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2.就不能不算计我吗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。-www.ZiYouGe.com-”轩辕墨清浅的回答,唇色惨白一片,“左不过,你好生保护她。如今洛云中已经开始对朕下手,许是不久之后便会形势逆转。此中会发生何事,谁也无法预料。你当护好她,便算是为朕清理了后顾之忧。”

离歌低眉,“便是你不说,我也会护着她。我想着,月儿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说着,她转身收拾了地上的残污,“来世不作帝王家,纠纠缠缠死不休。”

她那话带着几分赌气,而后快速的朝着外头走去,“叶贞如今被打发在厨房,到底她的手艺是极好的,洛云中明面上还是不敢与你撕破脸。”

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他目送离歌头也不回的出去,这丫头素来嘴硬心软,却是个敢作敢当之人。与叶贞虽说一贯的倔强,行为方式却是大相径庭。一个用脑,一个直接上手。

整条胳膊如烈火焚烧般的疼痛,痛入骨髓,已然无法抬起。案头放着一本史记,轩辕墨望着外头微微暗沉的天色,却能想象与戎族两军驻守城池对峙的情景。脑子里牵挂着战况,不觉长长吐出一口气,容色愈发难看。

夜里下了雨,及至晚膳十分,已然寒意逼人。

“皇上该用膳了。”一声低迷的音色。

轩辕墨愣了愣,转身却看见叶贞红了眼眶,端着饭菜站在门口。心下一颤,没想到离歌那丫头的嘴巴果然是……快得惊人!

嘴角微微抽动,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用如何的表情来迎接她。是笑还是……笑得比哭难看一些吧!自己这脸色煞白如纸,便是傻子也能看出异样。

叶贞低着头走进来,放下晚膳,而后关了窗户。

他看着她的背影稍稍颤了一下,而后却是深呼吸的转身,直勾勾的走到他跟前,眼中漾开低浅的氤氲。

“朕没事。”轩辕墨定定的看了她良久,开始翻动桌案上的书页。

“你便用那只手试试。”她面无表情,眼底泛着清浅的波澜。

眉目轻垂,宛若刀斧雕刻的眉目晕开一丝笑意,他拦了手,“贞儿,你过来。”

她噙着泪走到他跟前,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,“朕便是一只手,也够拥你在怀。朕是皇帝,事事不必亲为,一只手也够用。”

羽睫微扬,她在他怀里抬头看他,却只看见他峻冷的面颊上,有冰雪融化的痕迹。叶贞哽咽着,不许让自己掉眼泪,不许让自己有一丝愧疚之色,不许让自己在他面前软弱。

指尖轻轻握住他垂落的胳膊,生怕弄疼了他,叶贞一字一顿,“就算以后只剩一条胳膊,我依然爱你。若是以后走不稳,我搀着你一辈子。”

他吻上她的唇,指尖轻轻拂去她眼角不经意滑落的泪水,“朕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”

她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就不能不算计我吗?”

轩辕墨一怔,“那岂非无趣?”

叶贞的心如刀割般的疼痛,他却能云淡风轻的逗着她笑,那一刻,她忽然想抱着他嚎啕大哭。可这不是皇宫,所有的理智告诉她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转了容色,他用微凉的指尖,将她散落的鬓发拨弄至耳后,“洛云中已经对朕下手,你与离歌小心些,朕暂时还不想与他动手。”

“你如何得知洛云中已经开始运作?”叶贞心下一惊,眸色担虑至极。风阴重伤,轩辕墨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,如今洛云中开始下手,岂非……四面楚歌!

“阵前交战,不战而退。若然是败军,岂会这般井然有序的撤离?定然是丢盔弃甲,抑或脚步慌乱。他当朕是傻子吗?说是战败,实则早有预谋在先。”轩辕墨分明看见军队撤离时,军士们一个个都不慌不忙,竟列队撤离。

岂非欲盖弥彰?

叶贞心下咯噔一声,“两军交战,岂可不战而退,如此岂非损伤军心?”

“风阴不死,他们如何安心?若不能杀了风阴,折断朕的双翅,他们如何能对朕下手。一朝帝君死在战场上,便是无迹可寻,任谁都不会追究。”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困守丹阳城,左不过是想困住朕罢了!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叶贞瞪大眸子,“洛云中会联合戎族背叛朝廷?”

“现下还不会,但若两军僵持下去,就难说了。”朝中有慕青一手把持,洛云中常年出征在外,一文一武将江山分瓜殆尽。如今洛云中若想从皇帝和慕青手中夺回朝廷,只有联合外族,意图谋朝篡位才能行得通。

顿了顿,轩辕墨冷笑着,他都敢对自己放冷箭了,何惧再来一次弑君。左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叶贞,那支冷剑之事他亦没有证据,左不过是猜想罢了。

“对了。”轩辕墨忽然道,眼神颇为怪异,“你来的路上可有人跟着?”

叶贞稍稍一怔,“慕风华一直紧追不舍。”

“除了他,还有谁?”轩辕墨问得奇怪。

便是这一问,让叶贞陡然凝眉,“皇上这话是何意思?是有人跟着我?”

轩辕墨点头,“自己小心着,这股势力如今正非正邪非邪,到底意欲何为朕会调查清楚。此外,别教慕风华再找到你。此人自小在东辑事成长,行为做事格外偏激,素来是个未达目的不折手段之人。偏生得慕青不在,他定会愈发猖狂无状。”

重重点头,叶贞的视线落回他的胳膊处。轩辕墨抚了抚伤处,“便是为你废了又何妨。放心回去吧!”语罢,他将那枚玉笔放在她的掌心,“不到生死一线不得拉弦。这是朕所能给你的最后一样东西,已然是朕的所有。”

她的唇张了张,那一刻她想留下来,可是……现实容不得她任性。她若留在他身边,势必会成为累赘,会让他分心,她自知能力不如离歌,本事不比风阴,是而她唯有保全自身才能让他放手一搏。

这世上,很多人坚强的活着并非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那些在乎自己的人。

攥紧手心里的玉笔,他说这是他的所有,她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,可是她知道那根弦断断不能拉开。不到万不得已,不到生死一线,绝对不能碰。

只是叶贞并不知道,他是真的将一切都交付在她的手里,玉笔朱砂,染的是他的血,是他的江山。弦一旦拉开,那便是厮杀重现,改朝换代之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