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4.我想要个家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道身影骤然入帐,却以最快的速度行至离歌跟前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青衣素色,眉目如刃,死死的盯着那口空碗,而后像失控的狼,疯一般一把扣住离歌的手腕,慕风华冷声低喝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“我知道。”离歌无悲无喜,却用一种极为平静的眸色看着他几近疯狂的模样。低眉看着他快要捏碎自己手腕的五爪,深吸一口气,正欲挣脱,谁知反被握得更紧。

“这是人命。”他咬牙切齿,眉目间似要拧出血来。

离歌冷了眉目,“那也是我的,与你无关。慕风华,你觉得现下自己还有资格阻止我做任何事吗?昨夜我与你早已说得清清楚楚,你还要怎样?这个孩子,生死在我,我要留着便留着,我若不肯,你又能奈我何?”

慕风华死死盯着她的脸,“你够狠!”

“是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你我都是一类人,为了活着可以不折手段。你难道没有尝过生死一线时,那种绝望与苦楚吗?既然如此,何苦连累旁人,既然不该容下的孩子,从一开始就不必错。一步错,步步错,我怕了,再也不想有人步我后尘。这该死的世道,从未有过一刻善良。”

她看见的呼吸不断起伏,有种愤怒,又好似绝望的灰暗。

“为何连最后的希望都覆灭?”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了一辈子,所想所盼无非就是有个人,能与自己骨肉相连,用人类最深沉最密不可分的关系,好好的活一回。而不是一贯的冷漠无情,连自己都会觉得是行尸走肉,渐渐的忘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,成了活死人。

也许离歌无非感知,在慕风华的世界里,那一星半点的希望。东辑事的层层厮杀,他踩着鲜血和白骨走到今日,生也一个人,死也一个人。而今她忽然告诉他,他不是一个人,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。

不管他对离歌是怎样的情愫,孩子二字让他忽然想起记忆深处的颤抖。

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母亲拥着他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,笑容未灭,鲜血却打湿了他的脸,从此他只能陷入无尽的黑暗中,苦苦挣扎而无法逃出泥沼。

他将自己伪装,也让自己那颗心彻底的沉入黑夜。

也许只有让自己比别人更狠,更冷,更绝望,才不会让人看见他内心的脆弱,才能漠视一切,然后让自己安然活下去。每一个冷漠无情佯装坚强的背后,总有一颗风雨飘摇的心,一个如孤岛般经不起风雨的世界。

离歌低眉,看见他握紧了手,青白色的指节,犹如他眼底的残忍之瞳,几欲将她撕裂。眸色微转,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一个孩子罢了,对你而言真的如此重要?”

他狠狠瞪着她,不置一词。

“你说呢?!你此生所想所盼的,到底是什么?”他反客为主,有种教人心颤的冷戾。一身肃杀,让人望而生畏。

闻言,离歌垂了眉目,却不说话。

她要的,没有人给得起。

眼眶忽然湿润,离歌冷冷笑着,“我要的……”

下一刻,他骤然将她拽入怀中,紧紧相拥。离歌的眉睫骤然扬起,眼中的泪陡然滚落,微凉的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他的脊背。

“只要你说,我就为你做。”他附在她的耳畔低低的开口。

心头忽然疼了,是那种锥心的疼,宛若有利刃划开了心脏,而后看见那颗留在心脏里的眼泪。还是滚烫的,从未熄灭过原始的温度。

“我要的,你给不起。”离歌回答得很疼,声音哽咽而轻颤,却不再挣扎,任由他抱着。他怀里的温度,让她有种历尽千帆过后所渴望的平静和依靠。

她明显感觉他的身子微微一震,而后愈发抱紧了她,彼此都不善言辞,彼此都沉默不语。正是这样的沉默,反而让彼此的心更贴近,很多时候同病相怜,比更多的言语能让人产生共鸣。何况……他们早已不是同病相怜这般简单,他们之间……有了骨与血的关系。

眼泪滚落他的怀里,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你真的能做到?”

“是。”他斩钉截铁。

“我想要个家。”

一语既出,慕风华的眉睫骤然扬起,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忽然绷断,眼泪猛然间滚落。这个名词……他不知遗忘了多少年,好似从他双手染血开始,便从未再想起过。直到……直到三年前,直到那日与叶贞成亲,直到……

现在!

离歌的身子微微轻颤,“我从狼窝里走出来,所思所想便是有个家。你可知道,每个人看见我都把我当鬼,因为我是狼女啊?连小孩子都欺负我,拿石头砸我,彼时我在想,若是我爹娘在身边,若我有个家,谁还能这般待我?”

“后来,师傅给了我一个家,再后来……师傅也没了。也许今生今世我都不配有这一日,却还是要奢望。刀头舔血的人,手里浸染了多少人命,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,可是师傅说过,早晚都要还的。我一直等着所谓的报应……”

他松开她,定定的看着她,“彼时和我拜堂成亲的是你,入了我的洞房的人,也是你,也许命中注定,我此生要与你纠缠不休。若然有报应,我也逃不了。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低低的苦笑,“可惜,一切都晚了。”

眉目忽然扬起,飞扬的眼线陡然间绽放着冰凉而痛楚的颜色,她清晰的看见他眼底的懊悔以及……眷恋不舍。

这世上,不会有人能明白什么是绝望的爱。

即便不是爱,此时此刻的相依相偎,也是一种新的开始。不管三年前的风华,还是三年后的红颜,都该有个崭新的开端。

只是……世间太多的事情,不是一句我愿意就可以顺理成章。现实,残忍的容不下重来。

外头,想起清晰的脚步声,是军队列阵的声音。

离歌抬头看着他,沉重的闭上了眸子。

一切,都要尘埃落地,不是吗?

松开她,慕风华大步往外走去。

“你想怎样?”身后,离歌面色微白。

站住脚步,青衣倾世,飞扬的眼线冷了周身颜色,眉目生凉,唇角抿出凉薄的弧度。慕风华站在那里,傲然绝世,“便是死,我也不会落在他们手里。我此身,生不由己,但死……绝对不能再任人掌控。”

语罢,他骤然掀开门帘走出营帐。

外头,剑刃锋利,齐刷刷的将他困在正中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