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4.你也许认得我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等了一夜始终没能等到离歌回来,整颗心都开始颤抖不已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没有回来,这代表了什么?出了事?还是性命危矣?

手心微凉,脊背仿佛有冷风掠过,霎时破开了皮面,鲜血淋漓。

她站在院子里,看着天微微亮,而后低眉看着自己的脚尖,心头的惶恐不安越发厉害。

“你在等离歌?”一道清晰而微弱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。

叶贞骤然转身,却看见熟悉的身影立于身后。黑衣素裹,微光下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正落在叶贞的脸上,眼角微扬,叶贞知道她在笑。

心下微怔,“你是谁?”

黑衣女子绕着叶贞走了一圈,双手负后,俨然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,“你猜。许是你认得的,左不过……你也许并未放在心上。”

闻言,叶贞拧了眉,却当真一时之间没能想到是谁。宫闱之中,身边的那些女子,她一一猜了个遍,始终未果。不由幽然吐出一口气,“你三番四次救我,算起来我还欠你性命。如今你此番前来,到底所谓为何?”

那女子低低一笑,“你为何不直接问我,到底是敌是友?”

叶贞轻笑,“若我直言,你会告诉我吗?”

“会。”她斩钉截铁,“是友非敌。”语罢,她摊开掌心,一颗药丸置于掌心,“你要的东西。”

“我该信你?”叶贞看了看药丸,而后盯着她的眼睛。

“自然。”她声音在笑,“除此之外别无他法。皇上的伤,难道你也不顾了吗?”

叶贞盯着她的脸,羽睫微垂,遮去眼底所有的精芒。皇帝的伤固然是第一位的,但是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。这东西是真是假尚未可知,她岂能让轩辕墨以身犯险。何况……就算这人三番四次的相救,难保不是苦肉计。

现下对方身份未明,她若贸贸然轻信,来日闯下祸来,必定万劫不复。

再者……

她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,却敢出手相救,必定与东辑事有隙,但种种行为表示,她也不是国公府的人。这立于国公府与东辑事,而又不为皇帝所知之人,到底是谁?

叶贞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保持缄默。

“离歌暂时回不来。”她挑了眉,已经看出叶贞的不信任,“她这江湖习性诚然要不得,早晚作死她自己。不过我已经把解药拿回来了,你可以放心的用。”

素手伸出去,叶贞到底还是接过了那枚药丸,放在掌心目不转睛的盯着。

须臾叶贞才开口,“为何要帮我?”

“我说过,是奉命而为,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的。”她这话早前就说过,然这一次说得越发认真,“你不必问主子是谁,就算你问了我也不会说。其他的事情,我倒是可以给你答案。”

“是你救了风阴?”叶贞问。

她颔首,“是。”

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“为什么?”

“奉命!”她还是这两个字。

叶贞低眉思虑了良久,略带迟疑的开口,“那离歌现在何处?”

听得这话,那女子低低的笑着,仿佛瞧着什么十分有趣的东西,“自然是个好地方。你放心,天亮之前她定然能回来。”

“她……去了慕风华那里?”叶贞的心漏跳一拍。

又是一阵低低的轻笑,黑衣女子用力点头,“她去盗药,左不过她伤势未愈,早前虽有我的大还丹,随后又一场鏖战,功力早已远不如前。是而她自作聪明,可惜功亏一篑。”

“你为何不救她?”叶贞心惊。

黑衣女子摇头,“她若有生命危险我自然要救,可是……”顿了顿,眸色微转,“横竖她不会有事。”

叶贞被她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什么叫做“自作聪明,功亏一篑”,什么叫做“不会有事”?这两个理论分明是背道而驰,怎的到了她的嘴里,却成了顺理成章之事。她说得云淡风轻,叶贞却是提心吊胆。

一想起慕风华置人于死地的眼神,叶贞整个人都绷直。

手心一片濡湿,离歌伤势未愈,如何能与慕风华抗战?若然败落,慕风华那吃人的性子,岂能饶了她?!

该死!该死!早知道她就该拦着!如今……是否要告诉轩辕墨,让其施以援手?横竖不能让离歌落在慕风华手里,否则必死无疑。

“我该做的都做了,告辞。”黑衣女子突然窜上房顶,消失在叶贞的视线里。

叶贞的唇张了张,甚至还来不及问慕风华的具体位置,便失了黑衣女子的踪迹。心头霎时愁云惨雾,什么也顾不得,撒腿便朝着轩辕墨的房间跑去。好在这不是军营,州牧府中虽然人多眼杂,但好在她一身火头军服饰,男儿身打扮,并不会惹人嫌疑。

日间轩辕墨素来屏退守卫,不喜他人站岗。夜里却不然,门口有大批守卫,夜深了也不能直接敲门进去。

思及此处,叶贞直接攀了窗户进去。

落地的瞬间,因为紧张而扑在地上,抬眼却见床榻上的轩辕墨已经坐了起来,正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如此狼狈的模样。

外头的光有些迷离微亮,再过不久就是天亮,她等不及天亮便攀窗而入,想来是有什么重要之事,左不过……

“摔着没有?”轩辕墨下了床,快步走到她跟前。

叶贞起了身,容色微恙,“离歌还未回来,方才有人给我这个!”摊开掌心,那枚解药正置于掌心。

轩辕墨凝眉,“离歌没回来?”

“是。”叶贞颔首,“离歌盗药,彻夜未归。我担心她会落在慕风华的手里,但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方才那人却说离歌并没有生命危险,天亮即回。我这厢没了主意,看看你有何打算。”

“天快亮了。”轩辕墨冷眸眯成狭长的缝隙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望着掌心的药丸,“那这个……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手,轻轻抚上伤口,轩辕墨峻冷的面颊晕开冰凉的神色,“彻夜未归,便是现下派人去找,也是来不及。何况……天亮之后,若离歌还未回来……”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若她未归,朕不会放过慕风华。”

羽睫骤然扬起,叶贞陡然握紧掌心的药丸,眉目一沉,心下微凉。

氤氲的香气缭绕不断,微弱的光从窗口落下,风过鼻尖,凤羽微扬。雪白的肌肤上,烙印着昨夜留下的点点淤青,仿佛某种镌刻,一直落入灵魂深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