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6.调虎离山,叶贞没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一刻,离歌的心头,微微颤了一下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深吸一口气,离歌握紧叶贞的手,可惜冷剑不在身侧,如今赤手空拳,“慕风华,你还想怎样?事成定局,你却还要不死心,苦苦纠缠吗?叶贞如今便在这里,我也在这里,要人要命只管问我拿。”

慕风华眉目微挑,却是死死盯着叶贞,嘴角笑意清浅,“如今我倒是改了主意,人命纵然如草芥,但若能发挥更好的用处,倒也不妨留你一命。”

叶贞冷笑两声,“看样子你找到了我的利用价值。”

闻言,离歌稍稍一怔,骤然盯着慕风华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愚蠢!”慕风华冷冽,“今日谁都拦不住我。”

音落,锦衣卫立刻动手,悉数扑上去。

“躲起来!”离歌一把扣住叶贞的肩膀,顿时将她丢出包围圈,纵身轻跃,迎上锦衣卫的剑锋。眸色肃杀,但凡出手便不能给对方任何还击的机会。

叶贞自知是负累,快步闪到回廊的廊柱后头。她既不敢离开太远,又不能靠得太近。

离歌的功夫自然不必说,那些锦衣卫何曾是她的对手,早前被她屠戮了半数,如今这几个人,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一掌拍碎锦衣卫的头盖骨,转身又是鹰爪扣颈,狠狠捏碎另一名锦衣卫的颈骨。身若闪电快速移动,顷刻间锦衣卫已经全部死在离歌的手里。可惜了慕青的苦心栽培,如今慕风华带出来的这帮人,全部丧命离歌之手,一人不留独剩慕风华。

四目相对,离歌眸色如血,面色沉冷无温,“现下你还要动手吗?”

慕风华冷笑两声,已然出手。

“找死!”离歌低喝一声,随即迎上。

掌风相对,离歌冷了心肠,却在触及他的掌风时惊了一下。要收掌已然来不及……只见慕风华的身子宛若枫叶飘零,霎时被离歌的掌力震出去甚远。他凌空旋身,才算稳稳站定,嘴角却源源不断的涌出嫣红的鲜血。

怎么会……

眸色一沉,离歌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掌心。

这一掌,她分明察觉慕风华的功力远不如从前,好似折损了不少。这是……他有伤在身,还是……出了什么变故?

“你?”离歌微怔,眉目生凉。

慕风华的面色乍青乍白,甚是难看,“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功力消退了这么多吗?难道你师傅没有告诉你,其中的缘由?”

羽睫轻颤,离歌凝眸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知道为何千岁爷能杀了你师傅吗?便也是这样的原因。”慕风华冷笑着抚去唇角的溢血,“你赢了。左不过……我却未必是输。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定睛看他,“别跟我打哑谜,有话直说。我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,但你若是想打叶贞的主意,别怪我杀了你!”

“只怕现在不是我想让叶贞死,你防得住我,可曾防得住别人?”慕风华唇色微白,依旧不改倾城颜色,“纵你功夫再好,却不知人心险恶。”

“把话说清楚。”离歌的心里陡然浮起一丝不安与惶恐,手心里竟有些濡湿。尤其是慕风华的眼神,带着冷戾的穿透感,教人如置数九寒天。

“好,那我现在就告诉你,便是我想放个叶贞,如今洛云中也不会放过她。有叶贞一日,早晚要出大事。无论军中还是宫闱,早已容不得贞嫔此人。”慕风华冷笑着,眸光锐利如刃,“离歌,若你识趣就该离开,否则累及自身,便是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?”离歌嗤冷,“便是天下与叶贞为敌,我都不会弃她而去。谁敢动她分毫,我要谁举族相葬。慕风华,不管你我之间发生过什么,但叶贞是叶贞,你是你。我不瞒你,对你委实有几分好感,但你若敢伤了叶贞,我诚然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我此生双手染血,亦不惜损你的性命。若真的要有人死,我宁愿死的人是你而不是叶贞。今日且放你一条生路,来日相逢,休怪我手下无情。”离歌拂袖,冷哼几声,“我今日之言你最好放在心上,绝不会说第二回。”

这一番话,让慕风华稍稍一怔。

她竟当着他的面说,对他有几分好感。

左不过离歌的性子太烈,素来言出必践。她说的话自然是认真的,也自然会做到。故而谁不将她的话当真,犯了她的底线,谁就离死期不远。

眉目微垂,慕风华冷了面孔,“那我也有几句话要转告你,最好将叶贞看得紧些,放在你一定会后悔今日之言。万事皆有定数,任你武功在好,终归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。”

离歌挑眉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慕风华的嘴角陡然浮起一丝轻笑,“你马上就会知道。”

话音刚落,慕风华骤然飞身,快速离开。离歌心惊,正欲追去,心头一顿。不对,她不能离开叶贞半步。方才连慕风华都说了,洛云中一定会对叶贞下手,故而……

急忙转身,离歌的眸子快速掠过四周。

心,猛地一沉,如置冰窖。

“叶贞?叶贞?”四下空无一人,哪里有叶贞的踪迹。离歌的眸子赫然瞪得豆大,整颗心几乎要蹦出嗓子眼,“叶贞?”

身子陡然剧烈颤抖,离歌疯似的沿着回廊奔跑,嘶喊声响彻整个州牧府,“叶贞?贞儿?叶贞你在哪?”

站在州牧府的门口,离歌面色青白,掌心不断的颤抖,脊背冷汗涔涔。

该死,叶贞没了!

她几乎无法想象,若然叶贞落在洛云中的手里会有什么后果,如果……如果洛云中对叶贞下手,那……

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,她猛然想起了月儿的惨死之状。那种将身心撕裂的疼痛顷刻间蔓延全身,连呼吸都疼得难以忍受。

不不不……她怎么可以放开叶贞的手?分明答应过轩辕墨,要寸步不离。

该死的慕风华,该死的洛云中!

拳骤然握得咯咯作响,离歌眸光如血,赫然杀气腾腾。叶贞你放心,如果洛云中敢碰你,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。

忽然咬了牙,离歌疯似的朝着军营而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