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.他为她一人设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转身清浅笑着,“我可什么都没说,是他一味的遐想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”

离歌微怔,“你这狐狸精。”

闻言,叶贞莞尔,摆弄着手中的玉牌,“便是狐狸才好,哪日都吃了他们的心肝,才算是为民除害。”

语罢,叶贞收好玉牌头也不回的往伙房走去。

见状,离歌无奈的摇着头,如今可好,皇帝是躺着也中枪。若元烈是个酒瓶塞子那也罢了,若然是个口若悬河的,只怕不消多时,皇帝的断袖之癖就会传遍军营,彼时天下人尽皆知。这皇帝的一生英明怕是要毁灭在此,不得不说委实冤得很。

轩辕墨坐在营帐中,低眉打量着桌案上的军情地图,凝眉不展。

“皇上。”风阴走进来,环顾四周,确认无人便走到皇帝身边,“进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轩辕墨咻然起身,“你不是不知道,军营重地,岂容儿戏!”

“微臣拦不住。”风阴低眉。

闻言,轩辕墨轻叹一声,“倒是也拦不住的,这厢大老远都跑来了,这一扇木门岂能挡得住。左不过朕寸功未立,这军中除了朕的帝君之名,委实没有什么军心可言。若然出了事情,朕也保不住她。”

“皇上彼时留了玉牌,打量着也是想她来的,不是吗?”风阴低低开口。

轩辕墨扭头看他,却是清浅一笑,“你倒是心细。”

“皇上想着慕青拦阻,定然无法带走贞嫔。然大军开拔,慕青就会放松警惕。横竖留在宫里任人宰割,还不如纵了她过来。虽说入不得军营,但于营外安札,也算是好的。皇上故意不说明白原由,故意许了她玉牌,故意让她察觉异样,等的就是今日。”风阴娓娓道来,却是一身长叹,“奈何她这性子,你让她往东她偏要往西。”

“宫里无朕坐镇,她哪里是慕青和洛丹青的对手。便是朕禁足了洛丹青,她那贵妃的位份一日不废,自然会凌驾在后宫众人之上。贞儿虽说拿着朕的玉牌,到底拗不过国公府的势力。若然教人暗害,反倒让朕功亏一篑。”轩辕墨眸光森冷,“朕宁愿纵她出宫,宁愿让她自由驰骋,也不愿让她一人留在诡谲无比的深宫之内。有离歌在,朕相信她一定能将贞儿带来。”

“皇上没有想过,东辑事未必会放过她。”风阴道。

轩辕墨点头,“朕想过,但是……朕相信离歌。”

风阴颔首,“那丫头的功夫诚然是数一数二的,便是慕风华也奈何不得她。除非慕青亲自出手……”

“料那慕青还不敢正面与朕撕破脸皮,否则朕与盈国公联手立刻回朝,他的如意算盘就算落了空。他定是想着叶贞即便找到了大军也入不得营帐,才会这般安心。”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如今贞儿安在?”

“她倒是机敏,如今去了伙房,想着那里还是安全的。”风阴道。

松了口气,轩辕墨重新落座,“那便好,有离歌陪着,寻常人也奈何不得。”

“只是……”风阴顿了顿,“她这女儿身,军中皆是男儿,万一……”

轩辕墨轻笑,“你当她是吃素的兔子,殊不知她这厢早已成了精,兔子急了还咬人。那丫头有颗七窍玲珑心,自然能避开这些。若她连这点自保的本事都没有,如何能长途跋涉摆脱东辑事的追捕,来到这里?试问,寻常女子哪个有这样的气魄与勇气,她有!”

风阴如释重负,“那便是极好的。”

“明日之事,国公爷可是准备妥当?”轩辕墨低眉看着云幽城的地形图,总算放了心肠,不必整日为她揪着心。

“已然开始部署,左不过他们这厢行军布阵,丝毫没有经过皇上,怕是……”风阴凝眉,“大不敬。”

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朕便睁眼看着,到底这行军打仗朕也是头一回,没有十分的把握朕不会掺杂其中。你好生盯着,别教他们谋出旁的事情。朕这厢还未完全准备妥当,暂时不想节外生枝。”轩辕墨眸色锐利而幽深,深邃如夜。

“还有!”见着风阴朝外头走去,轩辕墨忽然缓了口吻低低道,“朕要见她。今晚!”

风阴定定的看着轩辕墨良久,不由的低叹,“殊不知被皇上这样心思缜密之人爱上,是幸还是不幸?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眸光邪冷,“兼而有之。”

闻言,风阴撩开帐帘子,快步走出去。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敛了眉色。幸或不幸唯有自己知道,唯有叶贞知道,有些时候他也想让事情变得简单,但……事与愿违。在这风雨飘摇的江山里,生冷宫闱里,容不得简单。他只能小心的护着,小心的守着,为她谋好下一步。

她诚然是聪慧过人,但对于朝政对于权谋却是生疏的。

他自问纠缠在争权夺利中多年,较之叶贞还算得上深谋远虑。他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,如她,如他的江山。

与其和平的带她走出宫闱,还不如她心甘情愿的来找他,这般的刻骨铭心,足以让她身心俱付。

他要的,必定全心全意。

他爱的,必定刻入骨髓。

他用自己的江山与性命为她铺好后路,只是她浑然不觉。转念一想,许是叶贞也知道,只不过她聪慧过人,心知肚明也会一头撞进来。横竖他们生也一处,死也一处。

扭头望着风掠过窗帘,外头寂月皎皎,月明星稀。

到底,她还是来了。

如今这样也好,总归还是在一起了。

背门而立,负手在后,他站在那里平静而从容。无论什么时候,他总能保持一贯的冷静镇定,容色不见分毫波澜。

及至午夜时分,万籁俱寂,外头有紧密巡逻的士兵,明晃晃的火光扰人清梦。风阴走出营帐,快步朝着伙房方向走去。

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,没有片刻停留,只是半低着头,不叫任何看清自己眼中的眸色。

伙房内头,离歌白日里得了风阴的传信,夜里妥善安排了周围的一切,伪装成两人睡觉的模样,放了枕头在被窝内掩人耳目。

快速出了伙房,不远处便是一摞空地,那里原是白日里士兵稍事休憩的地方,夜里黑黝黝得静谧一片。心头忐忑,叶贞却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颤动。

一路波折,终于可以再见他的容颜。

那一刻,她觉得心都飞起来,连带着浑身血液都挤入心脏,让身子止不住为他颤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