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8.他是我的人,该死在我手上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戎族一声号角响彻沙场,终于鸣金收兵,狼狈撤离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一把扯落脖颈上还悬着的尿毛巾,叶贞一下子瘫软在地,如同一侧的军士那边,都已经精疲力竭。

手中染满鲜血,她忽然爬起来,疯似的冲下城楼。

风阴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疯狂奔跑的背影。她的心里只有轩辕墨,便是生死一处,谁也放不开谁。

脊背被鲜血染红,伤口又裂开,只是疼到麻木,也就不会疼了。

离歌与元烈领着残军剩部返回,一张张浑浊不堪的面颊上,是惊喜之外的劫后余生。这场以少胜多,灵活机变的战役,可谓是悬崖上的舞蹈,险胜一筹。

彼时连叶贞都不知道,会有什么后果,不过是抱着横竖一死的心,拼一把,赌一赌。如今,她赢了。大获全胜,军心震撼。

谁能想到,两个火头军,竟然领着三军抗敌。

一个巧计退敌,撒豆成兵破铁骑。

一个持剑沙场,浴血厮杀擒狼主。

可谓有勇有谋,乃三军楷模。

所有人都对叶贞和离歌报以惊艳和崇敬的拜服之心,大军归城的那一刻,离歌被元烈抛上半空,底下三军哄闹一团。离歌第一次觉得,做个男儿驰骋沙场,也是不错的事情。心头想着,这算不算立了军功?

还是大功一件!

顷刻间,二人的名头便在军中传开,所有人都视叶贞为诸葛孔明再世,视离歌为战神重现。那种敬畏神灵般的心思,已然撼动三军。

麒麟烟其实只是一种迷烟,能让人疲软无力,但不会威胁生命。只要多喝水,时日长久就会慢慢消退了药效。故而只需坚守城池,戎族刚刚惨败,自然不敢再贸贸然出战。

元烈带着洛云中回营疗养,洛云中虽说健朗,但诚然是岁数大了,身体机能跟不上年轻一辈,故而恢复起来也没那么快速。

伙房里的人一个个视叶贞与离歌为战神,绝不叫二人在洗菜做饭,诚然是供着他们两个。

叶贞也落的自在,全身心的照顾着轩辕墨与风阴,如今二人已是大有好转。

又是一轮夕阳西下,离歌站在高高的瞭望台上,望着天尽头的残阳似血。目光微凉,却是低头不语。

她这副样子已经持续了良久,好似从征战归来便是这般的沉默。

一步一顿走上去,叶贞站在离歌身后,“你有心事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离歌凝了眉,一丝苦笑。

“你这脸上都写着,还能骗得了谁?”叶贞轻叹一声,“从你回来,便一直郁郁不乐,可是有什么心事?若然说出来,我替你想想办法也好,总胜过一个人憋着。”

离歌点了点头,“我原就不想瞒你,只是看你照顾皇帝和风阴太忙,也不想让你担心。叶贞,叛国之罪该怎么办?”

闻言,叶贞一怔,“你说什么?叛国之罪当处以极刑,自然是诛九族。”

“那还好,他倒没有九族,死也是一个人罢了。”离歌自言自语。

“你说的是谁?”叶贞眉头微蹙。

离歌将掌心摊开,却是一枚柳叶形的暗器。银色的寒光,映着残阳如血,散发着迫人的杀气,“还认得吧?”

叶贞眉睫微垂,“你从何得来?”

“还记得我本欲擒了耶律楚吗?眼看成功,却还是功败垂成。就是因为这个,挡了我,救了耶律楚一命。”离歌轻叹一声,“彼时皇帝胳膊上的暗器便也是这个,想来你也不陌生。如今这形势已然清楚无比,为何皇帝受伤的消息会传出?为何会有麒麟烟为祸丹阳城。你可知那麒麟烟乃是大彦朝江湖人士惯用之物,戎族乃蛮夷,岂会懂得这些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点了点头,“是他。”

手心微颤,这是叶贞第一次在离歌的脸上看到犹豫二字。不由的羽睫微扬,“彼时上战场都不见你犹豫片刻,如今诚然是委身人家,与以前不同了。离歌,不管你心里怎么想,我如今只想告诉你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,我都会支持你。就算你……你要站在那一边,我也不会拦你。”

“谁要站在他那边。”离歌道,“你当我忘了自己是谁吗?虽说是入了狼窝,做了一回孽畜,但如今活过来了,便绝对不会再做孽畜之事。叛祖离宗,你当我是什么人。到死我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说着,离歌盯着掌心的那枚柳叶暗器,“叶贞,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叶贞定定的看着她。

眉睫眨动一下,离歌肃色至绝,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如果他落在皇帝手里,替我留他一命。他是我的人,就算要死,也该死在我手上。”

听得这话,叶贞眉目微挑,不觉苦笑两声,“想不到你这匹野马也养了性子,如今倒是栓上了马缰。”继而低低的点头,“这样也好,不管墨轩会怎样,至少我会竭尽全力。”

“好。”离歌颔首,掌中砰然一声清脆之音,柳叶暗器应声断成两截被离歌丢了出去。

叶贞笑了笑,“我还是喜欢你果断干练的模样。”

离歌挑眉,“你可别爱上我,诚然那黑面神做不到我这般的风度翩翩,但我委实不是断袖。你还是别喜欢我,免得哪日他要拿了剑砍我,可不是冤得慌?”

莞尔嫣然,叶贞牵了离歌的手,“走吧,以后别一个人待着,没事装什么深沉。”说着,便拽了离歌走下瞭望台。

远远的,瞧着有人鬼鬼祟祟的离开,叶贞顿了顿。

“怎么了?”离歌一怔,委实没有注意。

“好像有人跟着我。”叶贞拧了眉,“近日不知为何,总觉得背后有人,但又说不出是谁。许是我多心,又或者……”

离歌愣住,“或者什么?”

“有人要对我们下手。”叶贞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看见离歌眸中的冷冽。

“我看谁敢动你!”离歌嗤冷,“且不说有我在侧,便是你巧计退敌,护住整个丹阳城。这样的军功,谁人不服?你且去问问,三军之中,那个不对你竖大拇指?一个个都奉你为神,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触犯众怒?”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定定望着那影子消失的方向,“若是洛云中呢?”

眉睫高挑,离歌冷哼一声,“若他敢,我便拧下他脑袋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