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9.欠的,还回来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站在木栏杆处,叶贞一身男儿装,眉目分明,羽冠束发。(www.ziyouge.com)眉目清冷扫过底下众人,一个个锦衣卫蓝衣佩刀,依旧岿然不动,可见纪律严明至绝。

慕风华低着眉目,精致的玉片不紧不慢的打理着他心爱的指甲,飞扬的眼线在烛光下清晰而诡谲。这样妖艳的男子寻常难得一见,也唯有他这样出生环境,才能将骨子里这份魅惑尽显无余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看了离歌一眼,“你在房间等我。”

离歌一怔,“我陪你。”

叶贞摇了头,离歌凝眉,却是狠狠的盯着底下众人,“有事出声,谁敢动你,我诚然不会轻纵。”

“好。”叶贞清浅的回答,缓步走下台阶。

木质的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,叶贞眉目如画,烛光下一双凤眸微挑,眸光不带一丝情愫。锦衣卫分开一条道,任由她走到慕风华跟前,低眉看他一眼,叶贞不急不慢的坐在他对面。

“你们都下去。”慕风华冷冽开口。

锦衣卫得命,全部退出门外。

“坐过来。”他也不看她,注意力以及集中在自己纤长的指甲上头,晶莹剔透的玉片乃是上好的古玉,只是一片已经价值连城。

叶贞面无表情,透过明灭不定的烛光看他,“有意义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慕风华冷冽无温的抬起头,那一双幽暗的眸子里,绽放着狼一般嗜血之光,“彼时你们所做的一切,我必全部讨还。叶贞,今日你落在我的手里,可知我会如何处置你?纵容有离歌在场,双拳难敌四手,未必能保你周全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叶贞冷笑,“外头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东辑事的暗卫素来杀人不眨眼,便是离歌有三头六臂,一时难以抵挡周全。否则当日离歌的师傅就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,东辑事惯来都是有本事的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”他终于放下手中的玉片,眸光利利的落在她的脸上。

红颜巾帼,这一身男儿装束干净利落。没有步摇珠钗,没有金银玉石的累赘,反倒衬得她英气逼人,眉宇间荡开难以描摹的俊朗流光,教人挪不开眼睛。

慕风华稍稍一怔,“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可说?”

“你就不怕杀了我,慕青会找你算账?”叶贞冷笑两声,“慕风华,在慕青跟前自作聪明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他眸色微凝,飞扬的眼线像极了夜间诡谲的双目蛱蝶,有着惊悚的光色。

叶贞眸色微凉,“若然慕青下的是格杀令,你这手下早就杀了我,何至于等到今日。别忘了他们隶属东辑事,都是慕青一手培植。除非慕青别有所图,何况……大军还未抵达边境,你们若是杀了我,就不怕皇上反悔当即回朝吗?”

慕风华嘴角冷蔑,“你诚然是个聪明的,左不过我收到的命令是:生死不论。所以你的生死,现在就握在我的手里。我要你死,也不过是执行命令罢了!”

烛光下,肃杀之气弥漫不散。相对无言,却有各自的爱恨离愁。四目相对,谁能说得清其中情结。

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叶贞冷然,“谁也挡不住我,便是死,我也要死在他身边。要么你放我走,要么带我的尸体回去。”

“你果真要与他一同赴死?”慕风华眸色锐利,恨不能将她拆骨入腹。

叶贞昂起头,斩钉截铁,“是。”

“好!”慕风华一声厉喝,“拿酒来。”

不多时,便有锦衣卫拿着一坛子未开封的酒置于桌案上,慕风华冷冽的盯着她倔强俊美的容脸,“既然贞嫔娘娘执意如此,那我就在此恭祝娘娘一路顺风。走之前,还请娘娘赏脸喝几杯?”

“你!”叶贞望着慕风华狠狠撕裂酒坛子封口,目光肃杀阴戾。酒倾入碗,飞溅起来的水花湿了桌案,也迷了叶贞的眸。

他冷冷盯着她的脸,看着她攥紧的拳头,“喝!”

“慕风华,你这个疯子!”叶贞鲜少这般愠色,眸光冷若霜寒。下意识的倒退一步,骤然迎上他的眸,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。

下一刻,他脚下浮动,身形若鬼魅般落在她跟前,邪魅倾城的面容忽然在她的视线里无限放大。腰间颓然一紧,她看见他唇边令人惊悚的冷笑,一股刺鼻的液体陡然灌入她的喉间,火烧般的灼热让她整个人开始猛烈的咳嗽。

顺势放开她,慕风华站在那里,眉目生凉,眸色若利刃般锐利无温。

叶贞拼命的咳嗽,嘴角不断淌着醇厚的酒,喉间好似被铁水烫过,脑子开始一片空白。她跌坐在地上,咳得眼泪都流出来,整张脸滚烫涨红,如同烧熟的虾子。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她倔强的抬起眼眸看他,锐利的目光似要将他看个透彻。

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,一袭青衣,一身肃杀如霜。

“当日你们怎么待我的,今日我便要如数讨还。”他低狠的吞吐着冰冷的话语,俯身以指挑起她精致的下颚。面颊因为酒精的作用,绯红一片,如同天际流霞,有着魅人心魄的迷离。

“酒……我喝了,放我走。”叶贞无力的说着,自小便滴酒不沾的她,哪里受得了这猛灌,当下便晕晕乎乎的,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。

“我好似没有说过,要放你走。”他的指尖掠过她精致的面颊,眉目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冷冽,如刃慢慢割开她的皮肉,而后剥皮拆骨,“早前我便说过,你这副皮面委实不错,你也曾答应过,要做我掌中灯,如今……”

纵然将她拦腰抱起,怀里的叶贞整个人被酒劲冲得迷迷糊糊的,意识几近模糊。朦胧中她只看见轩辕墨的面孔,嘴角挤出一丝苍白的笑,低哑的喉间发出低低的嘤咛,“墨轩……”

眸色骤然冷凝,慕风华抱着叶贞从另一侧的木楼梯缓步而上。

吱呀吱呀的楼梯摇晃声响,惊得对面的离歌迅速打开门冲出来。乍见叶贞人事不省的被慕风华抱在怀里,当下握紧了手中的利剑,平地一声怒喝,“放开她!”

嘴角微凉,慕风华冷道,“拦住她。”

话音刚落,锦衣卫已经全部冲到,将离歌团团包围。离歌心下一惊,慕风华却已经抱着叶贞走进了对面的房内。身体里的血液集体往脑门上冲,离歌一声嘶吼,冷剑出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