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3.赔了夫人又折兵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低咳几声,离歌顿了顿,只好缄口不语。|www.ziyouge.com|

风阴无奈的摇头,睨了离歌一眼,便瞧着元烈跪身在地,一声高喊,“卑职叩请圣恩,饶娘娘与离歌不死。贞嫔娘娘巧计安天下,乃大彦朝有功之臣。虽为女子,却教多少男儿自愧不如。我等浴血沙场,为的便是保家卫国,如今有功之臣该杀,卑职等恕难心服。”

音落,身后三军赫然悉数跪地,“求皇上,饶贞嫔娘娘和离歌不死!”

闻言,风阴转身跟着跪在面不改色的轩辕墨跟前,“臣叩请圣恩,请皇上饶娘娘与离歌不死,以安军心。”

便是这一幕,教洛云中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不敢置信的望着跪倒一片的三军。为了两个女人,他的三军竟然全部下跪求情。这样的威势,这样的震慑力,委实叹为观止。她们可是女子啊!

匹夫不可夺勇,三军不可夺帅。

洛云中拍案而起,“皇上万万不可!军法如山,若然今日纵了贞嫔与离歌,来日人人效仿,岂非要祸乱三军。皇上……军法不可违,此乃先帝爷……”

“军规军法自然都是人定的,国公爷似乎忘了,先帝驾崩已久,如今……朕才是这天下之主。再者……”轩辕墨终于起身,一身明黄色的金丝绣龙袍子在风中轻柔翻飞,“众怒难犯啊国公爷!”

眼睛赫然瞪大,洛云中死死盯着底下跪倒一片的三军,连带着自己的副将元烈都站在了皇帝这边,领头为叶贞和离歌求情。

身子微颤,洛云中咬牙切齿,“皇上若然执意如此,那老臣……”

“国公爷所言不虚,这条军规乃是先帝爷立下的,朕若然违拗实属不孝,但……早前三国之际,曹孟德立军规于天下,不得底下三军犯百姓一草一木,违令者当斩不赦。却不料自己的马失控,践踏百姓良田,却是自打自脸。曹孟德当机立断,意欲自刎以证军法如山。得三军跪求而不允,无奈之际,良臣谋士曰:可以发代首。”话音落,轩辕墨的脸上漾开清浅的笑意。

目光温暖备至的落在叶贞身上,彼此会意一笑。

洛云中忽然觉得有种被人设计的感觉,好似……皇帝早已想好退路,如今竟然以三国曹孟德之事为借口,不但为叶贞脱罪,而且还借此笼络了军心。自己这厢执意不肯,反倒让三军寒了心肠。

他忽然明白,皇帝是故意的。

故意等他张狂,故意等叶贞挫败自己,而后坐收渔人之利。

自己愈发急切想杀叶贞,反倒让三军觉得自己是挟私报复,到底他的女儿是贵妃。皇帝如此护着贞嫔,无疑让盈国公府受了威胁,是而必杀贞嫔不可。

眸色陡然沉冷,洛云中忽然跌坐在地,脑子里嗡的一声巨响。

是真的……上当了!

皇帝!

自己越发坚持杀了叶贞,反倒逼着军心落在了叶贞的手上,皇帝最后这以发代首,不断全了先帝的孝心,还表示了他的秉公无私,同时也让三军深觉皇帝的英明。皇帝……再不是昔年的黄口小儿,如今这不动声色收了军心,救了爱妃,手段极为高明。

三言两语,却胜过自己的万般筹谋。

斜睨洛云中一眼,轩辕墨冷傲伫立阵前,“来人,将离歌与贞嫔带下去,绞发代首。朕今日当着三军之面改了这军规,女子虽不及男儿身强体壮,但女子亦懂保家卫国,亦可为江山社稷付一腔热血。红颜不负江山色,自古巾帼比须眉。”

话音刚落,便听得底下一声震耳欲聋的高呼,“皇上圣明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,贞嫔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轩辕墨浅笑两声,这千岁之名嘛……

叶贞的面色却是黯淡了一下,羽睫微微垂下。千岁之名唯皇后,她岂敢越俎代庖。

离歌却不以为然,扭头看着一侧的洛云中气的浑身颤抖,面颊铁青,越发笑得无状,“国公爷好生保重啊!”

洛云中顿时一口气没上来,加之身中麒麟烟刚刚好转,登时岔了气厥在地上。

随扈一声高喊,台上顿时乱作一团,只听得轩辕墨道,“传军医!”转身是快速解了叶贞的绳索,搀着她下了木架,“伤着没有?”

离歌挑了眉,见着风阴朝自己走来,便冷了面色,“不必帮忙。”话音刚落,已经自行挣断了绳索跳下来,“若不是叶贞不答应,你当我愿意挂在这上头?非我愿意,谁奈我何?!”不过,没能气死洛云中那老东西,离歌倒觉得是人生憾事。

叶贞笑了笑,跟着离歌一道被带下去。既然皇帝做了惩处,自然是要受罚的。断发虽然不雅,但……这委实是最好的办法。以发代首,也亏轩辕墨能想出来,只可惜了自己这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。

不过,博了圣君之名,而又将洛云中挫败,到底也是值得的。

扭头看着离歌邪邪的冷笑,叶贞轻叹一声,“你莫轻举妄动,如今这事算是告一段落,可莫闯出祸来。否则,你可没有第二次以发代首的机会。”

离歌挑眉,“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,其中轻重缓急,我还会分得清的。”

“戎族未灭,还是稍安勿躁。待打了胜仗,你便不必与我客气,好生收拾他一顿。”若说叶贞的脾气好,也不能说她心中无气。这厢被绑缚着要砍要杀,还被诬陷为奸细,叶贞也是愤恨至极。

左不过现在的时局容不得他们自相残杀,戎族尚且固守云幽城,眼下还是战事要紧。这洛云中,早晚是要狠狠收拾一顿的。

离歌点了点头,别有深意的笑着,“听你的。”

只是这样一闹,洛云中里子面子尽失,整个人几乎都抓了狂,自打醒来,对叶贞与离歌更是恨得咬牙切齿。不但如此,叶贞与离歌虽然被绞断发丝,以轻纱遮容,却堂而皇之的出入军营,与军中各人打成一片。自诩火头军,与各军士称兄道弟,眼看着三军跟洛云中渐行渐远,洛云中顿时觉得极为压抑的紧迫感。

眼下,连自己的副将元烈都投靠了叶贞与皇帝,而自己竟然毫无所知。

小皇帝隐藏太深,如今总算渐露锋芒。

然……自己现下清醒,俨然为时已晚。

外头寂静一片,洛云中长长吐出一口气,一拳砸在床板上。却闻一声冷蔑之笑,便有人影随风而至,“国公爷这一招赔了夫人又折兵,委实教人唏嘘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