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3.离歌盗药,输定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正在揉粉,却在面粉中间发现一张纸条。(www.ziyouge.com)眸色一忖,陡然往外走去。叶贞回来的时候,正巧看见离歌快速的穿梭在回廊里,便是来不及喊一句,她已经纵身消失无踪。这般行色匆匆,只怕有事发生。

当下一怔,叶贞凝了眉,却仿佛忽然想起来什么,顿时明白了大概。不由的攥紧了衣袖,心下微敛,眸色微凉。

夜色凄冷,初冬的夜里有些彻骨的寒凉。

离歌飞速窜入城中一座四合院之中,脚下飞速,如闪电般掠过房梁,而后轻巧若灵猫般落在主卧的屋顶。指尖轻轻掰开屋瓦,底下黑乎乎一片,这个位置正好对准床榻。定了定睛,慕风华正躺在床榻上,眉目微合,安然入睡。

从上头往下看,这厮容颜倾城,微光下泛着迷人的琉璃色。

深吸一口气,离歌将一根棉线轻轻的垂下去,手中的小瓷瓶倒出少许液体,沿着棉线滴溜溜的往下滑落。虽说她如今有伤在身,无法百分百敌得过慕风华,但并不代表她会明刀明枪的去做。

这世上,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动武,就好似江湖,胜利的并非只有强者,还有宵小之辈……以及某些她曾经不屑的手段。

这蒙汗药还是她自己做的,药效很烈,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生效。

对付慕风华,她不得不出此下策,虽说她素来喜欢明刀明枪,但……时移世易,她必须以目标为先。怀里还藏着不知名的纸条,上头清晰写着慕风华的落脚点。白日里她来过一回,确认无误才去弄的蒙汗药。

如今……她必须一击即中,拿到轩辕墨的解药。

液体沿着棉线以缓慢的速度滑落,无声无息直抵慕风华的口鼻之间。离歌欣喜,眼看便要成功。

双目陡然睁开,慕风华陡然用力一吹,那液体霎时便往上升。

离歌防不胜防,一下子灌入了自己口中,当下便暗道不好。转身便要离开,谁知脑子嗡的一声,霎时一片空白。脚下一软,整个人便从屋顶坠落,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慕风华的床榻上。

扭头,却见慕风华肃杀无温的眸子,死死盯着她泛红的面颊。

门外一声骚动,“大人?”

慕风华长袖轻拂,“没事,都退下。”

音落,外头顿时肃静一片。

视线开始模糊,离歌勉力走下床,却一下子跌跪在地,靠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气。没想到受了伤,连应变速度都会下降。竟然没能躲开自己下的招,诚然是自作自受。

“慕风华,你赢了。”离歌无力的睁着眸子,虚弱到了极处。

显然她在极力克制,不让自己晕厥过去。

“怎么,你来盗药?不知是哪位不行了?”他俯身蹲下,指尖微微挑起她的下颚,另一只手轻轻弹指,烛火顷刻间燃起。昏黄的烛光下,离歌冷蔑的笑着,眸光有些异样。

“慕风华,你想知道吗?你过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离歌靠在那里,眼皮不断的垂下睁开,虚弱得连呼吸都变得紊乱。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,呼吸紊乱代表着她的自制力正在急速下降,甚至于她已经快要无法自制。

慕风华侧过脸邪冷的盯着她,一个已然失去抵抗能力的女子,他还有什么可以忌讳的。任凭离歌先前武功再高,此刻她也只能乖乖的束手就缚。

只可惜,他忘了离歌出身江湖。

江湖是什么地方,人心险恶,不折手段。而离歌,正是这种不折手段之人。连轩辕墨都拿她没办法,可想而知她那性子,若然认定了目标,便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尽管自食其果,但……她岂会束手待毙?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慕风华挑眉,目光邪冷的盯着她已然合上的眉目,冷蔑的容色全然不将她放在眼里。

离歌闭着眸子,俨然昏昏欲睡,却将瓷瓶中的蒙汗药一饮而尽。

慕风华凝眉,“你这个疯……”

话未完,她已经疯似的吻上他的唇,硬是将嘴里的蒙汗药渡入他的口中。慕风华只听得自己的喉间咕咚一声,霎时眸子瞪得斗大,死死盯着重重靠回床边的离歌。

离歌笑得宛若胜利者,一手搭在慕风华的肩头,声音细若蚊蝇,“我……我先睡,待会肯定是我先醒。慕风华……你……输定了。”

视线晃了晃,慕风华一下子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刚要提起真气,预备一掌拍死离歌。谁知手脚无力,连带着真气都提不上来。

两人无力的靠着床沿坐地,慕风华算是第一次遇见不要脸的,自己竟然还中了招。那一刻,他恨得咬牙切齿,真想现下就咬死离歌。

身上有股燥热,离歌觉得脑门有些烫,鼻间嗅着一股子怪味。模糊的视线隐约看见桌案上的香炉,里头燃着杳渺紫烟。

“慕风华你这个死妖精,到哪都死性不改,都这份上了还不忘……熏香……”离歌吞了吞口水,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,整个脑子开始进入半睡眠状态。可是渐渐的,她觉得心跳加速,脉搏都开始咕咚咕咚的砸着身体的每个角落。

慕风华喘着气,“作死的东西,你给我吃的什么?”

“没瞧着我自己也手脚无力嘛,当然是蒙汗药……”离歌身子一晃,登时倒伏在地,仰头看着破碎屋顶上有光落下来。身上却热得不行,好似有股暖流从小腹处一下子窜入心坎,而后快速蔓延开来,燃烧了身心。

勉力想要站起来,慕风华只觉得身子莫名的焦灼,登时死死盯着桌案上的香炉。该死,她说什么?蒙汗药?作死的丫头!

还未走到桌案边,慕风华已经跌跪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原本微白的面颊微微泛起一片绯红,原本倾城的容色此刻越发艳若桃李。

回眸看着倒伏在地的离歌,整个神志不清的开始在地上翻滚着,低低发出魅惑的嘤咛。

诚然是该死的东西!

慕风华一下子跌坐在地,有热血瞬时涌上脑门,飞扬的眼线愈发呈现着诡异的弧度。嘴角微微抽动,微光下的离歌散发的迷人的香气,因为充血而愈发饱满的红唇,绽放着曼陀罗般的诱惑。

房内的灯忽然熄灭,四下寂冷一片。黑暗中,谁将谁的一生烙印掌中,谁又让谁的彼岸开遍暗夜曼陀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