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.我自己的男人自己管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风沙翻飞,一道倩影若闪电般霎时袭来,两旁的军士如同被巨浪拍飞,顿时朝着两旁悉数震飞出去。-www.ZiYouGe.com-离歌傲然冷立,眸色如血,掌风就停在洛云中的面门之前,凌厉的掌风几乎就要拍碎他的面颊。

若不是叶贞的那番话仍在耳边排旋,依照她原有的行事作风,此刻定然让洛云中死无葬身之地。

有花白的发丝触及她骤然收敛的掌风,却被生生圻断,飘落在地。

“洛云中,别欺人太甚,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离歌狠狠的收了手,眼底的光寸寸浅淡下去。转身,包围圈中的慕风华身负重伤,鲜血浸湿了他一袭青衣。勉力撑起,摇摇晃晃的身子如同秋日里翻飞的蒲公英,仿若转瞬即逝。

“你到底还是出来了。”他低低的笑着,有着经年不改的邪肆之色,便是一身血污,仍然难掩他的绝代风华。

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我不出来,难道要睁眼看你死吗?”

“作死的东西,竟然一点都按捺不住,没瞧着国公爷是要杀人灭口吗?还敢出来,真是活得不耐烦。”他冷笑着睨着面色铁青的洛云中。离歌那一掌诚然是威吓住了他,连带着一旁的军士都人心惶惶。离歌出手太快,以至于这里没有人会是她的对手。

是而只要她出手,谁都别想活。

就连洛云中也不例外。

面色沉冷的盯着他邪肆的面孔,直到他敛了笑意,离歌才眨了眨眼睛,“我乐意,谁都管不着。我自己的男人自己管,旁人谁敢插手,谁就特么给我马不停蹄的死!”

慕风华笑得好生得意,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竟然被女人划定了专属权。以往都是他为旁人划定专属范围,而今头一回听到比自己还犀利霸道的话语,竟有种不自觉的愉悦。多少人不曾有过的温暖,此刻竟涌上心头。

视线晃了晃,慕风华脚下一软,登时往地上栽去。

“喂?”离歌纵身飞跃,落在他的身侧,稳稳的搀住了他,顿时双双跌坐在地。

慕风华柔软的倒伏在离歌怀里,极为漂亮的眸子幽然睁开,竟有一种幽怨的神色,却让离歌的身子禁不住抖了抖,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
娇眉紧蹙,长长的羽睫禁不住煽动,离歌吞了吞口水,“你怎样?”

他摇头,“死不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她释然点头,“你走吧,有我在,谁也不敢动你。若然皇帝怪罪下来,我自然会与他说。他若敢动我,我便请老皇帝从皇陵里爬出来,与他说教说教。”

他谩笑,“能不能不说笑,笑得我伤口疼。”

离歌眉色一紧,“不知好歹的东西。”说着冷不丁起身,直接将慕风华丢在地上。低眉却见他的面色比方才更难看,浑然是恨极了她这不懂怜香惜玉的孽障,却又只能无奈的从地上勉力爬起来。

鼻间冷冷的哼了声,而后极为不悦的盯着离歌一脸的邪肆恣意,宛若彼时的自己。傲娇的抚了抚自己凌乱的发髻,兰指轻轻捋顺鬓间的散发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洛云中,现下你还要动我吗?”

洛云中万万没想到离歌跟慕风华会搅合在一起,甚至于离歌身为女儿家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将慕风华称作“自己的男人”。这般厚颜无耻,委实世所罕见。当下横眉立挑,却又不敢在离歌面前大肆发作,到底离歌的功夫不是任何人可以企及的。

偏生的一个妖孽,一个孽障,而后联起手来便是天下无敌的厚颜无耻。都是不管不顾的人,一旦做了决定就会不死不休,谁敢轻易动他们。

要知道,慕风华背后有东辑事,而离歌背后还有个贞嫔与皇帝。

不过,若是能一并除去,也许……

洛云中的眸色骤然变得冷戾,慕风华眉色嗤冷,将他看得一清二楚,这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他这双妖异的眼睛?笑话,司乐监的掌事可不是白当的。当下冷哼两声,“看样子国公爷如今想一箭双雕,左不过我这厢倒是必死无疑,这丫头却是属刺猬的,谁若不信只管试试。”

“你才属刺猬,你们全家都是刺猬。”离歌挑眉,这男人诚然是没心没肺惯了,满脑子的勾心斗角,如今连带着她都给算计上。好吧,既然不否认是她的男人,那这里自然要她说了算。左不过……歪着脑袋一想,他们全家都是刺猬,那她肚子里的是什么?

果不其然,那慕风华鼻间冷哼,“臭丫头。”忽然指着她的肚子,冷蔑轻笑,“那这个是什么?”

离歌翻了翻白眼,浑然不将周旁的所有人放在眼里,“狼崽子。”

慕风华险些一口气没上来,哇的一口血喷在地上,差点被她气死。

心头一着急,离歌急忙搀了他,“怎的这么不中用,动不动就吐血?”说着便用袖子轻轻擦拭他的嘴角,却被他嫌恶的避开。

心头咬牙切齿,这个该死的洁癖狂……

周旁的军士面面相觑,一时间被这对冤家弄得云里雾里,那洛云中一直不开口,当下便不知该如何做。

听得离歌冷喝一声,“看什么看,都给我滚。”

洛云中当下怒喝,“给本公一并拿下。”

“该死的老东西!”离歌一声嘀咕,却看见慕风华妖娆轻笑,看着她那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,委实是心里痛快。难道不用自己动手,难道还有人真心为他生死,难道还有人是真的视他如命,连带着延续他的骨血。

“那碗药……”

他顿了顿,而后略带期盼的盯着离歌。

离歌敛了眉色松开他,一掌便击飞扑上来的军士,“那是保胎药,你着什么急?”

慕风华笑得愈发得意,“我就知道你这死丫头……是个心慈手软的废物!”

一把扣住向他劈来的刀剑,离歌凝眉看着他一脸的血污,“现在谁是废物?”

嘴角微微抽动,慕风华一掌震飞那人,邪肆的眸光在她身上游离个遍,“自然不是我。”话音刚落,大批的军士以车轮战飞扑上来。要不是念及慕风华有伤,根本无法保全自身,离歌一定先行宰了洛云中。

“住手!”一道白色的身影划空而来,冰冷的剑狠狠圻断扑向慕风华的长矛,旋身一记扫堂腿,将周旁的军士悉数放倒在地。

冷剑横立,风阴眸色如刃,“都给我住手!皇上有命,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