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7.朱雀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云中眉色一怔,到底还是功亏一篑,如果不是离歌那贱人,慕风华今日定然难逃一劫。-www.ZiYouGe.com-既然如此……来日方长!洛云中冷哼一声,“撤!”他倒不信,任凭慕风华的三言两语,皇帝就会对他怎样,到底皇帝还不到为所欲为的程度。

睨一眼洛云中转身离去的背影,风阴松了口气,身旁的军士急速撤离。

现在的军营俨然分作两派,半数站在皇帝这边,半数还是洛云中的心腹,故而在军营内洛云中已然不可能再恣意妄为。

离歌垂落眉目,望着不远处快速行来的轩辕墨与叶贞,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想要挡在叶贞与慕风华跟前。谁知慕风华拽了她一把,“你以为我还会对她怎样?有你足矣。”

闻言,离歌失神的看着他,眼底泛着少许流光。

便是这一失神,陡然将从天而降黑压压的一片,宛若乌云蔽日,离歌只觉得身后的慕风华突然推开了她。风阴一惊,急忙环住离歌的腰肢稳稳站定,转身便是利刃出鞘直抵黑压压的人影而去。

顷刻间平地起风云,强大的气劲宛若来自奔腾河川的巨浪,霎时逼得风阴连连倒退,体内登时血气翻腾。

定睛一看,却见三名黑衣人巍然将慕风华困于其中,眸色精力,诚然不是泛泛之辈。就方才的气劲,若不是风阴一身的功夫,早已被震碎内脏而死。

离歌一身冷啸,已然飞身袭去。

“别过来!”慕风华嗤冷,奈何其中一人以三指扣住他的琵琶骨,而后硬是将一股内劲冲入他的体内,将慕风华体内残存的真气震散无踪。

“是东辑事四大杀神!”风阴惊呼,却只拽住离歌的衣袂。

“不宜恋战,撤!”为首冷喝,忽然将一枚烟雾弹丢弃在地。腾然一阵白烟,离歌晚了一步,待白烟散去,慕风华和那三名黑衣人早已不知所踪。

发疯似的红了眼,离歌仰头一声长啸,眸光如刃,“慕青!”

“该死,让慕青抢了先。”轩辕墨冷然。

叶贞快步上前,“离歌你冷静点,小心身子。现下你不是一个人,明白吗?”

心下一沉,离歌鼻子一酸,忽然转身抱住叶贞,“我该怎么办?”

闻言,叶贞扭头望着轩辕墨,低头清浅道,“尽快回宫,何况……慕青既然肯花这般大的人力精力来救慕风华,诚然是不想让他死,所以慕风华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离歌狠狠点头。

“皇上,是东辑事的四大杀神,所幸只是三个,若然四个联手只怕更是了不得。”风阴轻叹一声,“这四人乃是慕青手把手栽培,与慕风华并无两样,可以试想,四个慕风华聚集在一起,该是怎样的场景。青龙为首,白虎为次,朱雀为三,玄武为末,一个个武功了得。四人形成四方阵法,这两年不知杀了多少武林高手。”

叶贞心下一顿,“朱雀?雀儿……”

雀儿?

离歌骤然凝眸,“雀儿?是、是雀儿?”不觉倒吸一口冷气,“或许真的是雀儿,难怪雀儿可以破慕风华的锦衣卫大阵,我只当她是东辑事之人,却没有想过,唯有慕青的心腹才能懂得这些。否则她何以敢对抗慕风华,大抵他们本就是同门,有着旗鼓相当的身份。”

她们只知雀儿乃东辑事慕青座下,却不知雀儿不但是慕青义女,还是东辑事四大杀神之一……朱雀!雀儿看似年纪轻轻,却有着与慕风华一致的经历,一个女子要在东辑事脱颖而出,出去本身的天赋,还需要多少毅力和执着。

许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,虽说够狠够绝,只是慕青却忘了告诉他们如何保持一个心不被外界魅惑。

许是一贯的听从吩咐,从未历经人事,所以雀儿在接触叶贞之后,慢慢的被感化。一个眼里心里只有命令与厮杀的人,鲜少会有温存的出现。于是乎只要稍有温存,便彻底的融化了心头的霜雪。

所以东辑事那一顿打是真的,是慕青对雀儿的惩罚,但那句剁碎了喂狗,却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,让雀儿得以离宫办事。到底没有人知晓四大杀神的真面目,只要黑纱蒙面,谁也不知道雀儿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朱雀。

叶贞不说话,只是垂下眉眼,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雀儿临死前的那双眼睛。她定定的看着自己,宛若有话要说,却只能报之一笑。她说死亦不辱命,何尝不是对她说的。

握紧她的手,轩辕墨面不改色,“很快就会回去。”

他没有说完,她却知道下一句是什么,又要漫无止境的厮杀。

环顾四下,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自由的空气了。

风阴不作甚,却见离歌抚上自己的小腹,眉睫微垂,呈现出鲜少的沉默不语。

宫闱,那是个令人揪心的地方,看似富丽堂皇,有着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,却不知在那红墙绿瓦之间,混合着多少鲜血与眼泪。夜里浮游不去的灵魂总要哭一哭,才算对得起这无尽厮杀的世界。

大军浩浩荡荡的回朝,百姓夹道跪迎。与之一道归来的,还有戎族的狼主耶律楚,不久之后便会有戎族的使臣前来换回耶律楚。以后,戎族都只能对大彦朝俯首称臣,年年岁贡。

由此可见,百姓心中对轩辕墨的尊崇,明君临世,显而易见。

眼见着大军午后便要回城,夏侯舞站在国公府门口良久,面色有些异样。望了望顶上凛冽的太阳,心头想着这日头白灿灿的,明日许是不会有这么好的天气。外头起了风,冷得教人直打哆嗦。

门口石狮子外头坐着一个老乞丐,满脸的污秽和一头杂乱无章的头发,几乎将他的容脸都遮住了大半,一身破破烂烂得教人看着恶心。

见着国公府有人出来,那老乞丐急忙扑上去,酸腐味顿时扑鼻而来,惊得夏侯舞身后的奴婢们一个个都捂着鼻子退避三舍。

“小姐行行好啊,给点吃的吧,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,外头天冷,生生饿死在国公府门口总不太好。小姐救命啊,行个善吧……”他扒拉着夏侯舞的衣裙不放。

“你们都下去。”夏侯舞摆摆手,见着后头的人都走完了,这才靠在廊柱上抖了抖身子,一脸的嫌恶与鄙夷,“爹,你玩够没有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