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8.父女冤家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低低的轻咳几声,老乞丐松开夏侯舞的裙摆,幽然起身走到一侧的台阶上坐下,一副真当无趣的模样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见状,夏侯舞瞪了瞪白眼,漫不经心的走过去,就着他身边坐定,“我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,没想到你还能回来。这一身的破破烂烂到底哪里捡的,你也不嫌恶心,老了老了还没脸没皮。”

这一番奚落,身侧的老乞丐一把撩起拂面的乱发,咬牙切齿的骂道,“死丫头,我是你爹,你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
夏侯舞凝眉,“我爹可是夏侯府的夏侯渊,你这厢又是乞丐又是要饭的,还敢自称我爹?哼,别说我瞧不起你,就你这点乔装打扮的模样,连娘半个手指头都比不上。”

“你!”他诚然是夏侯渊,失踪了不知多久,如今竟然以这种面目重新出现。

哼哼唧唧了两声,夏侯渊无奈的叹口气,指了指国公府门楣,“洛云中那老东西对你好吗?”

“我又不是嫁给他,他待我好不好有个屁用。”夏侯舞嗤鼻,嫌恶的捏了鼻子,“你这什么怪味?”

“那个……前不久从沼泽地里出来,然后大半个月没洗澡……”

他这厢还未说完,夏侯舞已经挪开了身子,十分嫌恶的盯着他蓬头垢面的模样,外带一身的骚臭味。

双目一瞪,夏侯渊歪着嘴,“我特么再脏再臭也是你爹,你也是我生的。”

夏侯舞给他一记死鱼眼,“就你这德行还能生我?我是风华绝代,妖娆万千的娘生的。有本事,你再给我生一个看看!”

“你!死丫头,要不是你拦着,我早就续弦了!”他怒吼。

“续弦?续啊!你续啊!你倒是给我续一个看看!”夏侯舞双手叉腰,直接指着夏侯渊的鼻子开骂。突然跌坐在地,放声干嚎,“娘啊……你看看哪,这个臭不要脸的又欺负我了!你要是在天有灵,一定要死不瞑目啊……”

“停停停……有这么咒你娘的吗?”夏侯渊仿若见惯了夏侯舞不管不顾的样子,只能轻叹一声,“我要是你娘,估计就该气活了!”

“那你还续不续弦?”夏侯舞冷眼看他,作势又要哭。

夏侯渊撇撇嘴,“都一大把年纪,教你耽搁得没人要了,还娶个屁啊!”

闻言,夏侯舞才算拍拍衣裙起身,“有自知之明是好事,爹,果然又长进了不少。”说着便用绢子擦拭父亲的容脸,“赶紧擦擦吧,不然小师兄都不让你进门,你那夏侯府了估计都要将你当要饭的打发出去呢!”

“叶年那臭小子,竟然……竟然把你给嫁了。我这暴脾气,气的我一下子从边关连夜赶回来。特么紧赶慢赶,还是晚了一步。”夏侯渊呸一口唾沫,“哎呀轻点,我这老脸都要被你蹭掉半层皮。”

将绢子往夏侯渊手上一塞,夏侯舞冷了面目,“给!你自己擦!”说着便是眉目生凉,“你还敢说!要不是你收的好徒弟,我现在会在这里吗?”

“走走走,爹现在就带你回家。”夏侯渊扯着夏侯舞就要走。

夏侯舞一下子挣脱,“爹,我不回去。”

“怎的?”夏侯渊一怔。

“爹,你到底回来干嘛的?”夏侯舞凝眉。

夏侯渊挑眉,“当然是盯着你,免得被这国公府作死啊!你看这国公府上方乌云密布,诚然是时数将近,还是赶紧跟我走吧,免得殃及池鱼。”

“爹,你怕死怕了一辈子,现在还要带着我。什么狗屁神通,你赶紧松开我,有空回家收拾你们家小徒弟去。大的不知死活,小的疯疯癫癫,都是拜你所赐。我说你教出来的徒弟怎么一个比一个怪?哎呀懒得说你,该干嘛干嘛去!”夏侯舞作势便要往里走。

“站住!”话音刚落,夏侯渊已经不知何时堵在了门口,速度之快教人咋舌。

夏侯舞绕着夏侯渊走了一圈,“爹,你这功夫出神入化,敢情是又走狗屎运了。”

“滚!”夏侯渊啐一口,“怎么说话呢?”

“咳咳咳,爹啊,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?”夏侯舞缓了口吻,“不然咱们进去说吧?堵在门口也不是个事,我好歹是世子妃,教人看见……”

“看见怎么了?你就是世子妃又怎样,还没跟人家圆房呢就摆谱,别人不知道,你当爹也好糊弄?瞎了你的狗眼!”却又道,“我这功夫真当出神入化了吗?”

夏侯舞一记死鱼眼,“爹,别闹了,我真烦着呢!”

“哎呀,听爹的,赶紧走。这个地方阴气太重,煞气太戾,里头都是游魂野鬼,将来都是断头鬼。赶紧走赶紧走,回去收拾收拾找你小师兄去。”夏侯渊只顾着将她拽回去。

“爹!”一声怒喝,夏侯舞仿佛真的生了气,“你说你个老不休的,出去就没影,结果你们家的小徒弟三言两语哄了我去当世子妃。现在好了我成了世子妃,我特么还喜欢那个半死不活的世子爷,你现在出来要带我走,你说你到底玩的什么花样?有这么欺负人的吗?”

夏侯渊眨了眨无辜的眼睛,“那个……我走了也没多久吧?”

“八年前娘死了,你就离家出走,你说就一会,结果呢,一走就是三年!好了三年后你回来了,结果又出门,还是肉包子打狗的那种,一去就不回了。上次你领了小师兄进门,好吧我想求着你给我逮了小师兄成亲,你倒好,半路跑得没影,小师兄也跑了。你们臭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”夏侯舞气不打一处来。

蹲在地上,夏侯渊撇撇嘴,“是个男人见到你这样子,都要跑,那叶年还不得看见你像躲瘟疫吗?早就你学温柔,现在还吼我。”

“温柔温柔个屁啊,养女不教,你早干嘛去了?”夏侯舞冲着他大吼。

“那你说你要怎样弥补?”每每提到她娘,夏侯渊总是无可奈何。

夏侯舞眸色一转,看着他无辜的像个犯了错的孩子,当下消了不少气,“那个……爹,你当时怎么把娘哄到手的?”

一口老痰吐在地上,夏侯渊干瞪着一双眼瞅着她,“夏侯舞,你还要不要脸?打这心思?!”

“娘啊……我苦命的娘啊……”

“得得得!”夏侯渊喘口气,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就是了。”

夏侯舞得意的挑眉,“爹,我一定给你生个漂漂亮亮的小外孙!”

夏侯渊当下僵化,嘴角止不住的抽搐,“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