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8.站着别动,朕在这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你们看看这是谁!”耶律楚一声冷笑,叶贞便被人推出来,立于高高的城楼之上。|www.ziyouge.com|容颜依旧平静得不起涟漪,她的双手被绳索绑缚着,冷风掠过她纤弱的身子,衣袂翩然青丝翻飞。

“贞儿!”轩辕墨厉声冷喝。

“大彦的皇帝,还认得她吗?这可是你最心爱的妃子,堂堂大彦皇朝的贞嫔娘娘!容色委实不错,就是这性子太多傲娇,死活不肯屈服,倒教本王不知该如何处置。”耶律楚的指尖划过她的面颊,被叶贞头一撇,嫌恶的躲开。

下一刻,耶律楚忽然捏去叶贞的下颚。

便是这一举动,已经让轩辕墨整张脸都变了颜色。

“放开娘娘!”风阴怒喝。

“皇帝,你的女人可是很合本王的心意,若你舍不得大可用你的军队赎回去,签下降书列表,本王就放了她。若是你舍得,那便放马过来,左不过……本王就先要了她!”耶律楚放浪的笑声,刺痛了轩辕墨的耳朵。

勒马缰的手,青筋暴起,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诸军听令,退避三舍,不得轻举妄动。”

音落,大军发出崭齐的声响,往后退了三舍之远。

轩辕墨勒了马缰,忽然马声嘶鸣已经朝着云幽城而去。风阴心惊,“皇上!”

“别过来!”城门上方,叶贞一声喊。

顿住马蹄,轩辕墨仰头看她,整颗心都疼得不成样子。他紧咬牙关,立于马背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坚毅的容脸,模糊的视线只能看见她深吸一口气时扳直的僵硬身躯。

那般瘦弱的女子,如今望着底下的千军万马,依旧面不改色,依旧从容镇定。

风阴策马停在轩辕墨身侧,银色的面具有着迫人的心寒,死死盯着上方倾世的女子。那种被人扼颈等死的感觉,能撕裂心肺。

耶律楚朗声笑着,笑声尖锐刺耳。城头上的戎族军士哄笑一堂,却让轩辕墨的心,愈发痛彻难忍。

“怎么样皇帝,是要江山,还是要美人?”耶律楚大声叫嚷。

身后千军万马又如何,他的女人在别人手里生死一线,整颗心都随她而去。轩辕墨抿紧了唇,脑子里是她彼时的话语。

她曾问,江山美人,只选其一,你要哪个?

他斩钉截铁,江山。

犹记得彼时她笑了笑,虽然凄凉,眸色却是赞许。

可是此时此刻,让他真正抉择,他忽然觉得有种剥皮拆骨的痛,迅速蔓延全身,连胸膛都被鲜血挤满。

“墨轩!”叶贞笑了笑,“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江山美人,只选江山!你是皇帝,是君主,怎可出尔反尔。君无戏言啊!”

眸子沉重的闭上,轩辕墨仰头时,阳光落在他的眼底,有种朦胧的流光。她看见他的眼角闪烁着晶莹,唇张了张,就是不肯说出那句话。其实,早就做了选择,不是吗?否则,何以来到疆场?何以有今日的下场?

若然江山美人选了江山,他何苦离宫,何苦奔赴沙场。

叶贞,我一直选的,是美人。是你!

可是话未出口,他已经红了眼眶,湿了心肠。千言万语,在阵前相对,却是相顾无言唯有心痛如绞。

“你不要命了?”耶律楚冷然,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倔强。一般的女子,见着这样声势浩大的场面早已吓得魂不附体,她却依旧淡然处之,甚至于帮着轩辕墨抵抗,死亦不肯屈服。

眸色微转,叶贞扭头看他,“狼主真的想要我劝降皇上?”

耶律楚一怔,“你肯?”

“松开我,我就帮你。”叶贞陡然的转变,让耶律楚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。然她的笑,却有着明媚如旭日的温度。这样一个倾世的女子,拥有着盛世荣华,想必也不会想死。

眸色顿了顿,叶贞继续道,“既然狼主不肯,那就算了。”

“解开她。”耶律楚冷了眉,“只要劝降皇帝,你要什么,本王都给你。”

“好,那就先谢过狼主。”叶贞笑得清浅,微凉的眸光有着迷人的琉璃之色,溢出如月之华。低眉看着军士上前,解开了缚着双手的绳索。

心头微惊,腕上红色的勒痕印记上,红色的丝线像极了宫中的落日,有种温馨暖心的颜色,能刻入心海,永不相忘。

深吸一口气,缓步走上墙头,底下的人紧了紧,但没人拦着她。她便站在高耸的墙头,回眸看一眼底下的耶律楚,还有虎视眈眈的戎族军士。风撩起她的衣裙,拍在身上呼啦呼啦的响,让人有种发自内心的想飞的冲动。

“贞儿回去,危险!”轩辕墨死死握着她的发,整个人都开始颤抖。

“娘娘……”风阴按住剑柄,随时准备冷剑出鞘。

望着轩辕墨几近僵冷的身子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距离到底还是有些远。风吹来他带着疼痛的声音,她听出他的颤抖,却瞬间红了眼眶。仰起头,倔强得不肯落下眼泪。

“阳光真好,还记得我初见他时,也是这样明媚的阳光,他站在门口宛若神祗。却也是这样一个如画的男子,见证了我此生所有的悲欢离合,在我最狼狈的时候,给我最后的希冀。所以,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他,不管是今生还是轮回,我都没有后悔过。”她低低的吞吐着碎心的话语。

耶律楚就站在她的身后,抬头看着站在高高城墙上她。

那消瘦的身子,宛若风一吹,就会飞走。此刻,她宛若即将破茧的蝶,让人极不真实。绛紫色的衣衫,如同天边的流霞,更像极了开在夜里的曼陀罗花。绝望的爱,如何才能在缝隙里生长?

指尖解开头上的束带,一头如墨的长发瞬时如瀑布般倾泻而下。猛烈的风吹散她的发丝,却带来她脸上久违的笑意,真心的笑,宛若悬崖边盛开的幽兰,迷人清香,却危险得让人抓不住。

手一松,束带随风而去,叶贞深吸一口气,终于定睛去看远处马背上的轩辕墨。她此生最爱的男人,也是最爱她的丈夫。

“墨轩,我在这里。”她刚开腔,却发现眼泪不争气的滚落。灼热若天火,燃烧了整个天涯。她的身子微微轻颤,强忍着心头的颤,发出哽咽心碎的声音,“我在这里!”

那头,轩辕墨一声喊,“贞儿,站在那里别动,朕在这里。”

眼泪哗然而下,瞬时心碎如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