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1.与君且奏凯旋曲 钻石满三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轩辕墨面前,当着底下的万千将士,戎族狼主耶律楚签下降书列表,而后受降被押解回大彦朝的朝廷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

那一刻,耶律楚盯着叶贞看了良久,却只说道,“本王此生不曾服过任何人,偏生得服了你。只是本王仍然想不通,你既如此深爱皇帝,何以还要寻死?你可知这纵身一跳,便再也没有回头路。”

叶贞莞尔嫣然,“我若不跳,他便没有回头路。既然终归要有人先走,我愿成全他的万里江山。虽是女子,但外敌入侵,誓不相让却是本分。何况既然深爱,又何惧生死?”

轩辕墨握紧她的手,不论生死,都无法将他们分开。

耶律楚点了点头,“可叹此生不能逢着你这样倔强的女子。”

闻言,叶贞笑而不语,只是与轩辕墨对视一眼,彼此笑意清浅,多少话语自在不言中。

收复了云幽城,降住耶律楚,戎族朝堂震惊,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。听闻大彦朝皇帝御驾亲征,更是不敢擅动。顷刻间轩辕墨的圣君之名广布天下,无人不敬,无人不晓。年纪轻轻一代皇朝圣君,上得了朝堂下得了沙场,不可不畏年少英才。

丹阳城城门打开,大军浩浩荡荡的胜利归来。这一战,不可不谓惊心动魄。所有人都传颂着贞嫔忠烈,不肯屈服敌军纵身跳下城楼,不惜以身殉国的传奇事件。故而一场战役,不但成全了轩辕墨,也成全了叶贞。

双双博得万众归心,青史美名。

离歌只恨没能杀了洛云中,元烈已死,可谓死无对证,就算轩辕墨也委实拿洛云中没办法。最多治洛云中一个擅杀将领之罪,但当时元烈带走闯营的离歌,洛云中却可以用不听军令来为自己开脱。

是而,元烈算是枉死一场。虽落得忠烈之名,皇帝也赐了金顶玉葬,但……就像一根毒刺,在离歌的心里不断的生长。

雀儿的尸体留在了丹阳城外的山坡上,叶贞是想带回去,可惜长途跋涉就怕坏了。终归,雀儿该自由自在,像真正的雀儿一般飞翔在天空,飞翔在原野上。那个宫闱,那个东辑事困禁了雀儿一生,既然出来了,就莫再回去,却也是再也回不去了。

大军凯旋归朝,声势浩大,唯有一人越发的惶惶不可终日,那便是洛云中。就算兵符现下还在他的手里,国公爷的威望尚存,奈何皇帝已然是人心所向。叶贞巧计退敌,忠烈跳城;轩辕墨重情重义,挥军夺城。

杀敌军,降戎族狼主,已然声名远播,这样的形势早已非人力可以逆转。

马车徐徐而行,总算不必马不停蹄的奔波,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去。

叶贞挑开车窗帘子,只看见离歌沉冷阴暗的面庞,骑于马上不言不语,“离歌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离歌凝了眉,“就是觉得元烈将军死得冤,心里不痛快。”

“皇上赐了金顶玉葬,便是朝中重臣也未必能享其殊荣……虽说是因我而死,但你我现在确实没有办法还其公道。”叶贞暗了眸色。

离歌颔首,“我自然是知道的,左不过还是不甘心。”

叶贞顿了顿,仿若看穿了离歌的心思,只能轻叹一声,“那你自己小心点,莫要过了。”

“好。”离歌羽睫微扬,眸色锐利如刃。

欠的债就该还,若然一味的逍遥法外,如何对得起冤死的亡魂?午夜梦回,无常索命,难道就不觉害怕惊惧?血债无法血偿,那就拿良心来偿。

洛云中不再策马,而后入了马车。自从毒烟事件后,洛云中的身子虽说稍有好转,但不知为何这一路上却又开始恶化。起初只是疑神疑鬼,如今到了夜里总是噩梦连连,梦呓不断。日不成眠,夜不成寐,整个人瞬时苍老不少,连带着原先不怒自威的眉目,也是黯淡失色。

汤药不曾断,军医也是束手无策,只道是心病。

毕竟元烈之死……

杀了自己的过命部下,许是会心生愧疚的。

安营扎寨,轩辕墨与风阴开始处置回朝事宜,叶贞便与离歌远远的走开。两人一左一右的走在临近军营的小树林里,沿着小溪边坐下。士兵们远远的守着,不敢靠太近,也不敢走远,生怕上次劫人的事情再次发生。

皇帝下令,寸步不离。

“即将回朝,收了把戏,免教人看出来!”叶贞坐在小河边,笑着看她。

离歌凝眉,“如今正是药效甚好的时候,我不甘心。元烈死不瞑目,我岂能放过他!”

叶贞颔首,“我知道,何况这元烈是为我而死的,但你别忘了,只要他还是盈国公,就不能死在你我手上。这满门的殊荣一旦闹起来,可不是你我能担当的。”

“我自有分寸,药量不重,就是让他成日无法安然入睡,夜夜受良心的谴责罢了。”离歌轻叹一声,“叶贞,我……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叶贞凝眉,看着离歌欲言又止的模样,“你素来不会说谎,我也不会瞒你,你只管说便是。能做的,我一定为你做。”

离歌点了点头,“我当然晓得你的心思,左不过……还是那句话,无论如何留他一命。”

“墨轩已经下旨,以谋逆叛国罪缉捕慕风华,想来他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旁的我倒没有主意,但是他的命……为了你,我愿意搏一搏。”叶贞摇了摇头,“其实你与他也算般配,一个心高气傲,一个阴冷幽暗,却都是死心眼的人。偏生得一副面冷心热,哪日你们若真的在一起,生个孩子还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。”

离歌嘴角微微抽动,“谁要跟他生孩子。”

“那你昨儿个找军医讨要红花又是为何?”叶贞一句话,便让离歌的面色骤然凝在当场。羽睫微微垂下,离歌不说话,却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略略失神。

叶贞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,“离歌……”喊了她的名字,叶贞只觉得眼眶滚烫了一下,声音都开始哽咽,“其实你比我幸福,我连身为女子最基本的生儿育女都不可能。怕是要抱憾终身,却又无能为力。你考虑清楚,不要任意妄为。我不会拦你,我只是要告诉你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。”

离歌深吸一口气,眼眶湿润,“我明白。让我静一静。”

点了点头,叶贞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返回军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