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7.姝颜巧计安天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军营里,已然倒伏大半的士兵,所幸离歌赶来得及时,救下半数以上的人。(www.ziyouge.com)左不过军力减弱,军心震动,岂能小觑。

如今军中将领唯有元烈尚算清醒,其余的都已经被毒倒在地,根本无力抗衡城外的戎族铁骑军。

叶贞领着未被毒倒的火头军冲入军营,离歌随即迎上来,“如何?”

“皇上和国公爷都已经倒下,如今戎族大军正在攻城,风阴与随行的州牧府护卫还在抵抗,但是他一己之力尚且有伤在身,根本是以卵击石。”叶贞低低道。

睨一眼面色微白的元烈,叶贞上前一步,“将军,现下三军无首,还望将军主持大局。”

“没有国公爷的命令,没有虎符在手,恕我等无法调动军士。”元烈素来是个古板之人,否则他不会听着叶贞与皇帝是断袖,便会避而远之。

离歌怒斥,“都什么时候了?人家打上门,你还有心思在这里谈什么军法!七尺男儿尚且迂腐若秀才,委实有负你的将军之名。”

“军法就是军法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没有国公爷的命令,任何人……”

他这厢还未说完,叶贞却陡然翻身上马,立于马背高声嚷道,“诸位兄弟,适逢国难,尔等身为热血军士,定当以身报国。国若不国,则家不成家。戎族乃蛮夷之邦,烧杀抢掠,杀我兄弟姐妹,夺我国土山河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”

“我等捐躯报国,为的是家乡父老能安居乐业,为的是这一腔热血能报国恩,保父母妻儿周全。若然戎族铁骑入城,定屠戮血洗,横竖都是一死,不若做个忠肝义胆之人。死后,上不辱祖宗庙门,下不负父母皇恩。”

高举皇帝御赐的“如朕亲临”玉牌,叶贞大义凛然,一声暴喝,“皇上御赐令牌在此,若然有违军法,有悖军规,我定一人承担,绝不累及旁人。愿驱逐戎族,保我河山。血不惜流,头不惜断,誓要与丹阳城共存亡!”

元烈站在那里,顿时眸生敬意。

这一番义正词严,他万没料到会从一个瘦弱的火头军嘴里说出。此前只见她娘娘腔,谁知这一开腔便是震撼三军,让多少军士红了眼睛,恨了心肠。

离歌愤然上马,“有种的都给我上马杀敌,谁敢退后一步,必为窃国乱贼,此身遗臭万年,为世人唾骂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元烈快速立于马上,军威一抖,“上马!”

一片片良驹带着沾了尿的口罩,甩着头尾,精神抖擞。

叶贞那一番话,振奋了萎靡的军心,让残存下来的军士只觉得热血沸腾,誓要与丹阳城共存亡。这一番众志成城,将会带来无情无尽的力量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眸色坚毅,“所有人将这黑豆悬挂马侧,立刻出城迎敌。城中皆毒发之人,故而决不能将戎族引入城内,必须在城外解决。彼时……若然还有命,三军共饮庆功宴,不负壮志报国恩。出发!”

一声令下,叶贞与离歌首当其冲,领军阵前。

策马从军营奔出,浩浩汤汤的队伍直抵城门口。城门的门栓已经开始摇晃,城楼上方有盘梯架起,不断有戎族士兵爬上来,却被风阴带领的州牧府护卫一一急退。

风阴既要顾及城门,又要顾及城门楼上,委实精疲力竭。

但就算死在这里,也要拼尽最后一口气,否则戎族入城,所有人都别想活。

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所有人都为之一振,但见叶贞与离歌策马而来,元烈挥手便有军士冲上城楼助阵风阴,杀退攀上城墙的戎族士兵。

“叶贞你上城楼,这里交给我。”离歌一声高喝,已然策马抵达城门口。

城门被撞开,外头戎族的军士不断涌入城中。

元烈怒喝,“众军听令,绝不纵戎族一人入城,誓死捍卫丹阳城!杀!”

顷刻间,三军奋勇杀敌,叶贞自知无力参斩,只飞速上了城楼,第一次拿起剑杀人!将攀上城墙的戎族军士斩杀当场,染血的瞬间,风阴看见她的手抖了抖,面色惨白如纸。但即便如此,她仍面无惧色,如寻常士兵一般不顾生死的厮杀仇敌。

离歌与元烈率军将戎族重新赶出城外,大军出城的瞬间,叶贞站在城墙上,看着离歌抬头,而后是冰冷的冷喝,“快关城门!”

叶贞的心狠狠抽疼,站在那里攥紧了拳头。深吸一口气,她眸色微凉,扭头冲着身侧的军士怒喝,“关城门!”

城门,再次被关闭。

砰然巨响,却狠狠扣在叶贞的心头,连脑子都开始颤抖。

风阴瞪大眸子,只一眼底下惨烈至绝的厮杀,手心寒凉。

关了城门,无疑是断了离歌的生路。谁都明白,戎族铁骑乃是精锐,除非大彦朝出动大军,就凭眼前这些人,根本无法抵抗。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叶贞此行无疑是送离歌等人去死,断无生路可寻。

没有了后路的大彦军队如狼似虎,疯了似的斩杀戎族大军,一个个有万夫不当之勇。怀抱着一腔热血,还有强烈的求生欲望。背水一战,破釜沉舟,便是从心理上让人强大。

风阴忽然一怔,只见马背上有东西不断的散落在地,离歌策马在万军中穿梭。

渐渐的,他陡然错愕当场。

惨烈厮杀的画面开始逆袭,渐渐的,变成了大彦朝的军队,对戎族大军的屠戮。戎族的战马开始垂头在地上不知找寻什么,根本不听骑兵使唤。而大彦朝的军队越战越勇,将那些个僵持马上的骑兵悉数砍杀在地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风阴不敢置信。

叶贞高举石块,狠狠的砸在攀附城墙的敌军脑袋上,顿时血花喷溅。眸色染血,叶贞站在那里,狠狠的推到了过墙梯,却是咬牙切齿,“离歌,一定可以回来!一定可以!”

视线,无温的落在远处尘烟漫天的战场上。

大彦的军队势如破竹,将丹阳城外的戎族铁骑打得溃不成军,成了一片散沙。那戎族铁骑军一个个都好似中了定身法,在马上任由大彦军斩杀。头颅滚落在地,血染黄沙遍地哀。

元烈陡然冲离歌高喊,“擒贼先擒王!”

离歌眸色一忖,忽然凌空飞身,手中冷剑嗡声长鸣。腕上一抖,霎时无数剑影将周旁扑上来的戎族军士血溅当场。

冰冷的剑,直抵耶律楚。

电闪火石间,银色的寒光霎时扑面而来。离歌陡然心惊,顿做凌空飞旋,却眼睁睁看着护甲军保护耶律楚快速朝着云幽城方向逃去。

错失良机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