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0.明日公审,军法处置 为夏灵舞童鞋的酒杯和喵喵的花花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剑,准确无误的架在那人脖颈处,离歌居高临下,“说,是谁派来的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黑衣人抵死不松口,因离歌方才的重创,几乎打断了他的肩胛骨,如今便是放他走,他都未必走得了。

激烈的打斗声招致轩辕墨与风阴疾步而至,只一眼满地的死尸,轩辕墨当下脸色铁青,一把拽了叶贞在自己身后,面色清冷的注视着离歌剑下的黑衣人。

“呦,嘴巴挺硬。”离歌冷笑两声,看着轩辕墨退开众人,只留下他们死人对着地上这个半死不活的黑衣人,当下明白了意思。剑身无温的拍打着那人的面颊,“有种!果然是好汉!如今这副样子便算是视死如归了么?你当自己是忠犬,却不知人家只当你是废物。”

叶贞松开轩辕墨的手,深吸一口气走到黑衣人跟前,看了里离歌一眼。

离歌会意,剑尖快速挑开那人的蒙脸布,陌生的面孔却让离歌微微一怔,“是盈国公府家的!”

“你如何知道?”风阴凝眉。

闻言,离歌撇撇嘴,看了叶贞一眼便不说话。殊不知上次她那妙手空空,假意弑君的国公府令牌,便是偷了这位的。可惜这群废物,竟然还敢撞在他手里。

“不必问了,他们是盈国公府的无舌人。”叶贞明白了离歌的意思,俯身盯着那人的脸,“我知道是盈国公让你来杀我,我也知道他为何要我死。左不过很抱歉,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,你们杀不了我,就该换我出手了。”

那人的眸色骤然变得惊惧恐怖,死死盯着叶贞冷艳至绝的容脸,却听得离歌干笑两声,“如此才算公平,总归不能让他白白害了我们。”

叶贞起了身,方才她便知道此人来自洛云中手下,否则哪有刺客听得她高喊“国公爷救命”还敢这般猖狂。也唯有自己人,才敢这般肆无忌惮。当时她便已经明白,洛云中动了要她死的念头。

左不过洛云中当她是任人宰割的鱼肉,便是想错了主意。

低眉看着地上的黑衣人,叶贞眸色微沉,而后盯着离歌看了良久,半晌才道,“不必留了。”

“为何不留着他跟洛云中那老东西对质?”离歌凝眉。

“留着他也没用,你觉得他会出卖洛云中?还是会投靠我们?既然是国公府暗卫,自然都是死士,岂会出卖主子。”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如今我所担心的,只怕不是刺客的问题,而是……”

她看向轩辕墨,但见他眸色沉冷,彼此心照不宣。

离歌冷戾,“既然无用,何饶唇舌!”

音落,只听得利刃划过皮肉的声音,轻而易举的割断黑衣人的颈动脉。眸色黯淡,离歌上前一步,“你们在担心什么?”

轩辕墨只是拦了手,清浅道,“贞儿,你过来。” 却是牵了她的手坐在台阶上,顶上的月辉淡淡落下,冬日里的夜冷冽无比,她往他的怀里缩了缩,只听得轩辕墨开口低语,“安心,朕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叶贞微怔,便听得州牧府外头响起纷至沓来的脚步声。那是军队出动的声音,也是另一场阴谋的开始。左不过……叶贞握紧他的手,毅然颔首,“我信。”

话音刚落,明晃晃的火把如火龙般移动过来,瞬间将四人团团围住。轩辕墨似乎早已料到,只是面色从容的拥着叶贞。也不管军士们面面相觑的诡异表情,越发握紧了她的手。深更半夜,两个男子拥坐台阶上,岂非怪异?脑门上,悉数刻着断袖二字。

离歌骤然瞪大眸子,快步走到皇帝与叶贞跟前,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叶贞低低的笑着,“离歌你还不明白吗?国公爷这是要下手了,先来一批刺客给你活动活动手脚,现在才是重头戏。”

语罢,轩辕墨轻叹一声,携着她起身伫立,锐利如鹰隼的眸子无温扫过四下。嘴角微扬,见着洛云中疾步而来。

刺客一个都没能活着走出州牧府,洛云中便迫不及待的做了下下策,不惜与皇帝翻脸。再狡猾的狐狸,总归也有按捺不住的时候,尤其是……当皇权开始茁壮成长的时候,功高震主的这帮子老臣,就会感到不安与惶恐。

那种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危机感,会让他们慢慢卸下最后的伪装,终于从黑暗走到了明亮处。而这一步,正是死亡的开始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松了轩辕墨的手,扭头冲着离歌道,“离歌,把剑放下。”

离歌微怔,却是怒目圆睁,死死盯着周围面面相觑的军士。毕竟离歌与叶贞军功在身,洛云中不但没有丝毫奖赏,如今还夜擒二人,委实让多少军士寒了心。

洛云中一步一顿走到轩辕墨跟前,行了礼,“参见皇上,参见……贞嫔娘娘!”

音落,所有军士都怔在当场,唯有叶贞面不改色的冷笑两声,“国公爷好眼力,左不过到底年岁渐长,如今才算认得本宫,怕是晚了些。”

“贞嫔娘娘莫要忘了,此刻身上穿的是大彦朝的军服,如今这身份亦是火头军。难道娘娘不曾听过,女子不得擅入军营,违者军法处置吗?”洛云中掷地有声,眸色肃杀。

轩辕墨眸色微恙,“国公爷所言甚是,军法如山不可违背,左不过法外有情,便是这军法也是人定的。既然朕在这里,那这江山这大彦朝的三军,自然还是要由朕说了算。国公爷说……是与不是?”

音落,离歌嗤笑,眼见着洛云中的面色变得铁青,恨不得现下就撕破他这张老脸。

洛云中皮笑肉不笑,却是行了礼,在军士面前极尽恭敬之能,“皇上所言极是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皇上说什么便是什么。若皇上觉得军法可以任意修改,臣并无意义。”

好一招以退为进,好一个盈国公洛云中!

“你是说朕滥发君威?”轩辕墨岂是容易对付,左不过……挑眉看了叶贞一眼。

听得洛云中摇头,“臣不敢。”

叶贞眨了眨眼睛,轩辕墨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国公爷意欲如何?”

这话,诚然是服了软,皇帝到底还是拗不过“军法处置”四个字。身为君王,必须秉公处置,否则就是昏聩之君。当着这么多军士的面,洛云中拿帝君威仪逼轩辕墨交出叶贞。

“明日公审,军法严惩。”八个字,便敲定了叶贞与离歌的罪名。

“你!”离歌持剑。

“离歌!”叶贞一声冷喝,“别让皇上为难,把剑放下。”

闻言,离歌恨得咬牙切齿,一甩手,冷剑狠狠掷落在地,发出清脆声响。

洛云中冷笑,“带走!”

风阴微怔,正要上前,却得轩辕墨冷眸斜睨,只得默不作声的退下。抬头,眼睁睁看着离歌与叶贞被带走。

轩辕墨眸色肃杀,唇齿冰寒入骨,“那明日公审,朕便等着看国公爷的军法处置!明日见不到贞嫔,就别怪朕翻脸无情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