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7.离歌闯营,叶贞在哪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柄冷剑直闯军营重地,一声嘶吼如裂天之音,让整个大彦朝的军营为之颤了颤。(www.ziyouge.com)扫一眼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士兵,离歌眸色如血,几近扭曲的容色,宛若吃人的魔,“识趣的都给我让开,这是我跟洛云中之间的恩怨!谁若敢拦我,休怪我剑侠无情!”

离歌站在那里,血色的瞳孔狠狠扫过眼前的所有人,“滚开!让洛云中把叶贞交出来!洛云中……我要杀了你!”

那一刻,她是疯的。

“放肆,军营重地,岂容你持剑硬闯!”洛云中便站在那里,轻轻的低咳着,容色微白,满脸沧桑不掩一声威严。

“叶贞到底在哪?”离歌握剑的手止不住颤抖,那种从骨子里爆发的杀气,只一眼就让人肝胆俱裂,心颤得不敢靠近她半步。

洛云中眸色冷冽,“贞嫔不在州牧府吗?她的去向与我何干,保不齐又偷偷随军出征。她惯来如此心计,岂会放过这次机会。”

“谁敢诋毁叶贞,谁敢伤她,我诚然不会轻纵!”离歌冷剑横立,眼中杀意毕现。便是这样的眸子,连洛云中都不由退了退,诚然是如狼般的锐利嗜血,没有半分人类的温度。殊不知她便是从狼窝里出来的,谁敢动她,她就会不惜一切的咬死对方。

“跟我来!”忽然一声冷喝,在离歌还未来得及动手之前响彻军营。元烈策马而出,身旁还牵着一匹马快速出现。容色冰冷无温,却伸手离歌,一把将她拽上另一匹马背,“我知道贞嫔何在。”

军士们不由自主的让开一条道,急忙让二人离开。

背后,洛云中眸色肃杀,“拿箭来!”

却是挽弓上箭,锐利的箭矢对准了离歌的脊背。弦音响起,冷箭离弦,远处的元烈身子一震,冷箭已经刺穿脊背,箭矢穿透胸腔,鲜血沿着箭尖不断的淌下。

“将军?”离歌一怔。

“出城!”元烈咬着牙,马背上的颠簸,让他的脸煞白如纸。

离歌恨然回眸,手中之剑脱手而出,直抵洛云中。说时迟那时快,随扈一下子将洛云中扑倒在地,才算避开了离歌的剑。冷剑没入土中,依旧烁烁寒光。

洛云中勉力从地上起来,脊背冷汗淋漓,愕然抬头去看渐行渐远的两人,“去……关闭城门,绝对不能让离歌出城!”

随扈应声,快步离去。

殊不知洛云中这一箭,寒了多少人的心。须知多年前元烈在沙场上救过洛云中一命,还为他当过敌军的冷箭,险些身死。如今……洛云中竟然想要杀了元烈,原因却是因为颇得威望的贞嫔娘娘……

眼看就要到城门口,元烈身子一晃,一下子坠下马去。

“将军?”离歌震惊,霎时飞身落马,一把擒住元烈稳稳落地。

鲜血不断从嘴角溢出,冷箭从心脏边缘穿过,伤了肺脉,如今体内积血,他已撑不了多久。身子冰冷得可怕,离歌拳头紧握,将元烈平躺在地,却死死盯着那支箭无能为力,“对不起救不了你。”

若她将箭拔出来,元烈会当场毙命,但若不拔出箭,只能看着他慢慢血尽而亡。

元烈的手上满是鲜血,面如死灰,瞳孔已经开始扩散。无力的咽了咽口水,“我听见、听见国公爷跟慕风华的交易,他们要对付皇上和贞嫔,如今国公爷已经将、将贞嫔……”

大口大口的鲜血卡在喉咙里,他面容扭曲,却说不出最后的声音。

“叶贞在哪?她在哪?”离歌几近抓狂。

颤抖的手指着城门口,元烈的眼眸瞪得斗大,“云……幽……”

“云幽城?”离歌的羽睫骤然扬起。

手,无温垂落,元烈没了声响。一代忠良将,死在自己人手里,离歌恨不能将洛云中抽筋剥皮。冰冷的手拂过元烈的脸,合上他死不瞑目的双眸。

起身瞬间,她看见城门口聚拢了大批的军士,都是洛云中的亲卫。

眸色肃杀,离歌仰天一声怒吼,陡然拔出元烈身上的冷箭。以血祭血,以命偿命,今日谁都别想活。

策马扬鞭,束发的轻纱飘落。

那一次以发代首不过是做做样子,轩辕墨怎么舍得伤了她们。原以为经过那一次,一切都会尘埃落地,谁知还是事与愿违。青丝飞舞,眸色通红,那是疯狂的魔,嗜血的狼。

冰冷的箭矢迸发出倾世的寒光,带着她的愤怒,划开一个个脖颈。那一刻,离歌用所有人的血染红了丹阳城的城门。冲出城门的瞬间,她扭头望着远处倒伏在地的元烈,陡然落下泪来。元烈……是个好汉!

耿直的汉子,自然也是敬佩叶贞与离歌的,故而才会拼死相救。但凡稍有良知,稍有爱国之心的人,都不会任由黑幕横行,祸害江山社稷。

城墙之上,冷箭齐发,直逼离歌而去。

肩上一沉,冷箭贯穿肩胛骨,鲜血溅上脸皮,素白的面色漾开冰雪的无温。离歌恨然回眸,手中的冷箭飞出,贯穿了其中一名神箭手的脖颈,力道之大,直接将那人钉在墙上。便是这样一种嗜杀的力量,让所有神箭手都胆战心惊。

也是因为这样的震撼,离歌已经策马远去。

肩胛处,鲜血淋漓。

但……叶贞生死未卜,她绝对不能先躺下。月儿对不起,离姐姐食言了,没能替你照顾好叶贞,竟然让她从我手上被人带走。

不过你放心,姐姐一定能救回叶贞。

别忘了,我们三个才是亲姐妹。

策马扬鞭,尘土飞扬,离歌只身奔赴战场。

轩辕墨立于阵前,冷眸望着城门紧锁的云幽城。大彦朝的军队已经将云幽城重重包围,城内断粮缺草,戎族已经撑不了多久。只要他一声令下,云幽城必破。而且,戎族狼主耶律楚也会被生擒。彼时战事就能彻底结束,戎族要么归顺大彦,要么举族皆灭。

总逃不开这两者之间。

周边战鼓擂起,声声震耳欲聋,像极了大彦朝势不可挡的威势,军士叫战的呐喊声响彻天地之间。

一身金色的盔甲,那是她亲手做铸,让刀斧雕刻的五官,呈现着迫人的威仪。

城门楼上,狼主耶律楚终于现身,却没有围城的焦灼与慌乱,反而一脸的自信满满,“大彦的皇帝,我们来一场交易如何?”

“放肆,败军之将不足言勇,尔等乃是瓮中之鳖,还有何面目跟我朝皇上谈什么交易!”风阴怒斥。

轩辕墨只觉得没来由的心慌,不自觉的捂上心头,却在心口的玉片之下,摸到一簇红丝缠绕的墨发,发丝幽香竟是她的气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