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4.帝君,不可触及的世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青眸色阴戾,“皇上到底从何而知?”

“这个千岁爷自不必知道,左不过大家心照不宣也就罢了。-www.ZiYouGe.com-你莫问,朕莫讲,彼此都当不知情。想来千岁爷比朕更清楚,一旦捅破最后一层纸,谁才是最后那个该死之人。”轩辕墨冷冽的回应,一身威仪不容侵犯。

“戎族兵起,想必皇上是要御驾亲征的。臣这厢有些赠礼相送,还望皇上好生保重。刀剑无眼,皇上可要小心了。”慕青笑得邪肆,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阴冷能寒彻心扉,教人不寒而栗。

轩辕墨倒吸一口冷气,却是狠狠接过慕青手中的锦盒,里头齐崭崭摆放着三枚七星丹。

听得慕青冷笑道,“一个月一枚,三月之后,想必皇上已经凯旋而归。”

“好!”轩辕墨握紧了拳头,“千岁爷想得果真周到,连朕的归期都已清算妥当,诚然了不得!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慕青拱了拱手,“皇上乃江山之主,臣必得为皇上的身后功名考虑,到底是天子威仪,岂可随意亵渎。左不过这江山飘摇了这么久,皇上一直困守宫闱也不是办法,还是走出去看一看您的子民,也让皇上明白,何为打天下难,守天下更难。”

轩辕墨干笑两声,“千岁爷果然是忠心耿耿,好一个打天下难,守天下更难。朕受教,必定不负千岁爷的一番苦心。”

“皇上客气,这是身为臣子的本分,臣不敢居功。”慕青不紧不慢的说着,眼底的光冷厉肃杀,却在低眉间掠过一丝异样。

紧握手中的锦盒,轩辕墨有片刻的沉寂。

慕青微微一怔,“皇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“朕说过,君无戏言。”他骤然转身,黑色的斗篷再次遮去半张容脸,却在门口顿住了脚步,“朕会如亲所愿御驾亲征,但你最好别给朕耍花样。若敢伤她分毫,朕便要你以心头之血偿还。朕言出必践,卿最好相信。”

冷风拂袖,衣袂飞舞,轩辕墨快速走出正殿,消失在夜幕中。

身后,慕青眸色阴冷,却是垂眉不语。

心头之血……

那一夜的风,冷得教人打颤。

风阴记得自己一路跟着轩辕墨转回御书房,黑衣斗篷下的他面色沉冷,却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错觉。那一声长叹,仿若将心中所有的郁结都倾吐而出。

烛光下,他还是一身黄袍加身,赤金玉冠束发,容色冷峻的大彦朝君王。

叶贞不会知道,那一夜,轩辕墨头一回喝醉。他素来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脑子不清楚,可是彼时却希望大醉一场。皇权交付,也许不过是历代君王都经常历经之事。但对于轩辕墨而言,却如同掏心挖肺般疼痛。

八年的蛰伏与隐忍,并非人人都能做到,多少隐藏的厮杀,多少步步惊心的谋划,他都一一避开。培植暗卫,收拢群臣,而后摆布国公府与东辑事的不睦。要知道,洛云中与慕青,哪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盈国公府能一路青云直上,并非天意,而是人为。

慕青能从当日的低等太监一路走到今日,创立东辑事,摇身一变成了千岁爷,也并非常人可以做到。千岁,离万岁仅一步之遥。

夹缝中,十岁的孩子要慢慢成长,要做到所谓的君临天下,谈何容易!

前朝要顾,后宫也不能放松片刻。在这肃杀的宫闱深处,不能行差踏错。轩辕墨自认此生不曾放松过片刻的警惕,便是为君也不曾真心睡过一个安稳觉。后宫的女子何其多,一张张娇艳的面容之下,谁知道安的什么心思。

背后那些操控的人,或图谋富贵权力,或图谋他的性命。

他不肯信任何人,也不肯靠近任何一个女人。母妃的事情在他心里就是毒瘤,若无法割舍,就只能任凭自己也跟着腐烂。

下意识的觉得,世间女子皆污秽。

而他所能做的,就是不让后宫任何一个女子有孕。一旦后宫有了孩子,他就会被逼上悬崖。岂不闻挟天子以令诸侯,他这个天子一旦出现继承人,很快就会被取代。扶植一个幼帝,远比对付他这个成年的皇帝,要省心省力得多。

在这一点上,轩辕墨相信,盈国公府和东辑事很快会达成共识。

所以他早已料到这样的结局,便绝对不会让自己靠近危险半步。他惯来心思缜密,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疏漏。

左不过那个女子的出现,原就在他的计划之内。可是渐渐的,偏离了原有的轨道。那一份泥泞中挣扎,那一份生死中徘徊,像极了他的过往。容颜可变,眸光依旧。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雨夜,那个拥着自己被废的兄长,在雨里瑟瑟发抖的女子。

他见证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时刻,也是他亲手促成。

她知道,什么都知道。

这一点,如今想来,却是他最心疼的地方。明明知道,还会不管不顾的冲过来,也唯有她这个傻女人。

轻叹一声,斜阳晚照。

轩辕墨转身睨一眼周围的士兵,如今龙困浅滩,这军营之中无疑是洛云中的天下。他无法松懈分毫,否则……

“不知道此刻她的身子可是好些。”轩辕墨低低的开口,不叫任何人看清眼中的眸光。

风阴点头,“有皇上如此相待,定然可以。”

“约莫你觉得朕蠢,不值当。若然说破,便能局面一新。左不过……”轩辕墨双手负后,缓步朝着营帐走去。

“臣……不敢。”风阴垂眉。

“明日高挂战牌,谁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。”他目光清浅,看着前方营帐外头,洛云中正调兵遣将。

风阴颔首,“国公爷防备敌人趁夜劫营,故而早作防备。”

“若然从军事部署上,他诚然是个好将军。”轩辕墨不得不诚然,久战经验,洛云中胜过任何人。他能驰骋疆场多年,自然是有过人之处。

孙子曰:将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,缺一不可。

千军易得一将难求,便也是这样的道理。为君要谋略,为将亦要运筹帷幄,左不过一个朝廷一个战场,但本质没有分毫区别。

戎族在云幽城内驻守已久,内里的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如今大彦的军队刚到,便迎来了城中百姓的欢呼。只是这一战是输是赢尚未可知,上了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是真正的明刀明枪。

风阴担虑的望着他,却听得不远处一声马蹄之音,回眸间,只看到营帐外头有快马飞驰而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