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2.气死洛云中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音落,洛云中骤然死死盯着叶贞的容脸,连带着离歌都愣住,“叶贞,你说什么?”

“既然国公爷问了,本宫自然也要如实相告。|www.ziyouge.com|国公爷不是想知道个中内情吗?那诚然如此,本宫与离歌确实是戎族的细作,左不过国公爷如今才知道,是不是有些太晚。国公爷身为三军之首,用人不明,治军不严,任细作为祸三军,扰乱军心。这首当其冲的该死之罪,是不是该由国公爷先行承受呢?”

叶贞这一开腔,别说洛云中,便是底下三军都怔在当场。

“世人皆知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国公爷执掌军权,险些让三军覆灭,这渎职之罪可大可小,轻则死伤无数,重则社稷灭亡。敢问国公爷,如今这厢治罪我等,是不是应该先问问三军,国公爷之罪该如何定夺?”主犯之罪,才是真正的死罪。

被叶贞这么一说,洛云中顿时成了众矢之的,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驻在他身上。满是沧桑的容脸此刻被气得铁青,身子微颤着怒目直视叶贞的从容淡定。

还不待开口,又听得叶贞一声高喝,“诸位兄弟,本宫委实是宫中贞嫔,也是这军中火头军。现下国公爷要差明真相,治我等叛国投敌之罪,那本宫就告诉你们,本宫这个细作入了军营,到底做了什么大奸大恶之事。”

“其一,皇上有恙,离歌不惜生死取药,其中种种,不便与外人相告。其二,戎族攻城,离歌为各位解毒疗伤,本宫违背军规军法,领兵出征。所有人有目共睹,本宫不做抵赖。其三,本宫下令关闭城门,确实是送你们去死,但若不如此,这丹阳城内的百姓将无一幸存。为军者,便是保家卫国,护的是百姓,保的是家园。”

“城外虽然死生难料,但城中却可安然无虞。本宫不能拿城中十数万百姓的命做赌注,更不能纵戎族一兵一卒入城。离歌领军出城,为何会打败敌军,绝非国公爷所说,我军骁勇善战。岂不闻撒豆成兵,巧计定江山。”

“如今本宫就告诉你们,这是为什么。彼时毒烟为祸,本宫瞧着敌军围城,但敌军的坐骑却都垂头吃草。本宫在军中多日,听得皇上与风大人提及云幽城缺粮断草多日,所以戎族才会迫不及待想要夺得丹阳城。为的就是补充军需!于是本宫便下令煮熟黑豆,绑缚马背之上赴战场,一路撒豆而行。”

“黑豆煮熟后香气四溢,敌军的马匹早已饿得饥肠辘辘。此刻更不能专心迎战,一心低头顾着寻找黑豆充饥。战场之上,马匹不听使唤,会有什么下场,诸位比本宫更清楚。本宫不过是利用牲畜觅食的本性,加之离歌与诸位的不顾生死,侥幸赢得生机。却不料如今落得跟牲畜一样的下场,任人宰割。”

音落,四下一片死寂。

那一场殊死搏斗,多少人心有余悸,多少人红了双目,多少人将一腔热血撒在黄沙之中。以少胜多的破釜沉舟,又有几人能做到。

所谓侥幸,却也是因为叶贞的谋划。

若然没有那黑豆,没有那份心思缜密,只怕此刻所有人都做了戎族的刀下亡魂,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公审叶贞与离歌。

“现下,各位都清楚了?本宫如国公爷所说,诚然是细作,送你们去死,送离歌去死,也险些送了本宫自己身死。这样的细作,诸位觉得该如何处置?”叶贞话语无温,切齿冷喝。

偌大的校场上,只见叶贞锐利如刃的眸子掠过底下众人。

所有人的热血都被叶贞点燃,所有人的心都为她揪起。这样一个女子,义正词严,这样一个女子,不顾死生保家卫国。他们却要在这里公审,当朝贞嫔娘娘,一个刚刚将丹阳城从戎族铁骑下夺回来的有功之臣。

说来何等滑稽,说来何等可笑,竟让人有种忘恩负义,猪狗不如的感觉。

叶贞绑缚木桩,眸色毅然,容颜肃色。这一身的冷傲之气,足以震慑三军。

“信口雌黄,妖言惑众!”洛云中一声厉喝,整个人都激愤。若然任由叶贞说下去,只怕这三军之心……

睨一眼几近抓狂的洛云中,叶贞清晰的看见他眼中的浓烈杀意。

离歌冷笑两声,却有种报复过后的惬意,“国公爷这般动怒作甚,如今戎族已经被我等打退,公审时间多得是,国公爷还是好好想想,怎么处置了自己,然后再处置我们。”

“军法如山岂能儿戏,岂容你等信口胡诌蒙蔽三军之心。”

洛云中还不待说完,离歌不依不饶的冲着底下高喊一句,“国公爷当自己是睁眼瞎子,就当别人也没眼睛吗?我们是不是细作,你问问底下这些人。哪有细作自己上战场找死的?你当自己是窝里反,就当我们也是畜生会咬自己人吗?是好是歹都分不清,还在这里要打要杀。有种你拿这股子杀气去对付戎族,别他么跟我在这里干嚎。”

“你!”洛云中一口气没上来,那口痰卡在喉咙里险些让他厥过去。

随扈见着,急忙上前搀了洛云中回去坐着。

底下有人窃窃偷笑,那洛云中诚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轩辕墨睨一眼身边大口喘气的洛云中,面色铁青的模样不免让人幸灾乐祸。轻咳两声,轩辕墨抿一口茶,“国公爷辛苦了,如今年岁渐长,肝火太旺,还是缓一缓再审问。左不过朕这娘娘是个好性子,能耐着心说话。离歌那丫头爱卿还是少沾染,诚然是个不对付的,谁沾了谁倒霉。这不,咱家娘娘都快被她送上断头台了,她还有本事在那里嚷嚷。”

语罢,轩辕墨轻叹一声,看了风阴一眼。

风阴眸色微恙,不紧不慢的走上去,望一眼高台下的三军,开口便道,“到底孰是孰非,想来各位已经心知肚明。如今戎族未灭,我等已然开始自相残杀,皇上为之痛心不已。这贞嫔娘娘心有七窍,想必各位有目共睹。虽说国公爷误认二人是细作,如今说开了便当还了娘娘清白。然娘娘终归是女子,军营重地,女子不得擅入,乃是先帝爷的规矩。是而这军法如山,皇上亦不能偏私。”

话还未说完,离歌当下低低冷喝,“风阴你这个吃里扒外的!”

叶贞无可奈何的摇了头,离歌这性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