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2.做他的掌中灯 为淡了伊人妆童鞋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快速放了孩子,那孩子的母亲一骨碌冲上来,抱了孩子还来不及致谢便逃得无影无踪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离歌站在那里,眉目素冷,冷剑横立身前,却是一副傲气傲骨,“慕风华,想不到你还活着。没想到慕青座下废物何其多,那影子也没能杀了你!”

“叶贞在哪?”慕风华冷喝,唇角的一丝血迹映入离歌的眼中。

冷笑两声,离歌挑眉,“想知道吗?跪下来求我,我就告诉你!”

这无疑是在激怒慕风华,只见他眸色一沉,“杀了她!”

话音刚落,锦衣卫已经将离歌团团围住。昨儿个夜里,她亲眼看着那个黑衣人破了锦衣卫大阵,暗暗记下了大阵的生门死穴。这一次还想故技重施,当她离歌是吃素的?

冷剑出鞘,离歌眉目微扬,“慕风华,若你一人独回,不知慕青会不会饶了你?”

慕风华冷睨,“那便试试看!”

锦衣卫随即摆开锦衣卫大阵,围着离歌飞速旋转,飞鱼刀闪烁着迫人寒光。离歌以急速旋转式飞身,利刃抱在怀中,霎时剑气齐发。剑指死穴,脚踩生门,剑气横扫而过,顿时鲜血飞溅无数。半数以上的锦衣卫应声倒地,却见离歌纵身一跃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刚要去追,奈何肩胛处挨了影子一掌,如今疼得厉害,慕风华的面色骤然变得难看至绝。眸色微恙,但听得一声厉喝,“四下给我搜。我就不信,她能跑得了多远。”

既然离歌出现在这里,那叶贞应该也不会走远。所幸还有七八个锦衣卫幸存,只要他手上还有人,就绝对不会放弃。

一墙之隔的农家庄院,离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唯有她自己知道,昨晚上的锦衣卫大阵,委实伤了她的根本,方才她不过是勉力为之。否则她岂能放过慕风华,左不过因为自己也撑不住了,才不得不假装潇洒离开。为的只是蒙蔽视线,不让任何人看出自己内伤深重。

叶贞还在那头深巷中,只要慕风华不出手,叶贞就不会有事。

故而离歌只能附耳贴墙,听着外头的一举一动。

听得慕风华这话,离歌全身血液一下子涌上脑门,恨不能直接翻过墙去,宰了外头东辑事的爪牙。奈何她方才已经拼尽全力才能杀死半数以上的锦衣卫,如今体内真气乱窜,丹田处阵阵剧痛。

咬着牙,离歌无力的靠在墙壁处,跌跪在地,冷剑笔直没入土中。

她已经气竭,勉力撑着不倒已然难得。

叶贞……自求多福吧……

慕风华的目光骤然盯着深巷,他若没有看错,离歌就是从里头窜出来的。翻身落马,捂着生疼的肩胛,慕风华站在巷子口,嘴角微扬。邪冷的眸子扫过幽暗的深巷,几乎可以听见她颤抖的心跳声。

叶贞!

一步一顿走进去,慕风华故意加重脚步声,飞扬的眼线是他恣意的人生写照,如今他便要亲手为叶贞的人生画上句点。眉睫微垂,微白的面颊泛着虚弱的颜色,却听得他站在拐角之前,低狠的开口,“我知道你在这,出来吧!”

那头叶贞屏住呼吸,死死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,心已经跳到嗓子眼。

慕风华的声音清晰而冰冷,字字诛心,如刃剜割着她的皮肉。她几乎能听见刀子刨开人心的声音,鲜血流淌,自己被做成慕风华掌中灯笼,悬挂在寂冷阴森的东辑事正殿内。

“叶贞,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?是你自己出来,还是让我过去找你?”他继续阴冷的说着,嘴角的笑靥魅了魂魄,“其实那日,我是真心要与你成亲,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。你成了贞嫔,却碎了我的骨笛。注定了,你要实践诺言,做我这掌中灯。你放心,我必小心为你绘皮,绝不会损伤分毫。”

“你这皮面,我自然不会与东辑事的放在一处,日日悬于床头,可好?左不过疼了一些,彼时你咬紧牙关便是,我下手很快,诚然不会痛太久。”

语罢他深吸一口气,往前迈了一步,却好似想起什么,又停了停,“还不准备出来?”

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却是绷直了身子,一动也不敢动。

眸色寸寸染血,慕风华眉角骤然抬起,身形如风霎时移动向前。伸手便去擒拿墙角的影子,岂料却是一根木棍套着一件外衣。手中死死拽着那件外衣,上头还残存着叶贞的气息。这种气息早在客栈便已经刻骨铭心,到死都不能忘记。

目光灼热,恨不能将周围的一切焚烧殆尽。

四通八达的巷子,唯有一匹马还在甩着尾巴,他便是被这气息,被这马声骗了理智。慕风华站在那里,快速环视四周,终于目光点点黯淡下去,到底无果而终。

马尚且在这里,人却不知所踪。

叶贞果然越发聪明,这是他第二次被骗。前一次碎了骨笛,这一次碎了所有的耐心。身后的锦衣卫快速围拢过来,扑通扑通跪在慕风华身后,“大人,属下等未曾找到贞嫔踪迹。有人说,瞧着有快马出城了。”

出城?

慕风华长袖轻拂,眉目含嗔,“哼,好一招声东击西。却没想到为了自保,她连离歌都肯舍得。好!果然是极好的,总算学会了不折手段,委实没有辜负这一番宫闱厮杀。”

那一刻,他几乎咬牙切齿,拳头握得咯咯作响。

叶贞!

便是你全身而退又能如何,我慕风华要的东西,便一定要得到。就算你逃得出落马镇,又能入得了军营吗?便是追至天涯海角,我亦不会放过你。纵然将你剥皮拆骨,也要留你在身边,实践你昔日誓言。

这是你们欠我的,必得偿还。

长袖轻拂,慕风华低眉望着手中的衣衫,忽然抛向半空。瞬时抽出锦衣卫的飞鱼刀,顷刻间衣衫片片飞落,如漫天的飞雪,飘零而下。

他自零碎的世界里走过,目光森冷幽暗,一身戾气无人可挡。

高墙一侧,叶贞的脊背抵着冰冷的墙,口鼻被人死死捂住。她瞪大眸子,死死拽着那人的手,却迎上那双微凉锐利的眸子。

一袭黑衣,除了那双眼睛,所有的一切都隐藏着黑色素裹之中。曼妙玲珑的身段,矫捷敏锐的身手,她一身冰冷如霜,在慕风华到来之前将叶贞带离现场。

耳边只有她低低的耳语,“嘘,别说话,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
叶贞羽睫微扬,再也不敢动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