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1.胳膊废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拔营入丹阳城,城门紧闭,任何人不得擅出,否则以细作之名逮捕治罪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大军驻扎城内,顷刻间让整个丹阳城的百姓人人自危。丹阳城最高州牧腾出府院,作为暂时的行宫,轩辕墨便带着负了重伤的风阴入住州牧府。

风阴伤得很重,脊背那一刀险些就要了他的命,若不是砍偏了,他诚然没有命回来。只恨洛云中借刀杀人,竟要风阴战死沙场。彼时风阴与轩辕墨商定,让风阴上战场便是为了立军功,借此得军心,是而分军权。

哪知……洛云中那个老狐狸,俨然就是毒蛇。

“皇上,臣办事不利。”风阴倒伏在床,奄奄一息。

轩辕墨立于床前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是朕害了你。”

风阴摇了摇头,“皇上不该动那东西。”

“你都看见了。”轩辕墨如释重负,“若然暴露也好,总好过你枉死。没有你,方才朕也死了。”

“为何有人要杀皇上,却又要救我?”风阴只觉得浑身上下撕裂般的疼痛,刀伤入骨,险些性命难保。

轩辕墨眸色沉冷,“应当不是一批人。那箭委实是要杀朕的,但救你的定然另有其人。”

“皇上是说,有人躲在后头,而且寸步不离的跟着?”风阴险些坐起身子,奈何伤重难起,只是攥紧了被单,浑身上下被冷汗浸湿。

闻言,轩辕墨不说话,只是走到窗前,定定的望着远处。

蓦地,风阴微怔,“皇上你的手……”

睨一眼一直垂落的胳膊,轩辕墨不做声,只是走出去。及至门口,他才顿住脚步,也不回头,“别让她知道。”

风阴心惊,心下咯噔一声,陡然沉入深渊。

深吸一口气,风阴低低道,“出来吧。”

屋檐上头蹿下一个人来,却是沉默不语的离歌。快步走进门来,离歌站在风阴的床前,面色难看到极点,“是洛云中准备杀你?”

风阴低笑一声,“知道还问?”

“那老东西,我绝对饶不了他。”离歌嗤冷,“若宁姐姐知道,不定要疯成什么样子。”

听得这话,风阴沉默了一阵,“她不会知道。”

“洛云中!”离歌咬牙切齿,“你现在怎样?”

风阴摇着头,“死不了。”

“你最好死不了,否则……”离歌顿了顿,转而怒道,“没有否则!”

那风阴险些笑岔了气,“狼窠里捡回来的丫头,诚然是个野性子,没有半点正形。你这模样,将来谁敢娶你。”

离歌嘴角抽动,“养好你的伤,要你管那么多作甚。”语罢,她坐在床沿,“方才你说皇上的手怎么了?”

闻言,风阴的笑声戛然而止,沉默了一下。

“皇上不准你告诉叶贞,可没说不让我问。”离歌道,“难道你要我拿身份压你?”说着,她冷了面色,“你知道我的性子,到时候别怪我惹出事来。”

素来离歌惹是生非的本事,那是无人能及的,她敢说,就敢做。

风阴轻叹一声,“皇上的胳膊好似有问题,毒素逼出体外,但是伤口处却残留了下来。除非找了解药回来,否则……皇上的胳膊就废了。”

羽睫骤然扬起,离歌噌的一声站起来,“你说什么?废了!”当下便改了脸色,“该死的慕风华,看我不宰了他。”

“你莫胡来。”风阴忍着身上的疼痛,压低了声音,“慕风华如今身在何处尚且不知,你拿什么宰了他?何况就算你找到了慕风华,你身上还有伤,如何与他抗衡?拿你的命去换?无论是身手还是计谋,你如今都比不得他。”

“那能怎样?难道看着自己哥哥变成残废?”离歌拂袖而去。

“哎,你……”风阴刚要阻止,奈何身子一动便疼得浑身打颤,鲜血瞬时染红了绷带。该死的洛云中!左不过他这伤……恨得咬牙切齿,却是无计可施。

离歌从窗口窜入时,顿时惊在当场。

轩辕墨背对着她,却是骤然转身,“滚出去!”见是离歌,当下愣了愣,便缓了口吻,“怎么是你?”

“你这副样子,打量着能瞒贞儿多久?”离歌走上前,睨一眼轩辕墨此刻的狼狈。

上身不着寸缕,胳膊处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。他便咬着牙,用锐利的匕首将腐肉一层层的刮下来,否则这腐肉将会继续蔓延,到时候整条胳膊都必须卸掉。刮的时候,刺骨的疼,轩辕墨全身上下冷汗淋漓。

“死不了就一直瞒着。”他倒吸一口冷气,“不是教你不许离开她半步吗?”

“现下还想着女人!”离歌没好声好气的夺过他手里的匕首,“我来吧!”

轩辕墨犹豫了一下,却见离歌递上一块毛巾,“咬在嘴里会好些。别到时候忍不住叫出声来,教人听了,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。”

闻言,轩辕墨略带无奈的看着她,这张嘴素来口无遮拦。

一声轻叹,轩辕墨道,“来吧!”

只是闭上眸子,任凭离歌将一层层腐肉割下来,脓水和血水一道流淌,状况十分不乐观。这样子若是教叶贞见了,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子。轩辕墨便坐在凳子上,听着血水落入脸盆里的叮咚声,纹丝不动。

到了最后,连带着离歌都有些手颤,刮完了腐肉,眼见着便能看到森森白骨。额头冷汗淋漓,离歌总算松了口气,将桌案上的金疮药敷在轩辕墨的伤口处,用绷带重新包扎完毕,“彼时关公刮骨疗毒,你这厢也算是条好汉,连我都看着心颤。”

“朕不想没了胳膊,便是再疼,也得忍着。”他面色煞白如纸,见不着一点血色。

“一代帝君没了胳膊,委实难看。”离歌一抹额头的冷汗,面色泛青。在盆中洗了手,离歌缓缓为他穿好衣服,“你可曾想过,也许叶贞并没有你想象的脆弱。宫闱中那么多的厮杀,她尚且能一一挺过去,如今这点艰难险阻算什么?左不过两个携手并进,一道面对罢了!”

轩辕墨颔首,“朕自然知道,左不过,朕不想看见她内疚的眼神。”

到底这条胳膊是因为她伤的,若然以后真的废了,他自然要承受,而她……

“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,费那么多的心思作甚?什么话不能放在明面上说?非得遮遮掩掩才算情深意重?”离歌呵斥,“你为她受伤,她便有资格与你共担风险。这是她的债,她得还,无谓你一人承担。不管你愿不愿意,我都会告诉叶贞,我不愿与你们一道瞒着她。否则我这心里头不好受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