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5.对叶贞下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亲手为轩辕墨披上盔甲,叶贞容色微凉,指尖轻轻拂过上头的一针一线,“自己小心,我等你回来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轩辕墨颔首,单手握住她的后颈,硬是将她按在怀里。深吸一口气,在她的眉心狠狠吻下自己的烙印,“好!”

胳膊轻柔的环上他的脖颈,叶贞踮起脚尖,覆上他的唇。

“你在点火。”他目光如火,强力遏制,却险些燃烧了彼此。

叶贞莞尔嫣然,“我只负责点你这把火。”

闻言,轩辕墨盯着她看了良久。

羽睫微颤,而后轻轻垂下,面色绯红一片。叶贞略显羞赧,“作甚这般盯着我看?不过开个玩笑,你却认了真。”

“离歌那死丫头,朕早晚收拾了,好生生将你带坏了。”他异常严肃。

叶贞一怔,“你不喜欢?”

轩辕墨看着她,忽然笑了,“不过,只要你开心,朕便觉得极好。”语罢,骤然低眉吻上她的唇,险些攻城掠寨。双手环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,感受着她温热而急促的呼吸拍在自己的脸上,唇齿间的紧紧相依,有种传说中相濡以沫的感觉。

那一刻,眼里心里唯有对方,任时空流转,白首不相离。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终于恋恋不舍的松开她,低眉望着酥软了身子,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。这样的眉目,散发着迷离的颜色,诚然是勾魂的妖精。

忍了最原始的冲动,轩辕墨微凉的手撩动她的鬓发置于耳后,“乖乖等朕回来,别让离歌离开你半步。”

她点头,咬着唇不说话。

“外头……”离歌刚踏进门,瞧着这画面,二话不说掉头便走。

“站住。”轩辕墨一声冷喝。

徐徐转过身子,离歌也不行礼,只是歪着脑袋瞪着两人,阴阳怪气的开口,“不知皇上有何吩咐?”

“朕离开之后,跟着叶贞,不许离开她半步。任何人不准靠近她半步。”轩辕墨认真的神色带着不可亵渎的大男子主义,眉目间有种冷冽的杀气。

然离歌是谁,无论见着哪个,都不惯这样威胁的眼神。挑眉看了叶贞一眼,离歌二话不说拽了叶贞出他的怀里,“包括你!”

“你!”轩辕墨微怔,却是愠怒瞪着她。

叶贞嫣然轻笑,“好了别闹,战鼓鸣响,走吧!”

轩辕墨凝了神色,看了她良久,宛若永远都看不够。却还是点了头,“好!”临走出门的时候,他回头道,“彼时那琵琶极好,哪日回朝,再与朕翻奏一曲。”

也不待叶贞吭声,轩辕墨径直走出去,再也没回头。

外头战鼓喧嚣,尘烟漫天,又是新的一轮厮杀。

战争,从未有过真正的赢家。血染黄沙,将军白发征夫泪;魂兮归来,转头已是百年身。

站在高高的瞭望台上,目送大军开拔,快速朝着云幽城方向而去。马蹄扬起的尘沙,迷了离人眼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垂落眉目。

洛云中称病不发兵,而让轩辕墨与风阴领兵出征。这诚然是不符合逻辑的。

但此刻不出兵,若等着戎族的援军赶到,补充了粮草,打败戎族便不会如此容易。所以就算洛云中不领兵,轩辕墨与风阴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御驾亲征,势必要与戎族一战定输赢,如此还能收回军心,彻底的成就皇权。

然而洛云中不会不想到这一点,之所以还能按捺得住,定然是另有打算。叶贞不知道洛云中到底想怎样,但从轩辕墨的最后吩咐看来,他诚然也是猜测,担心洛云中对她下手。

到底还是轩辕墨了解她,必定不会希望因红颜误国,也不会愿意看见轩辕墨变得优柔寡断儿女情长。叶贞心中的轩辕墨,必须顶天立地,必须担得起天下,挑得起社稷。而不是成日的沉醉温柔乡,铸就英雄冢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”离歌凝眉,看着叶贞沉默不语的模样。每每这个表情,离歌心里总要打颤,横竖都不会有好事。

“你说洛云中想要做什么?放过击败戎族的军功不要,却要称病。”叶贞缓步走下瞭望台,蹙眉低语。

离歌跟在叶贞身后,听得这话,好似情况有些严重,“许是岁数大了,脑子都有些不好使,所以……”

闻言,叶贞没好声好气的扭头看她,“我说正经的。”

“哦哦,正经的。”离歌忙道,“这简单,他想称病,我便让他美梦成真。”

叶贞挑眉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早晚成全他。”离歌说得不清不楚,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。

“莫乱来。”叶贞低声呵斥。

离歌报之一笑,也不做声,到底她的心思,叶贞是明白的。左不过……有些事情叶贞做不得,自己却能做的。叶贞做不到,她却可以轻而易举。

深吸一口,刚刚走下瞭望台,便瞧着州牧府有些异样。烟雾弥漫,好似有火光若隐若现。离歌一把握住叶贞的手,“记得皇帝的话,别离开我半步。”

大军已经出城,她们现在是一体的,绝对不能分开半步。

“去看看。”叶贞挑眉,左不过事出有异,便为妖。

州牧府果然燃起了大火,里头闹成一团,一个个都拎着水桶水盆往后院跑,那个方向正好是轩辕墨的房间。只是……难道是冲着轩辕墨去的?左不过人尽皆知,轩辕墨今日出征,为何还要多此一举?

是想要什么东西?还是另有所图?

当下一怔,便瞧着有熟悉的人影朝着后院奔去。那个好似……好似救过自己的黑衣女子,如今也正好是一身黑衣,速度极其快速,穿梭在回廊之间尽量避开人群,以至于叶贞也只是一晃而见。

“离歌,跟我走。”叶贞撒腿就往后院跑。

黑衣女子既然在此出现,定然有事发生。后院着火,难道跟她有关?她只道是奉命而为,但到底奉了谁的命令确实费疑猜。 莫非她是有意靠近自己,是为了轩辕墨而来?是弑君?抑或想要轩辕墨手里的什么东西?

离歌不管不顾,只消跟着叶贞便是。

拐了弯,是州牧府的后院,而且离起火点越来越远,以至于到了后院僻静的菜园子里头。叶贞骤然止步,心下咯噔一声,“糟了,是有意引我们过来。离歌快走!”

话音刚落,叶贞转身便想离开。

但,还是晚了一步。

顷刻间身着黑衣的锦衣卫已经将二人团团围住,离歌陡然挑眉,却见慕风华从天而降,眉目依旧飒冷无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