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9.我愿与君绝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站在城墙上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你一直都在,所以我不怕,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不怕。|www.ziyouge.com|”眼泪顺着面颊落下,阳光下有着惊心的炫光。

“贞儿。”轩辕墨泪落。

她却碎了心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她忽然觉得,自己亲手葬送了那个冷漠无情的圣君。

“皇上该做一个君王该做的事情,而不是优柔寡断,你是皇上,是大彦朝的帝君,别忘了你肩上扛的是什么!江山社稷,与叶贞一人生死,孰轻孰重,皇上该明白!”她喊着,连呼吸都会痛。

轩辕墨落了泪,“此刻,朕不是君王,不是帝君,不是江山之主。在你面前,从来都不是。现在,我是你的丈夫,一个即将失去最爱的女人的……丈夫。”

叶贞忽然泪如雨下,他说……丈夫?即将失去最爱的女人的丈夫?那一刻,她泣不成声,自从母亲死后,她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的触动,是感动,一种绝望过后的感动。

“我还是墨轩,还是那个愿意为你系着腕上红绳的墨轩。”他仰头,“耶律楚,打开城门,朕答应你!”

“别过来!”叶贞往城墙口挪了挪,只要她稍有不慎,就会摔下去。高耸百丈,落下必死。她就站在边缘地带,挣扎属于自己的宿命。

“贞儿!”轩辕墨几近崩溃,“站在那里别动,这是两国交战,不是你该管的事情。朕的江山,不用你承担。而你,朕来负责。”

叶贞笑了笑,“墨轩,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吗?”她深吸一口气。

底下的轩辕墨早已看穿了她的企图,一声怒喝,“叶贞你给朕闭嘴,什么都别说,什么都别做,给朕回到里面去。等朕处理完……朕就会带你走。”

“你说,如墨青丝绕君心,颦蹙娥眉胜三千。我记得,我都记得,只要你说过的话,我都记着。”叶贞泪落雨下,“君绾青丝妾断肠,暗自芳心许三世。”

她顿了顿,“皇上还能带嫔妾去哪?”

“只要你说的,我都带你去。”他能感受到来自她口吻中的决绝,有着无可逆转的冰冷。

“那就把我刻在你的墓碑上,生死都一块。”她笑了笑,回眸看见耶律楚稍稍移动脚步,却是冷笑两声,“狼主还是别轻举妄动,否则……你的如意算盘就算彻底落空。只要我稍稍挪动,云幽城和你,就算完了。”

耶律楚恨上心头,没成想此刻却被一介女子威胁得毫无还手之力。心中只期待着,她莫要跳下去,否则……她说的,就会成真。

手一挥,原本几欲上前的军士,只能保持着包围的状态,死死盯着站在高墙之上的叶贞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的指尖掠过腕上的红线,犹记得那日大雨不休,他那顶泼墨并蒂莲花的雨伞落在她的头上。上马车之前,他奔入雨里,问了一句“可愿”。腕上的红绳,心上的朱砂,如血晕染了她灰暗的人生。

衣摆依旧拍打着她的身子,叶贞望着远处的大军,忽然嘶吼着,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保家卫国,寸土不让。”

赫然盯着耶律楚,叶贞咬牙切齿,“乱贼该诛,血染我大彦朝江山,此仇不共戴天,便是赔上叶贞一人,也不能让尔等恣意得逞。残躯不惜赴国难,一腔热血洒黄泉。就算我死,我也不会成全你们。”

“你别乱来!”耶律楚心惊,却不敢上前一步。

叶贞昂首挺胸,眉目如画。倾世的女子有着霜冷的眸子,盯着不远处的男子,此生最爱,来世再见。深吸一口气,叶贞的半个身子已经悬空,只要她晃一下,就会摔下去粉身碎骨。

抿着唇,叶贞羽睫轻颤。

娘,我不想死,可是此刻由不得我。若我保全自身,他的江山就会被我摧毁,苦苦挣扎了八年的江山,我不能让他所有的心血都付诸东流,所以,贞儿只能牺牲自己。也许娘会觉得我傻,可是娘何尝不是?独守北苑多年,心中的那一席之地,何尝不是为了心爱之人?

哥哥,很抱歉,没能见你最后一面,到底我们一家三口,只剩下了你一个人。哥哥,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仇,我已经报了,就算去到底下,也能给娘一个交代。可是我知道,娘早已不在乎这些。

月儿,姐姐来找你了。黄泉路你走了多少?如果可以,能不能停一停,姐姐怕赶不上你。你慢一些,再慢一些,这样我才能再听你喊一声姐姐。月儿,下辈子,咱做亲姐妹,嫡亲嫡亲的那种骨肉亲人。

好吗?

眼泪止不住滑落,叶贞抿了唇,顷刻间笑靥如花。绛紫色的罗裙在城墙上方翩然,轩辕墨歇斯底里的喊着她的名字,声声断肠,却夹杂着满腔的无可奈何和绝望。他从未有过这般绝望的时候,就算彼时挣扎宫闱,都没有这一次来得挣扎。

就像陷入泥沼的两个人,越挣扎,越沉没,最后……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笑得灿烂绝世,清晰而脆亮的声音在风中摇曳。所有人都听见她那飘渺如烟的声响,她笑着喊着他的名字,“墨轩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,山无棱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夏雨雪。”

一字一顿,狠狠割心,“我!愿!与!君!绝!”

轩辕墨仰天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,眼睁睁看着那抹绛紫色的身影从高耸的墙头翩然跳下。心瞬间被撕碎,再也无法拼凑。

凄厉的马声嘶鸣,他疯似的策马冲上去。

城墙之上,耶律楚的射手已经万箭齐发。

马失前蹄,轩辕墨整个人摔落在地,顾不得浑身断骨般的剧痛。他嘶吼着歇斯底里的喊着她的名字,疯一般的冲上去。

风阴挥剑为轩辕墨挡箭,便是锐利的冷箭刺穿身子也早已不觉痛楚。比身子更痛的,是心啊!

“贞儿……不要……”轩辕墨连滚带爬的冲上去,只看着那抹绛紫色笔直坠落。

嘶吼之音,断肠之痛。

她扭头,急速坠落时,见他前所未有的狼狈,落马时她听见自己碎了心的声音,顷刻间泪如雨下。任凭冷风穿梭,奏响凄厉的冥音,为她此生划定最后的句点。那么多的承诺还来不及兑现,她就已经……

墨轩,下辈子吧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