奴婢恭送娘娘!”

羽睫陡然扬起,叶贞死死盯着眼前神色微恙的雀儿,“雀儿你说什么?”

深吸一口气,雀儿抬了头,“娘娘心善,蒙娘娘善待,雀儿感激不尽。如今,雀儿只愿送您出去,出宫之后还望娘娘好生保重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