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6.传说中后宫无嗣的原因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随即磕头,“大人若是不救奴才,奴才横竖都是死,万般无奈之下做出什么事情,还望大人恕罪!”

风阴的剑咣当一声出鞘,谁知被元烈一下子握住了胳膊,“风大人何故这般动怒,左不过一介奴才,竟惹得你拔剑相向。|www.ziyouge.com|”心头却想着,这小安子话里有话,好似捏着皇帝什么把柄。这等名贵之物定然是皇帝相赠,看样子内中定有文章。

思及此处,元烈又道,“我看这奴才白白净净,如今战事将起,正是用人之际。你们会什么?”

“奴才会做饭。”叶贞忙道,一副获释后苟延残喘的兴奋。

“很好。”元烈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玉牌递回叶贞的手上,“如今伙房正缺人手,你们两个刚好去凑个数。左不过不得惹出乱子,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“元副将……”风阴刚要开口阻拦,那元烈却冲二人使了个眼色,叶贞急忙领着离歌快速入了营地。身后,风阴怒色,“你们给我回来!”

却听得元烈郎笑两声,“左不过是两个奴才,得罪了东辑事来投奔。那千岁爷虽说厉害,却也比不得咱家国公爷的威名。大人放心便是,留两个伙夫在营中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语罢,眸色微转快速离开。

风阴一副恼怒模样,拂袖朝着皇帝的营帐走去。

元烈敛了笑意,嘴角微冷。

看那小安子绝对不是一般人,伺候过风阴,又得皇帝的玉牌相赠。这中间好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纵观风阴刚才的表情,好似印证了他的猜想。只是……这到底是什么微妙的关系,以至于一开口,风阴便怒不可遏急于杀人灭口?

那离歌脸上刺着“囚”,诚然是东辑事下的手,这倒毫无疑问。一个是被打发了黥刑的奴才,还有一个宛若可以威胁风阴和皇帝的奴才,果然越发有趣了。

伙房内,离歌与叶贞已经换好了火头军的服装,此刻正系着围裙开始洗菜切菜。

见着元烈过来,叶贞早有准备,却是一脸的惶恐与唯唯诺诺。底下的人全部朝着元烈行礼喊着将军,继而元烈冲着叶贞招了手,叶贞急忙擦了手奔过去。

忙不迭朝着元烈磕头致谢,叶贞卑微的模样,与宫内的太监毫无两样。离歌在后头漫不经心的刷碗,注意力死死盯着叶贞与元烈离开的背影。

将叶贞领到僻静处,元烈冷了眉,“小安子,我且问你,你与风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叶贞早已料到元烈留下自己便是为了查根问底,那玉牌是她故意送到元烈跟前引人注意的。没有重量级的诱惑,他岂能纵了自己在军营里,能够捏着皇帝的把柄,诚然是件极好的事情。

行了礼,叶贞半弓着身子嗫嚅道,“委实……委实不知该如何说起。奴才追随大人已久,一直在乾元殿办事,故而……”

“故而什么?”元烈忙问。

叶贞眸色一转,忽然扑通跪下,泪眼凄迷,“奴才想求将军一件事,只要将军允了奴才,奴才便愿意如实相告。”

元烈冷然,“你敢威胁我?”

“不不不,诚然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,事关性命,还请将军恕罪。”叶贞的男儿装束本就俊美,如今这噙着泪,委实有股脂粉妖孽的味道,娘娘腔得让元烈不觉一个冷颤。

摆了摆手,“行了行了,说吧,我答应你就是。”

叶贞紧忙磕头,“早前奴才在宫中行走,不慎……不慎得罪过贵妃娘娘,还请将军答应,莫要让国公爷见着奴才。否则奴才这条小命,怕是要断送。”

“你与贵妃有隙?”元烈是越听越糊涂。军中之人素来直白惯了,当然无法明白叶贞这厢饶舌的话语。

喘了口气,叶贞道,“将军可知后宫为何无嗣?贵妃娘娘也知道,左不过一直不欲说明罢了。其实皇上……”

元烈瞪大眼眸,好似挖到了宫闱最深的秘密,“皇上什么?”

“皇上与奴才……那个……”叶贞说得极为小声。

那元烈一把拽了叶贞的肩膀,险些将她拎起来,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硕大,“你说什么?皇上与你那个?那个是什么意思?”下一刻,他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,“皇上狎戏户奴,喜好娈童?”

手一松,元烈骤然盯着叶贞,身子不自觉抖了抖,仿若见鬼一般惊悚。

喉间咳嗽了几声,元烈退后了几步,“此话当真?”

叶贞自问什么都没说,任由元烈顾自想象。不过这样的说法倒是不错,对于皇帝和自己,都是无形的保护。有了断袖的癖好,只怕这些正常男子,是绝然不敢亲近她的。还有皇帝,彼时盈国公不是怀疑皇帝为何无嗣吗?如今她便给他们一个答案,免得这帮人知根究底,找到不该找的东西。

“将军……还望将军能保守秘密,到底这是皇家秘闻,若然外泄,怕是其罪不小。”叶贞将尾音拖长,抬眸间,瞳孔微缩,流光熠熠。分明是一脸的妩媚娇柔,好像已经印证了元烈的话语。

元烈掸了掸自己的手,好似嫌脏。却道,“莫怪你得罪贵妃,打量着贵妃定要宰了你才能解心头之恨。好端端的皇帝,都教你弄得乌烟瘴气,不思儿女情长,竟然……”

浑身不自在的摇着头,元烈冷冽道,“此事我不会外传,否则老国公岂非动怒。既然你与贵妃有隙,便好生在伙房待着。那风阴定会回复皇帝,若然皇帝对你余情未了,说不定就准你随驾帐前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叶贞瞧着元烈怎么说怎么别扭,整个五官的表情都有些诡异。说完,他竟有种毛孔直立的感觉。

无论是谁,听闻皇帝喜欢太监而不许宫妃成孕,那是绝对接受不了的。

“谢将军。”叶贞上前一步妩媚行礼。

一身男儿装,一脸女儿相,眉目含情,嘴角噙魅,元烈却越看越恶心。转身便大步离开,再不逗留片刻。

他道是什么秘密,原来皇帝是个断袖。难怪皇帝与风阴形影不离,保不齐也是……正常人想着,都会鸡皮疙瘩掉一地,何况是军中的精壮汉子。

秘密,诚然是秘密,左不过……这种私事还是离远点,既然人都进来了,国公爷那里胡乱搪塞便是。

背后,离歌缓步走出,不由得摇头轻叹,“那黑面神若是听得这话,保不齐能将你就地正法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