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9.暗杀行动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云中立于帐中,目光悠远森冷的盯着门口,不多时便有一名士兵快步入得帐中,扑通跪在他面前,“参见国公爷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“如何?”洛云中冷问,坐在那里岿然不动。

因为早前被毒倒,如今还尚未完全恢复,面色显得微白无光。原本锐利的眸子,此刻已经消钝不少。

这士兵乃是他的随扈,自国公府带在身边,故而熟悉洛云中身边的一切。但听得随扈道,“国公爷所料不差,这小安子的确像极了一个人。”

洛云中凝眸,“谁?”

“贞嫔娘娘!”随扈低低开口,“而且其随行的,肯定就是承欢宫的姑姑离歌。彼时人尽皆知,离歌因为闯宫要杀宫妃,被处以黥刑,故而面颊上刺一个【囚】字。奴才远远看着,确认无误,定是离歌无疑。”

“好大的狗胆!”洛云中拍案而起,目露凶光,“竟敢混入军营,惑乱君心,诚然是该死至极!”

随扈一顿,“国公爷,如今二人立下军功,只怕一时半会人心所向,动不的她们。”

洛云中一怔,心头暗忖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若然是个火头军倒也罢了,杀了也就杀了。可是现在,二人立下如此大功,军心所向,一个个奉为战神。若自己贸贸然动手,岂非……岂非丧失人心?如此一来,委实得不偿失。

这下,果然棘手。

“国公爷可曾想过,既然二人敢混入军营,定然是皇上授意。皇上不闻不问,看样子这军功背后,保不齐是皇上在操纵。若国公爷现下出头,想必会跟皇上翻脸。如今二人帮着皇上,怕是国公爷的计划也……”

随扈没有说完,只是这意犹未尽的说法,彼此心知肚明。

不由的攥紧了拳头,洛云中冷了容脸,“上一次本来可以除掉风阴,谁知竟被人坏了好事。如今这一次,必得除去贞嫔与离歌,否则……本公这三军之心难收!绝对不能让她们破坏本公的计划,但凡阻挡者,杀无赦。”

“是!”随扈颔首。

“查出上一次是谁出手吗?”洛云中陡然冷眉。

随扈垂了头,“国公爷恕罪,未……未有痕迹可寻。”

“废物!”洛云中愤怒。

刚要动手,谁知那随扈忽然道,“但是属下查到,司乐监掌事慕风华此刻正在丹阳城内,现居何处尚未可知,但肯定就在附近。如今意向不明,不知所谓为何。”

“你说慕风华正在丹阳城内?”洛云中挑眉,陡然意识到事情不妙,“慕青到底要做什么?竟然派了慕风华一路尾随,难道另有所图?”

“国公爷还是早作准备,想必来者不善善者不来。”随扈拧了把冷汗,跪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冷哼一声,洛云中眸色轻蔑,“便是慕青那妖孽来了,本公也不惧色分毫。何况来的还是慕风华那小杂碎,本公早晚捏死他。”

“是!”随扈急忙附和。

“去查清楚慕风华的落脚地点,本公倒要看看,慕青想搞什么名堂。在本公的地盘上耍花样,诚然是找死!”洛云中咬牙切齿。

随扈急忙退出去,却已经汗湿脊背。

洛云中站在烛光下不语,微白的面上,皱纹累积成诡谲的弧度。这下可算是热闹了,宫中之人接二连三的搅局,一个个都在他眼皮底下耍花样。他便要看看,谁敢动他的三军!

心头却想着,慕风华的威胁与叶贞想比,怕是不相上下。

如今,慕风华行踪不明,叶贞却在自己的眼皮底下。无论如何,他必须先出去叶贞,否则留着叶贞与离歌在皇帝身边,再加上一个风阴,无疑是如虎添翼。仗着叶贞与离歌的军功,不多时皇帝就会笼络人心,到那时他若再想动手,只怕为时已晚。

故而,必须在小皇帝羽翼未丰之前,剪除他的党羽。

只要叶贞与离歌殒命,风阴被杀,皇帝一人定然难成气候。彼时……便是慕青掌握朝政又如何,自己手握大军,足够挟天子以令诸侯。

到那时,慕青这个死太监,又能怎样?

自己尚且子孙万代,这断子绝孙的妖孽,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思及此处,洛云中不觉冷笑两声,眼底的光散发着冰冷的肃杀之气。贞嫔……哼,你在宫里是贞嫔,但在这里,什么都不是。若然让你回了宫,岂非要与我女儿一争后位?我断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!

绝对不能!

眸色一沉,杀心尽起。

营帐外头,有人影悄悄的退去,神不知鬼不觉。

夜色静谧,州牧府内寂静一片,初冬的夜冷得让人牙齿打架。

陡然几个黑影快速在回廊里穿梭,黑衣蒙面,速度之快教人咋舌。便见着黑影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厨房一侧的厢房,二话不说便将一支笔杆粗细的空心竹穿过窗纸刺入屋内。轻轻吹起,有杳渺白烟入室。

蓦地,那人忽然剧烈咳嗽,原是白烟反灌入口中。

众人一怔,那人咚的一声被迷烟熏倒,栽在地上。

顿时心惊,剩下几名黑衣人陡然盯着窗户。忽然砰的一声巨响,冷剑笔直刺出,直接取了其中一名黑衣人的性命,鲜血飞溅,离歌破窗而出。

冷剑横立身前,眉目无温,一身肃杀。月光下,嫣红的血沿着锋利的剑刃快速落地。

“这些三脚猫的玩意也敢在我面前摆弄,活腻歪了你们!”离歌嗓子里发出尖锐的笑声,竟敢用迷药对付她们,果然是老寿星吃砒霜,活得不耐烦了!眸色一凝,“谁派来的?”

“上!”一声厉喝,黑衣人们一拥而上。

叶贞用湿毛巾捂着口鼻走出房间,看一眼外头的激斗场面,瞬时凝眉不展。看样子,日间的怀疑很快就要成真,是有人真的要对自己下手了。不是慕风华,否则他定然亲身前来。那么纵观丹阳城上下,也唯有一人,想要她的命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忽然朝着左侧喊了一声,“国公爷救命!”

霎时那几名黑衣人为之一怔,齐刷刷看向左侧,而后很快交换了眼神。却并不打算放弃,跟离歌不死不休的纠缠。那一刻,叶贞眉目微扬,心中已然有数。

离歌手中的冷剑嗡声长鸣,腕上霎时抖出数朵剑花,直逼黑衣人而去。顷刻间血染月色,最后一名黑衣人一记驴打滚侥幸躲开,抬头却见离歌的冷剑已经近至跟前。

“留活口。”叶贞一声喊,离歌掌心一震,剑锋骤然掉头,剑柄狠狠戳在那人的肩胛处,直接将黑衣人重创在地,良久没能起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