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5.洛云中杀人灭口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眸光利利,却是洛云中冷笑的容脸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慕风华忽然明白,是洛云中要杀人灭口。彼时叶贞的事情,如今唯有自己一人知情,暗卫悉数毙命,元烈已死……极好!果然是盈国公!这一招过河拆桥做得极好!

扫一眼四下虎视眈眈的军士,慕风华冷冽无温,“怎么,国公爷如今亲自擒我,这般颜面,我怕是受不起。左不过你打量着这些人就能拿下我,是不是过分轻敌?待会动起手来,你可莫后悔!”

那邪肆的冷笑,看在洛云中的眼里格外刺眼。慕风华依旧是慕风华,青衣冷面,一双锐利阴冷的眸子邪邪的挑眉看他,“洛云中,还不动手更待何时?”

“哼!”洛云中嗤冷,“你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,还要与本公猖狂,委实不知死活!”

“哦?”慕风华低低冷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殊不知慕风华的笑让人看着心慌,洛云中有种倒吸一口冷气的错觉,好似他笑得太过妖异,足以勾魂摄魄。

慕风华容色倾城,素白修长的手轻柔拂过鬓间散发,“我的今日,又何尝不是你的明日。你这盈国公,也该到头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洛云中冷喝一声,眉目间怒火腾然。

“我说什么,你心里最清楚。彼时贞嫔何以会出现在云幽城的城头,不都是拜你所赐吗?”慕风华冷笑,环顾四下明晃晃的刀剑,“想来这些都是你的心腹大军,否则贞嫔一事,足以让你声名扫地,让你万劫不复。你苦心军营的军心人脉,顷刻间土崩瓦解。左不过便是你的心腹,如今听得你这般的寡廉鲜耻,不知又是怎样的心思?你们所极力维护的国公爷,不过是个小人!”

“投敌叛国,乱臣贼子,用来形容你,委实一点都不为过。我这厢虽然是丧家之犬,你又何尝不是苟延残喘。就算皇帝现下办不了你,可是羽翼丰满,早已不是彼时的小皇帝。只要回了宫,你会与鲁国公府一般落得九族覆灭的下场。你不妨摸摸你的脖颈,那吃饭的家伙现如今就已经开始摇摇晃晃,撑不了多久。”

洛云中面色铁青,“就算本公活不长,总好过你现下必死!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慕风华站在那里一身肃杀,便是寻常人也不敢轻易靠近。他执掌司乐监多年,便是这凝眸间的冷戾,亦足以教人寒彻骨髓。

嘴角是一抹冷蔑轻笑,慕风华眉目微挑,眸色邪冷若来自九幽地狱,“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废物,谁能取我性命!”

兰指妖娆,无温的掠过鬓间散发。

他站在那里,身子微微斜侧,眼角却有意无意的落在紧闭的营帐门帘处。

“格杀勿论!”洛云中冷喝。

顷刻间军士一拥而上,直扑慕风华。听得暗卫来报慕风华现身,洛云中便立刻率领心腹军士前来擒拿慕风华。说是擒拿,其实就是杀人灭口。到底贞嫔之事,也只有慕风华知晓内中个情,只要杀了慕风华,皇帝便再也找不到自己的过错,彼时……

绝对不能让慕风华坏了自己的计划,到底慕风华知道得太多。

风阴快速走进轩辕墨的营帐,“皇上,慕风华来了。”

叶贞正在为轩辕墨更衣,听得这话当即凝眉,“他是来找离歌的?!糟了……”

二话不说,三人便朝着外头疾步行去。轩辕墨拽紧叶贞的手,忽然顿了顿,冲着风阴道,“你先去,只怕洛云中是要杀人灭口的。”而后扭头看了叶贞一眼,眸色微微一沉,补充了一句,“别让他死了。”

风阴颔首,“明白!”当即纵身而去。

叶贞扭头看着轩辕墨,却见他刻意放缓了脚步,心里明镜般清澈。握紧他的手,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如今有了离歌,他不会对我怎样,你大可放心。”

轩辕墨面不改色,“但凡有丝毫危险,朕都不会允许。”

心头一暖,叶贞点了点头,“那我先去找离歌便是,有她在,谁都伤不了我。”

听得这话,轩辕墨才算松了口气,便执手朝着离歌的营帐而去。

慕风华的武功诚然不似从前,便是短短数日,已然减弱无数,一番车轮战下来,地上尸体堆积成山,他亦不免挂彩。胳膊处,脊背上,有深浅不一的血痕源源不断的淌着血。

营帐内,端坐着一动不动的离歌。

外头的声响清晰的传来,长长吐出一口气,想着他这样好的功夫,就算减弱也该足以自保。军士左不过是训练有素,但委实没有太多的杀伤力。对于慕风华这样自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高手而言,应当足以应付。

离别前他说的那句话,让离歌有种窝心的疼。

他说:此身,生不由己,死却要自己掌握。

她又何尝不是?

彼时还曾痛恨过,为何身为女儿身?若她是个男儿,想必此刻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的下场。皇门子弟,唯有男子才是好的吗?如今,轩辕家的男儿都被赶尽杀绝,她这个被遗弃狼窝的女子反倒活了下来,不能不说滑稽至绝。

她从来都知道自己与寻常的女子不同,就好像师傅从来都抱着必死之心。可是师傅是真的爱师娘,彼时月儿还小,师娘总会用一种极为温柔的眼神盯着师傅看。而师傅总是笑了笑,转身时却不经意流出那种微凉的神色。

离歌一直不明白,是师傅不够爱师娘,所以才会觉得不幸福?才会有这种微凉的表情?

可是现在看到慕风华,她才明白,师傅是因为太爱师娘,以至于用自己的命,毕生的功力做赌注,赔上了一切。

若手中持剑,便可护你周全,却不得拥抱你。

若放下手中剑,便能拥抱着你,却再也无法护你周全。

可是太爱,又怎么舍得放手?师傅放下了剑,最终死在慕青的手里。

彼时离歌觉得师傅是恨彻入骨的,但现在觉得,也许师傅临死前抱着师娘的尸体,脸上怪异的表情是一种如释重负。再也不需要在性命与幸福之间选择,因为……他得到了比天下第一更值得守护的东西。虽然代价沉重,但……至死犹未悔。

羽睫微微垂着,扭头看着桌案上空空如也的药碗,离歌的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。诚然他是被骗了,那碗药……

外头忽然传来洛云中尖锐的冷笑,“慕风华,你也有今日!”

音落,离歌霎时眸色如血,脚下陡然移动,门帘瞬时支离破碎。风驰电掣,快若闪电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