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.如何舍得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叶贞!”离歌远远的弃了马,身若离弦之箭,用尽周身功力飞身而来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却见数道黑影直扑叶贞而去,落地之前腰间颓然一紧,紧接着耳边传来利箭穿梭的声响。她看见黑压压的影子挡在自己的跟前,利箭刺穿了黑衣,一滴滴鲜血悉数落在她的衣裙处。绛紫色的罗裙上,开满艳丽的血梅花。

错愕的看见黑衣女子微笑的容脸,那女子想要带她走,谁知上头万箭齐发,自知无法带走叶贞,却是挡在叶贞的身下。

一声巨大的闷响,伴随着尘烟纷飞,叶贞骤然扭头,却只看见以身垫着自己的黑衣女子鲜血淋漓。身上被数名黑衣人死死压着,挡去了利箭穿身之刑。

微弱的声音从耳畔传来,却是黑衣女子最后的声响,“死亦不辱命。”

长袖骤然翻飞,卷起百丈尘沙若飞刃般直扑高耸的城墙。离歌厉声长啸,顷刻间墨发如狂魔乱舞,城墙上头的射手若天空大雁,噼里啪啦掉落。顿时,顶上乱作一团。

还不待风阴与轩辕墨冲上前,离歌的身子如鬼魅般移动,眨眼间已经居身城下。五指若爪状陡然划开,叶贞身上的黑衣人悉数被离歌丢掷出去,二话不说,离歌擒了叶贞的肩胛,赫然飞身离城百丈远。

轩辕墨一声厉喝,“给朕灭了这云幽城!”

音落,风阴立刻拿出雷明珠丢掷天空。砰然巨响,雷明珠在半空绽放美丽焰火。千军万马早已激愤不已,霎时若洪水猛兽,悉数涌向云幽城。场面浩大,尘烟四起。血染黄沙迷了谁的眼,痛了谁的前世今生。

“贞儿?贞儿!”轩辕墨飞奔过来,金色的盔甲在阳光里熠熠夺目。

“墨轩!”叶贞泪落,奔跑在黄沙漫天的世界里,倾世间一切繁华都不如眼前之人。爱也好,恨也罢,都是彼此心中的唯一。

深情紧拥,她衣袂翻飞,他盔甲如火滚烫。

狠狠捧起她的容脸,流着泪狠狠吻上她的唇,拼命汲取所有属于她的温度和气息。她的泪滑落唇边,胳膊死死圈着他的脖颈,这辈子都不愿再放开。

那一刻,宛若世间万物都已经消失,天地间只容得下彼此。

离歌的赤瞳渐渐的黯淡下去,最终恢复了原有的样子。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,会做出此刻惊人的举动,但她却明白,倾尽天下都比不得眼前的一幕。多少人坐拥天下,却从不曾体会过深爱一场的感动。

羽睫微微垂下,她忽然想起了那个疯狂的夜晚,在他洁白的床褥上,晕开血色梅花。

风阴深吸一口气,抬头看着满目仓夷的云幽城,冲着离歌道,“保护他们。”转身随军冲入城中。

城门被撞门柱撞碎,千军万马顷刻间涌入。大街小巷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,惨烈的厮杀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。

低眉望着怀里险些身死的女子,轩辕墨忽然明白,就算拿整个天下来换,都换不走叶贞一人。嘴角是失而复得的笑,眼底的光却冷得教人心颤,“叶贞,你再敢说一句【我愿与君绝】试试。”

她举起素白的手,腕上的红丝线依旧鲜艳如旧,“还在,没舍得扯断。”

他怒目圆睁,“叶贞,你敢扯断试试看!”

眉目清浅,她笑颜如花,“怎么舍得呢。”

音落,她却看见他红了眼眶,声音有些哽咽,“那你还舍得往下跳?”

叶贞凝了眸,盯着他微白的面色,擦拭着他脸上的尘埃。方才马上摔落,此刻的容脸,狼狈不堪,擦痕带着血迹混合泥沙,看着教人心疼。她笑了笑,“我若不跳,你如何能死心?你舍不得我,我却舍不得你的江山啊!”

“蠢死了!”他拽着她一瘸一拐的走到城下僻静处。

风阴站在城头,将戎族的旗帜拔下,换上了大彦的旗幡。那一刻,满城呐喊,胜利的欢呼响彻天地之间。

耶律楚被风阴押在牢里,等待他的将是无可预知的黑暗。

叶贞走向离歌,她正在掀开那群黑衣人的面纱,眸色冷得无法言语,“是东辑事的锦衣卫。”离歌看了叶贞一眼,终于掀开了那名黑衣女子的容脸。

一瞬间,叶贞几乎叫出声音,“雀儿?!”

血色浸染的身躯,因为做了叶贞的肉垫,全身的骨骼都碎了。血水模糊了她的容脸,但叶贞与离歌却是认得。叶贞不会忘记离别之前,雀儿跪地那一声“恭送娘娘”是如何的轻声颤抖。

眼眶顿时红了,叶贞跪在雀儿身旁,轻轻掸落雀儿脸上的灰尘,“彼时她说,我们认识,我只当她唬我,却原来是真的。”

离歌哽咽,“我以为她死了,却没想到她一直跟着你。更没想到,最后她还是为你死,替了你一命。”

“锦衣卫?”轩辕墨陡然凝眉,“为何慕风华要杀你,却又有一批锦衣卫要救你?难道是……慕青?这两父子到底在搞什么花样?”

蓦地,轩辕墨的眸光颤了颤,陡然死死盯着叶贞。呼吸略显急促,而后死死拽住叶贞的手,不由的深吸一口气,“什么都别管,先收拾了残局再说。”

叶贞眸色稍顿,羽睫轻柔扬起。唇,张了张,始终没能问出口。

是慕青?雀儿是东辑事的人,她的生死自然要由慕青掌控。放了自己,又一路上追随保护,次次避开慕风华的追杀。她说过,是奉命而为,那自然奉了慕青的命令。只是……何以慕青要派雀儿跟着自己,随行保护?还是这只是雀儿的一己之私?

叶贞不会忘记,雀儿临死前说的那句话:死亦不辱命。

诚然,她确实是受命而来。

慕青,到底要怎样?那个心思缜密的妖孽,存的什么心思?到底是怎样的命令,让雀儿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,都必须保护叶贞的性命。她素来是知道的,东辑事的暗卫,只奉命令,不问因果,不论手段。

抬头,却见轩辕墨面色沉冷,眸光幽暗深邃,宛若来自九幽地狱般幽冷至绝。心下一怔,叶贞倒吸一口冷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