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0.凌辱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头,离歌越发焦急,奈何锦衣卫却形成了锦衣卫大阵,将其困在阵中无法脱身。(www.ziyouge.com)这锦衣卫大阵本是慕青所创,百变多端,正是为了离歌这等绝世高手所创。一旦步入阵中,即便无法取胜,也能困住对方,让其一身功夫无法施展。

久而久之,高手耗尽了体力,最终就会变成一具死尸。

寂静的房内,美丽的女子气息紊乱,因为酒劲的作用,绯红的面颊让这一身白皙剔透的肌肤越发的迷人。侧卧在床,羽睫轻垂,那斑驳的剪影在烛光下如同振翅的蝴蝶,足以撩动人心。

她如慵懒的猫儿,蜷缩在那里,沉沉睡着,安静祥和得让人觉得如此美好,不可亵渎。

坐在床沿,慕风华眸色低沉,飞扬的眼线晕开无法揣度的幽暗冰冷。指尖从她的眉心一路滑下,停驻在她饱满的唇上,眸色却寸寸染血。终于,他的手停在她纤细的脖颈处,只要他用力,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叶贞其人。

指尖微微收紧,他几乎可以听见叶贞的颈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

低低的嘤咛,她的表情变得格外痛苦,那种窒息中的挣扎,让人的心颓然揪起。外头离歌歇斯底里的喊着她的名字,却因为醉酒的缘故,叶贞沉浸在自己的虚拟世界无法清醒。指尖掠过眉目,还以为是轩辕墨的温存……

到底松了手,嘴角的笑越发阴戾惊心。

慕风华望着床榻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叶贞,指尖顺着脖颈一路向下,却狠狠扯去了她的束腰。衣衫瞬时从双肩滑落,露出她白皙迷人的香肩。

女子的馨香幽然散发着,有种无以言说的撩人心魄的力量。

俯身欺上,鼻间嗅着她迷人的女子香气,温热的呼吸就扑在她的脸上,“你说这副皮面该从哪里剥开才好?左不过……教人舍不得了……”

眸中溢开不知名的情愫,那是教人心惊胆战的欲念。一种强有力的占有欲,一种望而不得的愤怒偏激,慢慢凝成了心头恶魔。

“就算死,你也该死在我的手里。”他已然分不清自己对叶贞到底是什么情愫,自从碎了骨笛,整个人便从骨子里教人发怵。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偏激,带着与生俱来的寒意,恨不能将身边的一切连根毁灭。

指尖如刃,挑断她的亵衣带子,慕风华已然疯狂如斯。

窗外陡然一阵冷戾的声响,伴随着冷箭嗖的破窗而入。速度之快,快如闪电。慕风华眸色一沉,侧身撇过,冷箭径直没入床柱,箭羽发出砰然颤音。

手呈鹰爪状,慕风华杀气腾然,扑向窗口。

一声巨响,影子破窗而入,快速闪开慕风华的杀招。却是声音冰冷,“奉千岁爷之命,请少主人速速带贞嫔回宫。”

慕风华冷冽,“你什么都看见了,今日便留不得你!”

音落,已经出手,招招致命。

外头,骤然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,以最快的速度戳中锦衣卫大阵的弱处,直接打开大阵的生门,一把拽了离歌出来,“此处交给我,快去救人!”

离歌当下松了口气,眸光如血,也不消计较是谁,只管脱身去救叶贞。当下破门而入,直接冲入了慕风华的房间。

乍见慕风华与影子交手,委实让离歌怔了怔,自己人与自己人厮杀,确实足够惊心。纵身轻跃,离歌快速来至床前,伸手便揽过叶贞的衣衫,快速束上腰带,二话不说背着叶贞便往外跑。

“哪里走!”慕风华厉喝,已经一掌袭来。

离歌怒不可遏,腕上一抖,瞬时数朵剑花齐发,直抵慕风华的眉心,“来日相见必取你性命!”话音未落,人已经从窗户口蹿下。

一声马鸣,离歌挥剑便断了所有马缰,寂冷的夜空顿时响起群马奔腾的马蹄声,哒哒声响让慕风华整张脸布满了黑线。

没有马匹,再想追上她们,那便是痴心妄想。

奈何影子是慕青座下第一暗卫,身手之高,寻常无法对付。但影子见着了自己对叶贞所做的一切,所以无论如何,影子不能留。

慕风华脚下飞旋,影子一掌落在慕风华的肩头,而慕风华的鹰爪已经捏住了他的咽喉。但见慕风华眸色如血,嘴角是一抹嗜血冰凉,“你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,所以……”

话音刚落,影子瞪大了眸子,清晰的听见颈骨折断之音。

一声闷响,影子睁着不甘的眼睛,滑落在地,没了声响。慕风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影子那一掌确实厉害,但……他还是赢了。

抹去唇角的溢血,慕风华捂着疼痛的肩头快速出门,外头却只见一道人影从窗口窜出去,而后锦衣卫大阵被打乱成一团,全无章法可言。他没想到,竟然有人破了慕青的锦衣卫大阵,当下心思一沉,“别追了。”

锦衣卫们急忙朝慕风华聚拢回来,扑通跪了一地,“大人恕罪,臣等失职。”

“去看看马匹。”事有轻重缓急,事到如今先抓到叶贞再说。语罢,慕风华已经率先下了木楼梯。

外头空空荡荡,马匹早被离歌驱散,如今也不知奔至何处。

她与叶贞之所以能被追上,自然是因为这些千里良驹,离歌走前岂会放过。骑走良驹不说,连带着所有的马匹都被惊散。便是不能阻挡慕风华的脚步,也能缓一缓,给自己与叶贞喘息的机会。

慕风华一掌击碎门前的泰山石,恨得咬牙切齿,“该死的东西!马上去找马匹回来,天亮之前若不见马匹,谁都别想活!”

“是!”锦衣卫一声高喝,瞬时四下散开,疾奔着找寻马匹。便是没有原先的千里良驹,也要找到马铺购买马匹回来。一双脚的脚程,自然比不过四条腿的马匹,有好过没有。

挑眉望着破碎的窗户,慕风华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飞扬的眼线冰冷至绝。

叶贞,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。下一次,我一定不会让你再有机会逃脱。这掌中灯,你是做定了!

一声冷哼,慕风华青衣伫立,月凉如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